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湄稱SCA-5可能以公投提案方式捲土重來

圖:何美湄在La Habra-Brea的共和黨總部工作。(臉書圖片)
圖:何美湄在La Habra-Brea的共和黨總部工作。(臉書圖片)
圖: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夏樂柏(Bob Huff)在La Habra-Brea的共和黨總部打電話催票。(臉書圖片)
圖: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夏樂柏(Bob Huff)在La Habra-Brea的共和黨總部打電話催票。(臉書圖片)
圖:華人義工幫助競選州參議員的橙縣越裔縣政委員阮珍妮(Janet Nguyen) 掃街拜票。(TOC網站)
圖:華人義工幫助競選州參議員的橙縣越裔縣政委員阮珍妮(Janet Nguyen) 掃街拜票。(TOC網站)
圖:華人義工。(TOC網站)
圖:華人義工。(TOC網站)

【看中國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曾經引起加州華人大規模抗議的SCA-5修憲案雖然被暫時打回冷宮,仍不失為牽動華人選票的一個重要考量。特別是共和黨人,在2014年中期選舉中,利用SCA-5爭取了不少華人選票。
  
星期三上午,選舉夜次日,聖蓋博谷林肯俱樂部和追求卓越行動政治組織主席何美湄接受了本報記者電話採訪。
  
聽起來睡眼惺忪的何美湄談起選舉仍然是滔滔不絕。她盛讚南加州的金橙俱樂部(TOC)、北加州的矽谷華人協會等在抗議SCA-5中興起的華人組織為共和黨助選做了大量工作,「媽媽爸爸帶著孩子們在炎熱夏天掃街拜票,真是功不可沒,對第一次參政的華人來講起到模範作用。」
  
何美湄說,此次競選中南加共和黨總部的電話銀行(Phone Bank)共打了10萬個催票電話,選舉夜她打到最後一刻,然後和工作人員拜訪各個候選人的競選總部,直到凌晨才去睡覺。而她的夫君、州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夏樂柏(Bob Huff)已經奔赴東加州和北加州助選,所以夫妻兩人是分開行動。
  
談起此次中期選舉的勝負得失,何美湄說:共和黨的目標是要在加州參眾兩院中的至少一院打破共和黨一黨獨大的局面,現在兩院都打破了,因此可以說是取得勝利。同時承認共和黨在加州的路還很長遠。 「最大的成就是在選戰中增加新夥伴,」她說在電話銀行每天都有華人來幫忙,很多是大陸移民從未接觸過選舉,這是他們第一次參政。

「壞事變好事」 SCA-5催生華人政治行動委員會

在反SCA-5運動中,催生了若干華人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簡稱PAC,為政治競選籌集和支配經費而建立的組織)。金橙俱樂部就是其中之一。該俱樂部成立於2014年4月1日,是第一個經州政府批准的,以反SCA5修憲案、培育華人政治精英為宗旨的PAC。幾個月來,該組織的幾十名華人義工積極為張玲齡(Ling-Ling Chang)、北加州的Cathrine Baker和郭宗政(Peter Kuo)等共和黨候選人拜票掃街。該組織還在網上公布了詳細的競選推薦名單。
  
一名署名「文豪」的華人11月4日發表 「投票呼籲信」說:我們支持Catharine Baker,初衷是因為反SCA-5,即反對今年一月底在加州參議員靜悄悄通過的州憲法第五號提案,該提案要求在加州公立大學入學錄取時,從法律上強制加入種族配額因素。這是典型的借民主平權之名,實施多數人的暴政,是對民主本身的濫用,是對美國精神的背叛,更是直接侵害到亞裔特別是華裔的核心權益亦即教育權益的行為。它將使得加州公立大學特別是加州大學系統華裔子弟錄取率大大減少,影響到全國範圍的高校效仿,就像打開潘多拉的盒子。它會讓我們華人子弟在大幅減少的名額裡進行華人子弟之間的內戰式惡性競爭的可憐局面。在今年4~5月間加州廣大華人的奮力抗議之下,SCA-5被臨時撤回,但如果我們繼續做傳統上的「啞裔」,SCA-5完全會捲土重來。一旦一個侵害華裔權益的法案通過,就會影響不止一代人,就像當年排華法案一樣,至少會持續幾十年,幾代華人。Catharine Baker是我們AD16區和我們在教育上保持一致的不二人選,她將是日後在州眾議院幫助我們阻止SCA-5死灰復燃的一座堅實的盾牌。
  
另一位署名Henry Song的華人則發文說:SCA5一石激起千層浪,壞事變好事,激起了華人前所未有的參政熱情。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誰都知道,SCA-5是民主黨一手推動,完全出自民主黨理念與價值觀,今天不成,明天一定會捲土重來繼續推動的法案。我們也知道,民主黨之所以敢於推出這樣赤裸裸的種族歧視法案,是因為他們佔據了加州參眾兩院的絕對多數席位,可以無視共和黨的反對,一意孤行。

SCA-5今後是否還是一個問題

何美湄說,SCA﹣5不會就此消失,今後還是一個問題,因為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領袖都曾經和拉丁裔和非洲裔黨團表示過,Affirmative Action(平權法案)是他們未來工作的重點之一。她指出:Affirmative Action也是民主黨的核心理念之一。
  
她說:失去絕對多數的民主黨「雖然不能用修憲案的方式將SCA-5通過,但是他們可以用提案的方式把SCA-5在2016年再挑起來。」但她又說:「是否能挑起來,要看當時的情形,因為修憲不必花錢,提案則必須要收集到80幾萬選民簽名,才可以放在2016年公投選票上。」而這樣的工作要求大量金錢和時間的投資。2016年正值總統大選,政黨資金應該大部分投在總統大選上,剩下有多少錢做SCA-5,很難說,「但是至少他們有這樣一個選擇。」
  
此次共和黨在聯邦選舉中大獲全勝,拿下參眾兩院的多數地位。但是加州仍然是以藍色為主。何美湄說:「加州工會很強勢,擁有很多資金,因為員工工資是直接扣除貢獻給工會,所以他們有大量資金來操作選舉。民主黨參眾議員基本上是無法反抗的。」
  
因此她並不看好當選華裔民主黨議員能在SCA-5上堅持獨立立場。
  
加州作為民主黨大本營在總統大選上基本是被忽略不計的,為此,何美湄指出:加州人要掌握自己的未來,就要更加關注影響加州本地的立法選舉,「媒體報導多是跟著聯邦走,實際很多影響我們衣食住行的是州級立法。」

主流對華裔的「官本位」思維不得其解

何美湄說:「是當官的就推崇,也不知道他們做了些甚麼。還有部分華人說只要是華人就支持,競選就給他們投票。久而久之人家就把我們邊緣化了。」

「民選官員參加我們的活動,給我們面子我們就應該送錢送票——這在主流是很不能理解的。中國人很聰明,為甚麼在這個地方有盲點?主流政治觀察家對我們華裔和亞裔是摸不著頭腦的。」

她因此提醒華人積極參政的重要性:「我們有難的時候就讓人家幫助,但是你從來都沒理過他,沒有真正關心過他,你想讓他來解救你?」

何美湄:共和黨理念更貼近華人

何美湄說,1882年的排華法案是由一個叫加州工人黨(Workingmen’s Party of California)的工會組織推動的,演變到今天很多華人反而去支持民主黨。而她認為:共和黨黨綱與價值觀和華人非常相近,「都是重教育、重家庭,不要太多政府干預……有問題自己解決而不是坐等福利。」
  
她還稱,要扭轉加州一邊倒的政治氣候,華人不能以再用80﹣20的策略,甚至也不能用50﹣50的策略,而要以20﹣80的策略來分配給予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