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香港佔中升級為不合作運動

【導言】以青年學生為主力的香港佔中運動已持續半月,其間幾經起伏,遭到警方噴灑辣椒水和反佔中人士的暴力攻擊,港府也已于上週四取消談判,但堅持者仍在堅持。美西時間10月10日,南加著名政治評論員伍凡先生發表對佔中運動的詳盡分析,節選部份以饗讀者。

香港學聯和香港政府的談判沒有共同基礎,根本無法談判
 
兩天前,香港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的記者來采訪我,問我對香港政府和學聯談判有甚麼看法,我當時就預估,我說這個談判很難成功,即便談了也談不出個結果來。因為兩方所要求的基礎不同,香港政府提出來,它談判的基礎是要談政治改革的所謂「憲政基礎」,第二個就是政治改革的「法律基礎」,要從這兩個問題入手來談。而學聯的代表副祕書長他們認為,現在我們要談的是普選的「真普選」,不是去談你這些憲政和法律基礎,談政治問題。當時就是僵持在這裡。
 
為什麼我認為這兩個基礎不同談不起來呢?因為香港政府所要求的堅持憲政基礎,實際上就是堅持北京要的《香港基本法》,這個基本法裡面規定,特首是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選出來的,能夠當候選人的,2~3個候選人其中挑選1個,這是它的憲政基礎。至於它的法律基礎,那就是8月31號中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決議案,這就是它的法律基礎。在這個基礎上談,根本就沒有超過香港和北京所規定的範圍之外,就在那裏由香港政府政務司司長出面跟學聯代表談,學聯代表代表當然不會上當,談不起來。
   
所以可以看出來,這次談判沒有成功的原因,就是香港政府在執行北京的命令,採取拖延戰術,把你們的人心拖垮了,你們在街上的人都回家了,那麼也就不必談了,佔中運動也就徹底失敗。他們是抱著這個打算的。
 
另外,北京也採取軟的手段,它開始用發射催淚彈和辣椒水,使得全香港人憤怒,20萬 人上街了。他們發現這個方法不能用了,就用暴力,用暴力也還是沒有成功。現在要董建華出來講話,你們學生做的都是很好的,都是做得很對的,現在回家吧!我 們來談判吧!不要再上街了,軟的硬的都拿出來。
佔中運動進入到「不合作運動」

學聯、中學生和佔中三君子他們聯合舉行記者會,宣布佔中運動進入到「不合作運動」,要全面的在全社會推動。香港政府看到了學聯宣布走「不合作運動」,它就宣布暫停不談了, 香港政府主動宣布不談,並且堅持兩個原則,就是基本法和北京的決定。

學生很快反應了,也就是在香港的10月10號晚上,舉行了媒體講的超過萬人的集會活動。而中學生的領袖黃之鋒宣布,當天晚上最高峰的人數達到10萬人,10萬 香港居民又集中到了中環,就是金鐘香港政府總部門口。不僅僅是有這三波人──學聯、中學生以及三君子,還來了很多工人、學者、藝術家、社會運動人士、香港 立法局議員,都上台講話了,都支持要堅持下去。他們提出來「一人一把傘」,一把傘就可以當床,也可以遮太陽,也可以遮雨。他們喊的口號是「抗命到底,長期留守,守護香港」。
 
「不合作運動」成功與否取決於香港市民們的參與程度
 
現在香港市民們更看穿了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的陰謀詭計。這樣走下去人們要問,下一步的行動取決於甚麼?在我看來,就取決於老百姓的覺悟的程度,老百姓上街的程度以及老百姓參與「不合作運動」的程度。如果普遍的、廣泛的從上到下各個層面都推廣不合作運動,那事情就成功一大半了。
 
甚麼叫不合做運動?不合作運動概念從哪裡來的?近百年來,最有名的不合作運動有兩大波,第一波就是甘地在印度發起的。第一次世界戰爭之後,1918年以後,英國人加強對印度的統治,所以印度有一個律師叫甘地,他就號召印度老百姓來進行不合作運動。

他不合作運動內涵、就是:我不跟你英國政府、公家機構打交道。他提出來,要求印度人不納稅、不上公立學校、不到法庭、不去參加公職(英國政 府機構的職務)、不買英國貨,他採取這個辦法。這條路是走成功了,最後英國人不得不修改他們的政策以及法令,頒布一個新的憲法,讓印度逐漸逐漸發展成一個自治體。所以印度在1950年獨立之前,它是英聯邦的一個自治體,是由不合作運動興起的。
 
第二個不合作運動,或者說類似於不合作運動,那就是馬丁路德‧金,美國黑人牧師,在上個世紀60年代,號召全美國黑人去違法,但是不用暴力。你規定某些場合黑人不能去,他號召大量的去,你抓一批我再去一批,抓一批再去一批。我記得看了一個youtube,非常明顯看到,黑人不准到一個酒吧店裡邊喝酒,那個老闆說,按規定我不接待黑人,那個黑人就擠進去,他把警察喊來了,抓走了五個十個,再來了五個十個進去,一連搞了幾個月,最後,那個酒吧店投降了,說「我接納你們黑人」。
 
他的理由說:我要喚起美國白人對我們的關心,我們不仇恨白人,我們同樣關愛白人,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苦難。這場運動後來形成了全美國的民權運動,最後國會通過《民權法》,甘乃迪總統簽字了。
 
推行「不合做運動」只有在法治社會和國家才能成功
 
這兩場運動能夠成功是在什麼環境底下?是在一個有憲法保障、法治制度這麼一個社會和國家裡邊才行得通。香港它現在還處於司法獨立,還有相當完備的法治制度, 所以在這個社會範圍之內,他們推行不合作運動就有可能成功的因素;相反的,這種不合作運動在中國大陸根本行不通,因為中共是完全專制獨裁,根本沒有法制, 你有任何問題,上法庭是講不通的,但在香港可以行得通。
 
他們要走的這步棋,現在已經有人打算,已在醞釀,不僅僅是有學聯、中學生、三君子來考慮這個問題,在立法會以及在其他社會層面,現在也有人提出來:我少交稅,我不是完全不交稅,我少交1%或5%, 在這種範圍你不會來抓我,但是你要麻煩,要來調查我,你要花你政府公職人員,你要花成本、花經費,目的就是要跟你不合作,要你效率降低,拖垮你,這樣有沒 有可能呢?有這可能。現在各個方面正在商量,怎麼樣推廣全社會的不合作運動,和誰不合作?和香港政府,和中共北京政府不合作。

為什麼現在香港大學生和中學生打在前頭?

那麼人們考慮,想想為什麼現在這些年輕人、大學生、中學生,十幾萬人上來,打在前頭?因為這批年輕人是在90後、2000年後出生的,中學生才十幾歲嘛,大學生也不過二十啷噹歲,他們所看到的,他們所經歷的,跟他們的父輩,和他們的父兄是不一樣的。他們的父兄和父輩想到的是,哎呀,我的工作第一,我的薪水第一,吃飯第一。

可這批年輕人看得更廣、更遠,因為有internet、iPhone、iPad了, 全世界各種信息都在他們腦子裡面轉,每天都可以看到。所以他們現在想的不僅僅經濟生活要好,而且他們還要自由民主、要人權,這是新的一代香港人。他們的行動影響了香港社會,中年人也參加進來這次佔中,因為他們看到現在誰在統治香港?北京在統治香港,而不是香港特首政府在統治香港。

第二,從這個世紀開始,2003年的「反對23條」運動,50萬人遊行。到了2012年,又有一次將近20萬人的遊行,反對國民教育,用北京那套灌輸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共產主義那種思想,要灌到香港來,中學生帶頭反對。而現在這次,佔中運動掀起了20萬人的抗議。

所以,他們看到北京政府在中國大陸那麼樣地迫害、屠殺、鎮壓中國老百姓,他們要把這套慢慢移植到香港來,這批年輕人不接受。這是從政治上、社會上角度來看。

從經濟角度看,回歸17年以來,香港經濟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香港的工業產業幾乎沒有了,都移到大陸去了。現在房地產被炒高了,大批的大陸的有錢人、官二代、富二代、紅二代移民到香港來,把整個房價抬高了。並且,這些人又非常瞧不起香港人。

這些香港年輕人看到「哇!我能生存的位置,我能夠賺錢的機會都大大減少了,過去父兄們、父輩們,他們能夠生存的那種崗位、職位,現在慢慢都不見了。」香港變 成什麼?大老闆賺錢的地方,房地產賺錢的地方,金融產業、股票市場賺錢的地方,還有一個,旅遊業、大旅館賺錢的地方,剩下都沒有了。

本來說要開發香港的高科技,沒有成功;要開發香港的軟體,也沒有成功。這批可以吸收相當一部分年輕、優秀的人,也沒有機會了。所以,這些年輕人現在都出來, 為他們的未來而奮鬥,而不是你中共北京想要用人大常委的決定來壓得了的;更不是催淚彈或是地痞流氓、暴力、武力能夠壓得住的,因為他們看不到希望。
 
而他們一直要堅持,他們還不願意離開香港,這個就是現在這場運動能夠堅持下去的社會基礎。這個社會基礎慢慢在擴大,因為經濟一直沒好起來,賺錢的人是少數。

北京當局希望在四中全會前結束香港問題,很困難
 
下一步北京該怎麼走?我們可以預估一下。北京現在料不到有一個不合作運動出來了,既然喊出來了,一定會做下去。那麼你還用梁振英嗎?看來梁振英等著是要 被拋的一匹馬,要甩掉了。因為澳洲媒體已經在追查梁振英不合法的收入,或者是合法的收入而他沒有報告香港特首政府,變成不合法了。他在當香港特首之前,他跟一家公司簽了個合約,他是那個公司的董事長,他辭職了,所以人家給他一個報酬,差不多將近400萬到450萬英鎊,約650萬美金。你這是額外收入,可是你當特首之後沒有報告政府,所以現在追查他,你是逃稅漏稅?
 
並且你是替兩家公司服務,第一,你替香港特首政府服務,作為一個job(工作)。 第二,你拿了錢替另外一家公司做服務,而這兩家公司利益是相衝突的,一個是商業機構上市公司,一個是公共機構香港政府,這兩個的利益是衝突的,而你夾在中 間。你一個人拿兩份薪水,你犯法,所以現在香港立法局要彈劾他、要罷免他。至今北京沒有講一句話,沒有置一詞,看來他的前景不妙。
 
現在香港特首政務司司長的高官把梁振英甩在一邊,幾個人跑到廣州去開會去了,大概去見汪洋了,要商量下一步棋該怎麼走。那首先就把梁振英甩掉,但光甩掉梁振英這個不起作用的傀儡,甩掉也沒什麼作用。
 
下一步北京政府怎麼應對香港這個持續不斷發展的運動呢?我想有可能在四中全會,一定會非常深入、深刻的討論香港的問題該怎麼解決?光來硬的,不行,來軟的、騙的也不行,你一定要給一個實質性的,給香港老百姓一個交代,讓老百姓得到好處。如果一點好處都沒有,那老百姓會堅持下去。
 
現在香港老百姓也顧慮到整個香港社會經濟受到影響的層面,他們首先考慮到的是那些中小企業,尤其小企業,街道被佔中佔領了,生意做不起來,所以他們也考慮, 現在又發起另外一個運動,叫做「顧小商販運動」,照顧的「顧」,他們去到小商販那邊,大批的買幾十、幾百個便當,完了就賣給佔中坐在街邊的人,等於替他們做推銷員,使這批人不要造成很大的反感,使香港基層在這件事情上不要分裂。他們正在開展這樣的運動。
 
我想各種辦法都會使這場運動堅持下去,一個目的,要獲得真普選,其他的都不要。北京政府會不會在這個真普選上面做一些動作,做一些小讓步,使這場運動火氣慢慢降下來呢?我们只能走着瞧。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