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寫春聯的老美——洪雷明

擅長寫毛筆字、喜歡「混」在洛杉磯華人圈的老美洪雷明(Louie M Valdivia)。(攝影:劉菲)
擅長寫毛筆字、喜歡「混」在洛杉磯華人圈的老美洪雷明(Louie M Valdivia)。(攝影:劉菲)

(看中國記者劉菲柔斯密市報導)元旦過後就是中國新年。華人區盛行在此時搞免費寫春聯的活動,既喜慶又能回饋社區。海外華人區藏龍臥虎,要找位書法家並不稀罕,但要找會寫毛筆字的老美,洪雷明恐怕要算南加一寶了。

從情報家到書法家

洪雷明本名Louie M Valdivia,是一位退休的美國海關高級情報研究專家,早年以全班前5%的成績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獲得文科學士和碩士學位,主攻中文,不僅會說中文,而且會寫中文。中文對他來說不光是愛好,也定義了他的職業生涯,為他敲開了一扇扇職場大門。

他曾在勞工部做華埠調查員,在海軍做漢語專家,還曾在美國國家安全局(就是捲入斯諾登事件的NSA)供過職,1987年進入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直至2007年退休。退休前,洪雷明曾被海關派駐香港三年,享有外交官護照,與香港海關合作調查發往美國的集裝箱,防範大規模殺傷武器和恐怖品入境美國。

洪雷明的太太是臺灣人,名叫洪瑜珍。因此在中文世界裡,洪雷明「入贅」用了太太的姓。解釋原因,他說:「因為很多人(對我的姓Valdivia)發音困難。而且現在寫書法落款都必須寫中文。她的父母說我入贅了。」

圖:洪雷明學書法得到太太的鼓勵。(洪雷明提供)
圖:洪雷明學書法得到太太的鼓勵。(洪雷明提供)

他說「雷」就是Louie,而Louie和廣東話中的「雷」發音十分相近。「明」則是看破了、透明人的意思。「我太太說我是小傻瓜,一點不複雜,像水一樣簡單透明。」

洪雷明和中文的不解之緣是在童年種下的。1950年代,他在洛杉磯中國城長大,鄰居大多是來自香港的移民。那裡的中文招牌、過年發紅包吃宴席的風俗,都令他著迷。中學畢業後,他聽說洛杉磯市立學院提供中文課程,立刻報名。當時老師問誰會用中文數數,他舉了手,用鄰居小朋友教給他的粵語數1、2、3……。經過老師指正,他才知道中國話有國語和粵語之分。

現年68歲的洪雷明,對名利甚為淡泊。雖然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職位沒有年齡限制,他還是在2007年急流勇退,以養生為重,並從此開始潛心學習書法,師從來自上海的南加知名書法家袁志鐘先生。

洪雷明跟袁志鐘一學就是八年,從不被人看好的門外漢,到在蒙市蘭利老人中心(Langley Senior Center)給「退休老中」教書法、到義務為人代寫春聯,洪雷明以美國人的can-do(可行)精神打破了周圍很多老中「老外學書法很難」的預言。「雖然有很多興趣學,我每一個人問,他們說老外學書法很難,第一,而且你是左手的更難的,沒有人會教你的。」

「學書法是一輩子的,不是一兩年就掌握了。」現在洪雷明每週五還堅持到僑二中心上書法課,專攻「隸書」。他說選擇隸書的原因有二,一是「來電」,二是不搶別人的飯碗:「我開始學楷書,但是那個筆畫對我很難,我就沒有興趣學,差不多放棄了。所以我老師就讓我改寫隸書。我跟隸書有『來電』。」

此外,他發現華人公所的書法家很少有寫隸書的,「都是楷書、行書、草書,所以沒有人搶我的飯碗,我也沒有搶他們的飯碗。」

洪雷明還特別感謝太太對他學書法的鼓勵,說太太是她的書童,回臺灣不忘幫他買春聯宣紙跟文房四寶。他說:「我們結婚30年,有三個女兒。她是鼓勵我學書法,鍥而不捨。她是我的靈感。」

寫春聯都是為了「結善緣」

洪雷明說,教書法、寫春聯都是為了「結善緣」,他的人生哲學也頗有古漢遺風:「錢生帶不來,死不帶走。錢沒有帶來幸福。有的人以為是幸福,其實這個是短暫的,不必浪費時間掙錢掙錢掙錢。一個房子、一部車子就夠了。」

洪雷明這種寧靜致遠的生活態度和他中國朋友們的積累財富、傳宗接代的觀念大相逕庭,「他們覺得房子越多越好」,「他們都想要孫子」。

洪雷明說他的父母離開世間也沒有留錢給他,「我的錢是我自己賺的。你留一大筆錢給孫子,他們就把你一輩子的財產一下就花光了。因為不是他自己辛苦賺的,所以很容易花。」

財富不重要,那麼人生在世甚麼最重要呢?洪雷明認為:「人生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長處短處,自己的力量——如果力量很大就可以幫助很多人。力量不大就幫助自己得到力量。像我寫春聯,都是和華人結善緣,付出無所求。我心裡很高興。有人說,嗨,我不會浪費我的宣紙和時間給人家,應該要錢。我不要一毛錢。他們的觀念跟我的不一樣。因為我不靠這個過日子。」

洪雷明在寫字。
洪雷明在寫字。
洪雷明在寫字。
洪雷明在寫字。
洪雷明的書法作品。
洪雷明的書法作品。
洪雷明的書法作品。
洪雷明的書法作品。

喜歡中國的歷史和哲學

洪雷明說中國的歷史最吸引他。相比之下,不到250年歷史的美國就如一個小嬰兒,「中國有5千多年那麼長的歷史,5千多年哪,所以(美國人)可以跟中國學很多東西,一輩子也學不完。」

他提到在UCLA念中文時學過的《古文觀止》、《中庸》、《論語》和《大學》,他承認這些古籍「讀起來很困難」,但寓意深厚,「中國的文學有很多哲學味兒,比方說四個字,可以意思很深,可以用一段話來解釋。」

如《莊子‧養生主》中庖丁解牛的故事,就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廚師做了十年多不用磨刀,因為沒有切到骨頭,」他說這個故事教會他曲線思維:「不要跟一棵樹對撞,要讓路……這個對美國人是一個新思想,沒聽過的。」

身在其中反而會有盲點。洪雷明,一個在美國長大的西班牙後裔,對中國文學中體現的儒釋道精神提供了他的觀察。他說:「每一個中國哲學信仰都有好處,比方說儒家就是教你怎麼當社會裡的一個好人。在社會系統中,敬重父母,村民尊重村長、村長尊重縣長……一直到皇帝,這就是安排的社會秩序,你有你的位子、我有我的位子。道家講你自己管自己,不必管政府的,你可以在家喝茶看書,不要跟別人爭啊,就是離開rat race(激烈競爭)、無為。每一個(信仰)都有它的道理,看你喜歡哪一個。」

洪雷明35年前從天主教轉信佛教。他說自己改變信仰的主要原因是:天主教之下人可以天天做壞事,只要上教堂懺悔即可,相比之下佛教更負責任,做了壞事不可原諒,要改變自己的行為和思想。

「佛教講思想最重要。還沒有動作先有思想。如果你已經開始有不好的思想,就會有不好的行為。」他也十分欣賞佛教的因果觀,「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你可以騙別人,你不可以騙老天爺騙自己。這是佛教教我的道理。」

談海外華人

家住柔斯密的洪雷明稱自己現在社交圈都是華人,沒有一個美國朋友,「太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他說因為自己過去從事保密性工作,不能隨便交友,朋友都是同事,退休後大家各忙各的很少來往,也就漸漸疏遠了。

雖然和華人打成一片,他卻很少和他們談及自己的信仰和政治觀點。「第一,我說不過一幫中國人。你可以信你的,我信我的。每個人不同。美國人不太談信仰和政治,因為他們認為這是private(私事)。不管(參加)民進黨、國民黨,那是你的事,我不會說服你應該當民進黨或是國民黨。」「我想華人有自己的派,好像冰火不相容。」他說難怪孫逸仙說中國人是一盤沙子,從北到南,各地文化都不同。

有人說海外的華人喜歡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就像從一個大中國搬到一個小中國。如何更讓主流社會接納,洪雷明提出了他的建議:「你必須離開『中國』的觀念……離開華語電臺、報紙、飯館,多交美國朋友。你不伸出友誼之手,沒有辦法學英文。要多看美國電臺和報紙。當我去臺灣的時候,我不找美國人。我在臺灣看到老外,連招呼都不打,因為我要學中文。如果我和美國人在一塊,哦,一輩子學不會中文,必須『跳大海』。有人說英文好難,哪有中文難啊。」

對比臺灣和大陸

大學畢業後,洪雷明在老師的推薦下去臺灣學習半年。退休前在香港工作期間也曾到深圳等內地旅行。

他說:「我在大陸,要眼觀六路,不可以像傻瓜一直走路。因為太多人想利用你,不是騙子就是小偷。你一定要非常小心。」他說在香港3年間,每個週末坐火車到深圳吃飯買東西,用美元換的人民幣,到處被當作是假鈔,對方還聲稱要叫公安局,不知道真的還是故意騙他。「在美國,除了銀行,沒人 care(注意)。在中國,人人都看得出假鈔。」

洪雷明的幽默也是中西結合:「我在大陸買毛筆,他們說很好。可是沾水就掉毛,比我頭髮掉得更快。」

相比之下,「臺灣可以自由上網。臺灣人很友好。問路他們會很熱情地告訴怎麼走。在大陸問路,『我不知道』是他們的口頭語,好像怕告訴我。」

他嘆息現在的中國「污染了,亂了,無法無天」,期待中國有一天變成一個自由的民主國家。

「中國人買房子70年(使用權)而已,這算甚麼計劃?70年後你就沒房子住了?在美國買房子永遠屬於你。」「中國只能生一個孩子,高官可以生好幾個,包括小三生的。」「中國人可以在美國買房,在中國不是中國公民你不可以買房。」

洪雷明對中國人的勤勞自立表示讚賞:「中國人還是很好的良民,喜歡靠自己賺錢,不是排隊向政府要錢。美國政府不必養中國人。還有,中國人移民美國買房子,那條街會慢慢發展,地產價值會增加。大家都會受益。」

離不開中國文化的洪雷明說,中文和書法既是愛好又是挑戰。他的下一個挑戰是「京戲」。◇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