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台灣真普選 香港真選難 大陸無真選

香港民眾爭普選運動在全球得到聲援。圖為洛杉磯華人在Doo Dah遊行中聲援香港人爭普選。(攝影:劉菲)
香港民眾爭普選運動在全球得到聲援。圖為洛杉磯華人在Doo Dah遊行中聲援香港人爭普選。(攝影:劉菲)

台灣執政的國民黨在11月30日的「九合一」地方選舉中大敗,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是因為馬政府推動與中國加速整合的做法不受歡迎的結果。南加政治評論員伍凡以「台灣真普選 香港真選難 大陸無真選」為題發表了對本次台灣選舉的看法,在此節選部分篇章,以饗讀者。

「柯P現象」說明臺北選民不喜歡國民黨

過去20年來,台灣的選舉基本上是國民黨和民進黨對壘,形成了藍綠對抗、社會分裂,並且深刻的影響了台灣社會的發展。但是台灣的新生代的年青人,他們不滿意藍綠對抗,他們要求社會改革。近幾年來的社會動盪的事件,加速了社會的變化,就體現在今年台灣九合一的選舉。最明顯的一個現象出來了,就稱之為「柯P現象」,一位無黨派的台灣大學醫學院的醫生柯文哲,他從來沒有從政的經歷,可以在初選當中戰勝了民進黨的候選人,成為無黨派大聯盟參選台北市長的候選人。從這個現象可以充分體現了台灣真普選的本質。

台灣面臨中共的政治和經濟統戰,老百姓擔心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的大陸政策會喪失台灣的自主權,會喪失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最終中華民國被中共併吞、吃掉了。並且過去幾年來,台灣和大陸的經貿關係加強了,雙方的進出口數量都在急遽增加,人員往來也增多了,台灣企業的利潤在增加,馬英九講了,一年從中國大陸貿易賺了500億美金。可是呢,台灣的工薪階層的薪水仍然是15年前的水平,沒有增加。所以這就引發了老百姓提出你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只顧財團不顧百姓的強烈抗議,在這次選舉裡邊,非常非常提到這個財團權貴的作用。

「柯P現象」也說明臺北選民不喜歡民進黨

台灣老百姓也對民進黨不滿,因為民進黨遲遲不願意調整近20年前所定的臺獨綱領,要台灣成立一個台灣共和國,現在的局面你要成為台灣共和國,已經很渺茫。可是民進黨也不願意改變這個局面,所以民進黨它不能夠正面的、正式的去面對中國大陸這30多年來發生的巨大變化。

並且老百姓也害怕由於民進黨在立法院各種各樣的杯葛,使很多經濟法案不能通過,使得台灣在國際經濟領域受到孤立,經濟會受到損害。所以,台灣的九合一的選舉的結果,就有可能改變或者影響台海兩岸的關係。

香港真選難

原因是北京當局牢牢的控制著香港政治體制改革,它兩次拒絕了香港特首普選。第一次是2007年,第二次2012年,按照《基本法》規定是2007年,也就是香港回歸中國大陸10年之後要進行普選,它拒絕,不批准,兩次不批准。一直延遲到要20年,一直到2017年才給予進行一人一票的普選,但是你的候選人怎麼產生的呢?候選人產生要由現有的或者類似於現有的1200名提名委員來提候選人,現在的1200名的代表是不廣泛的,是代表大財團,各個行業、企業家、少數的公會、少數的醫生和律師們組成的一個提名委員會。實質是很不公平的。所以香港的民主派、學者和學生他們提出來要由香港老百姓自己提出候選人,這才是真普選,否則香港的選舉是假用一人一票的普選,結果做的是假普選。

中共不願意讓香港有一個真的真普選,害怕香港的真普選影響到中國大陸,現在中國大陸尤其在南方有些省市,相當多的遊客去支持香港的佔中運動,中共非常害怕,這些人回到大陸以後,又受到了制裁,受到了打壓。但是我個人認為香港的佔中運動,形式上可以改變,精神上不能放棄,一定要堅持下去,只有堅持才能最終獲得真正的目標,真普選的目標才能完成。

回憶在大陸的選舉經歷

大陸真的沒有真正的選舉。我講講我個人的經歷,我在大陸共產黨統治底下生活了30年,也就是1950年到1980年,那麼在這個期間,1962年,我經歷過一次選舉活動,那時我工作單位是安徽師範大學,在安徽省蕪湖市,那個區叫鏡湖區,我們學校要選出一個鏡湖區的人民代表。它這個選舉背景是什麼呢?因為從1959年到1961年,中國經歷了一個共產黨所宣傳的所謂的3年自然災害,安徽省是個重災區,我在學校裡邊聽官方的傳達報告裡邊講,內部的報告傳達,安徽省農村餓死了超過了300萬農民,人吃人是普遍發生的。

到1962年中國的農村經過「三自一包」政策之後,農村漸漸恢復了生機,在這個時候中共在政治上又要做所謂的開明的動作,搞假選舉來收買人心。我記得在1962年的夏天吧,大概,我們這些老師們接到一個通知,要去選舉,要到學校大禮堂那裡排隊領選票,去選區人民代表,我們到了那裡以後,按照各系的名單站在那裡拿到一張選票,我在物理系。

拿到選票以後,上面就看到一個名字,下面兩個:同意、不同意,這兩個;選舉名單上,名字是誰,哪個系的,是什麼職務,並同時附了一張他的競選說明,大概不超過300個字。這個老師我認得,是物理系的一個講師,九三學社的一個成員,把他推出來叫區人民代表,可是他本人沒有到場,也沒做演說,也沒說為什麼我要競選。那麼領了票以後我們就排隊,同意,就畫了個圈,也不必簽名,丟到票箱裡以後,走了,前後只不過20分鐘。這是我一生在中國大陸共產黨統治下,所進行過一次參選活動,真是終生難忘啊!

從這一活動可以看到,中國大陸的人民代表都是一種假選舉,用這種方法產生的,甚至是根本就不用選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相當大的比例,幾乎達到80%的代表,都是中共的高級官員,部的、省的、局的,各個系統的高級官員、首長作為人大代表,佔了80%,又是行政部門,又是立法部門,統統讓他們佔去了,所以哪有什麼選舉呢,完全是來假的。

到了1978年下半年,我那時候還在勞改,還在監獄裡頭,有一天我看到一張報紙,上面登了說在某個省有一個工廠要選人民代表,這些代表都是自我報名競選,由工人競選。那工人寫著我要為工人服務,我要為工人爭取權利和利益,最後寫了一句,他說我不是共產黨員,請投我一票,最後寫這麼一句。同時有好幾個人跟他競選,有的是共產黨員,就憑他最後這麼一句,他居然當選了,其他的都落選了。

當時我看了這個報導,我心裡很有感觸,哎!共產黨如果用這個辦法把它選掉了,也不錯啊,可是從那以後,1978年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公開的、競爭的選舉了,再也沒有了。共產黨深深感到它的危機,你通過選舉,人們都講我不是共產黨員,請投我一票的話,那百分之七、八十共產黨員都落選了,共產黨政權就垮台了。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