[文瀾零語] 讀《美國社會的自信》有感

文/孟文瀾

  今天讀到一篇在互聯網上已經流行了一陣的文章《美國社會的自信》,作者不詳,文章的觀點也並不新鮮,但卻讓我對美國社會無處不在的個體尊嚴和個人選擇產生了共鳴。
  文中說:「來美國的有些亞州新貴們,很快就發現他們身邊少了一份熟悉的羨慕,便多了一份失落。於是,他們隨時分發印有董事長頭銜的名片,結果並不管用。於是又一擲千金,買下華屋名車。可氣的是,竟然連那些居斗室,開破車的美國佬也巋然不動,不肯景仰擦身而過的奔馳老總。當然更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袖口或領口的名牌。
  在美國,高薪、華屋、名車的群眾號召力沒有在新富國家那樣大。這個世界上難道還有甚麼物質比我們自身更令人動心的嗎?當然沒有。很多美國人身為粗工階層,也是心滿意足。當你出入豪華賓館時,為你叫車的男孩不卑不亢,禮貌周到,你會感到他的自信。
  他未必羨慕你我選擇的道路。千千萬萬的美國人按照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了職業,選擇了生活的各個方面,也活出了一份自信。於是,讓那些在本國高高在上的貴人們到了美國來就傲氣頓失。
  一個訪美的亞洲官員講:『我在國內時別人見我就點頭哈腰。可是在美國,連有些撿破爛的人腰板都挺得直直的。』是的,當個人不能威風時,整個民族就可以威風了。」
  我來自中國大陸一個普通工薪家庭,家有虎媽的鞭策下,長成了一個極端不自信的宅女。到了美國,仍然改不掉宅女的惡習——走路總是低著頭,人家還沒看我,自己先害羞起來。有一次,一個美國流浪漢對我說:「你走路幹嘛低著頭?要抬頭闊步,像我這樣。」我一看,人家還真的是昂首挺胸、大步前行。我更不好意思了。
  十多年過去了,漸漸的,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我也獲得了一點美國式的自信,不是在外表,而是在內心。我終於明白了,沒有一定之規,沒有必須怎樣。你可以選擇喝可口可樂,也可以選擇喝百事可樂,這個世界是給人創造的,充滿了機會和選擇。只要勇敢向前,大門是向所有人敞開的。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