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川普為什麼和班農鬧翻?

文:吳芬湘

幾天前聽說川普(特朗普)總統和他曾經的「白宮軍師」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鬧翻了,發聲明說班農「同我個人和我的總統職位均無關係。被解職時,他不僅失去了工作,而且失去了理智」,還給班農起了一個外號叫Sloppy Steve(邋遢的史蒂夫)。網上有的自媒體評論員就開始批評川普不理智、袒護家人、缺乏策略等等。

週末有時間上網仔細看個究竟,我得出的結論剛好相反:川普對班農的評價看似惱羞成怒,實質一針見血。與其說他因袒護家人而解僱班農,還不如說因為他發現班農是個為自己釣名沽譽而不惜損害總統的洩密者(leaker)——《火與怒:特朗普的白宮內幕》(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White House)這本書出臺就是最好的證明。

《火與怒》是美國記者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新書。書中引述班農稱川普總統的長子小川普(Donald Trump Jr.)、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會晤一名俄羅斯女律師是一種背叛,是不愛國行為。沃爾夫1月5日在接受NBC《今日秀》(The Today Show)採訪時還稱,川普周圍的人100%無一例外都懷疑川普心智不足、像個小孩。

沃爾夫被允許進入白宮採訪,除了得到班農許可別無他人,而班農引狼入室的原因不外乎是藉機發洩對川普家人的不滿、抬高自己的身價。

川普也說:班農對他總統選舉獲勝貢獻「有限」,「史蒂夫不代表我的選民基礎,他只為他自己」,在白宮任職期間,班農向媒體泄露不實信息,以誇大自己的地位——「這是他唯一擅長的事情」。

從「白宮首席戰略師」到「誇大自己地位」,川普對班農的180大轉彎讓主流媒體再次質疑川普的神智。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妙,大家總是不相信川普的話,覺得他嘴大、任性、不靠譜,很容易被激怒,主流媒體還說讓這樣的人掌管核武按鈕真是讓人捏把汗。可是川普的很多預言成真,執政一年成效顯著,主流媒體卻視而不見——股票市場沒有崩潰,反而不斷創出新高;作為新的美國總統川普出訪世界各國時受到最高款待,甚至被極力討好;北韓的核彈頭也沒有降臨美國,金三胖雖然和川普打嘴仗,但還是回到了奧運談判桌上。

「話糙理不糙」是川普從競選初期就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僅舉一例:早在2015年8月的一次造勢會上,川普就提到希拉里的貼身助手烏瑪·阿伯丁(Huma Abedin)嫁給變態議員安東尼·維納(Anthony Weiner),夫妻難免會吹枕頭風,早晚是克林頓陣營的隱患。果不其然,阿伯丁後來成了「郵件門」的定時炸彈,被前FBI局長科米在競選衝刺階段拋了出來。

回到班農話題。去年10月,班農曾經在橙縣安那罕舉行的加州共和黨大會上做了一次精彩演講,自稱是川普總統在白宮外的僚機(Wingman)。當時他已經被踢出白宮,但是兩人還未公開翻臉,班農還可以藉助川普這棵大樹來推行自己民粹主義理念,並誓言要和共和黨建制派開戰,用他支持的候選人代替建制派候選人,要把Roy Moore戰勝Luther Strange取得阿拉巴馬參議員席位黨內初選的模式在其它地方複製。

那次演講,臺下掌聲不斷。人們爭相目睹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的風采,紛紛舉手機錄下這歷史時刻。

在那之前的9月,班農剛剛離開白宮就接受CBS電視專訪。無論在採訪還是演講中,他都十分推崇川普總統,嘴上掛著「川普主義」(Trumpism),給人的印象是離開白宮只不過是由於他直言不諱、放蕩不羈的個性難以被人接受。離開白宮是權宜之計。他仍然得到總統的信任,而且無官一身輕,他可以非官方的身分推行川普主義。

但是他究竟為什麼出局了呢?上述解釋給人的感覺還是有點一廂情願,有點牽強狡辯……直到現在,川普忍無可忍發出了上述聲明,我才看到班農離開白宮的真相。

班農助川普勝選應該算是功不可沒。但是他激進的政治立場日漸成為川普的政治包袱,和川普女婿庫什納作為代表的溫和派鬧翻也非偶然。

班農雖然嘴上說要為川普主義奮鬥,實際上是要開闢自己戰場,而想把川普當成武器。他以川普幕僚的身分吸引媒體,利用媒體給自己造勢,讓外人以為他才是川普總統競選的大腦,而川普本人只是有一顆「讓美國再偉大」的赤膽忠心,卻是有勇無謀的草莽。

自我膨脹的結果卻是自我斷送了政治前程。很難想像下一次班農再來南加州演講還能獲得上次那樣的熱烈歡迎。

川普久經商場,什麼人沒見過?身為億萬富翁、地產大亨,想靠他這棵大樹向上爬的人永遠都有,川普怎麼可能看不出班農的真實意圖。

誰也別想利用川普。班農是個聰明人,卻聰明反被聰明誤。我希望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趕緊道歉,也許還能挽回和川普的關係,協助川普共同完成復興美國大計。

週日,班農的確發表了道歉聲明,但是老實說,有點牽強,而且來得太晚。

班農說他在書中的批評言論主要是針對川普前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而不是針對川普的兒子。

班農在道歉聲明中說:「小唐納德·川普既是一個愛國者,也是一個好人。他一直不倦的支持他的父親及其議程,並幫助扭轉我們的國家。」

班農還說:「我後悔我對於有關小唐納德的不准確報導反應太遲鈍,以至於轉移了外界對總統第一年任職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的注意力。」

班農對中共立場十分鮮明也值得稱道,我寫此文是希望他不要因為自己的ego而破壞了川普的復興美國大計,也希望那些認同「川普心智不足」的人了解川普和班農鬧翻的真實原因。因為我看到,很多有心支持川普的人也對他的特立獨行不理解,懷疑自己的總統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完成使命。

但是班農的錯誤,自古以來就不斷被重複,我相信還會有人重蹈其覆轍。因為如果沒有對神的信仰,人的自我(ego)很容易膨脹。我只希望川普本人不要被自己的ego淹沒,而忘記神賦予他帶領美國這個自由世界的領袖,走回傳統、走向復興的使命。

至於《火與怒》這本書,我並不認為它會改變人們對川普的看法——大家早就知道川普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大選前的他更缺乏所謂的「總統範兒」,支持者照樣投他票。一年後,川普信守了競選諾言,在經濟、外交、人權各個領域都改變著美國的方向,連曾經是「Never Trump」運動一員的保守派名人班·夏皮羅(Ben Shapiro)也越來越支持新總統。我相信隨著川普新政的展開,更多人會站到總統這一邊。◇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