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反政治獻金 華裔高納森挑戰加州市長

【大紀元2019年03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姜琳達洛杉磯艾爾蒙地報導)看過電影《不見不散》的人恐怕還記得,葛優飾演的主角因涉嫌非法移民偷渡,被警察抓進警局。當時的場景就是在洛杉磯艾爾蒙地市(El Monte)警局拍攝的。人口超過11萬,在加州排名51的艾爾蒙地雖然地處華人聚居的聖蓋博谷(San Gabriel Valley),但卻是傳統的西裔城市,近一二十年來亞裔比例才日益增加。

隨著加州2016年通過娛樂大麻合法化,這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城被捲入一場巨大的爭議,爭議不僅限於大麻,還牽扯到川普。而平時很少關心政治、外號「啞裔」的華人成了這場爭議的主角。

最了解這場大麻禍前因後果的人要算該市的前任市府書記(City Clerk)高納森(Jonathan Kao-Hawes)——一個曾經因在學校裡受霸凌而懇求父母搬家、如今卻將艾爾蒙地視為「吾村吾民」的華裔混血兒。之前不顯山露水的他,近日向大紀元披露了大麻政治獻金腐敗加州地方政府的驚人內幕。

IMG_0574
高納森(Jonathan Kao-Hawes)輔導童子軍。(高納森提供)

身為半個華裔卻被攻擊為「白人至上主義者」

高納森於2013年當選市府書記,任職5年,於2018年競選連任時失利。原因是在選舉前,市內幾乎每個民主黨選民都收到了一份攻擊他的「黑傳單」,將他和川普總統聯繫在一起,稱「川普的共和黨正在努力接管艾爾蒙地市議會」,而「艾爾蒙地的極右(Alt-Right)市府書記高納森支持川普」,還說高納森是「共和黨密謀擊敗艾爾蒙地拉丁裔新星:民主黨籍市長奎特洛(Andre Quintero)的幕後策劃者」。

攻擊高納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傳單。(居民提供)

高納森說,這些都是謊言,而且很可笑。如果只是說他是川普支持者還好,但是用Alt-Right這個詞形容他就做得太過分了,因為這個詞如今已經成了「白人至上主義者」的同義詞,給他帶來了威脅和傷害,讓他至今還在承擔黑函帶來的後果:「我去商場,看到人們竊竊私語。一次在『進步釀酒廠』(Progress Brewing),某人當著南艾爾蒙地市議員的面朝我尖叫:你是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

在一個以墨西哥裔居民為主的城市,候選人被戴上「川普標籤」幾乎是致命的,哪怕是在不分黨派的市級選舉。儘管如此,高納森仍然在2018年11月6日的加州地方選舉中領先,卻在一個月後被對手翻盤,以170票失利。無獨有偶,州級和聯邦級選舉中也出現了同樣的怪現象——幾乎所有的南加共和黨候選人都在那次選舉日過後幾週內轉勝為敗,大多數輸在缺席選票和郵寄選票上,以致前聯邦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Paul Ryan)感嘆加州的投票系統很「離奇」。

既然江湖如此險惡,高納森為什麼要從政呢?他又是得罪了誰而招致黑函攻擊呢?

故事還得從頭講起。

從小被霸凌 只因族裔不同

高納森的父親是出身猶太家庭的白人、越戰老兵、海軍陸戰隊員。母親1974年從台灣移民美國,1976定居艾爾蒙地。70年代的艾市仍然是以白人和西裔居民為主,「我媽媽大概是附近8個街區內第一個亞裔」。

高納森的童年照片。(高納森提供)

1978年父母生下了長子、高納森的哥哥。1980年高納森誕生了。在上Durfee小學和Arroyo中學的時候,亞裔學生很稀少,再加上個頭瘦小(高中畢業時身高170厘米的他體重只有125磅),高納森成了被同學霸凌的對象。「我經常被欺負,非常、非常糟糕,因為(同學)大多是西裔。」他回憶說:「由於我的族裔(背景),我的大部分成長環境就是被霸凌。」

哥哥受不了轉學到附近的天普市高中上學。高納森多次請求父母搬家,父母也好幾次試著搬離,但最終因為經濟緣故還是留了下來。「他們盡了全力……我媽媽打兩份工,爸爸也有他的工作,非常難,我懇求他們很多次:咱們搬走吧,搬到別的地方。但是我們還是留了下來。我很高興我們留下來了,否則今天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好在高納森有個西裔鄰居保姆,教他學會了一些西班牙語,提高了和西裔溝通的能力。

媽媽要工作,高納森幾乎是保姆帶大的,「我管她叫Mom,她特別棒,教我說西班牙語,我跟她家一起外出度假,這也迫使我說西班牙語。」

為了戰勝霸凌,高納森開始練習舉重,增加塊頭。隨著年齡的增長,霸凌漸漸停止了。受霸凌的經歷沒有讓他仇視別的族裔,反而增加了同理心。「我沒有讓霸凌影響我,我忍了下來,我認為發洩是不公平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那些欺負我的人也是因為他們有家庭問題,他們的爸爸說不定在打他們,或者父母在打架,或者父親是幫派成員遭到了逮捕。我看到的是他們將這一切發洩到別人身上。而我不願意繼續這種(惡性循環)。」

911將美國人聚在一起

911事件發生後,美國人民的愛國情緒高漲,年輕人紛紛報名參軍,社區民眾互相幫助——災難反而將人們聯繫在一起。高納森的哥哥已在97年參軍,當時駐紮在海外。「我也想步父兄後塵加入海軍陸戰隊,但是我父母非常擔心,不讓我參軍,所以我沒能如願以償。」

高納森只好將愛國熱情投入到社區活動中。

當時正在瑞航德社區大學(Rio Hondo College)讀書的高納森聽說校內有警察學校,就申請加入。「2003年從警校畢業後我開始到(艾爾蒙地)警局實習,本來只是暫時的,但是我非常喜歡,做了很久。」

實際上他做了10年,期間還被授予布什總統頒發的義工服務獎。

「但是我並不想當警察,因為我不想給人開罰單掃興,我只想幫助別人,所以我參與了很多輔導戒毒計劃,每月兩次我們還會上門幫助老年人、殘疾人清理房子和後院。」

就這樣,高納森一邊上學、一邊打工後,一邊做義工。後來他又進入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Cal State LA)主修司法行政,畢業後就進了自家的物業管理公司工作。因工作時間靈活,他覺得自己比別人更有義務投身公益。

參加公益活動也開發了高納森的領導能力,讓他成為艾爾蒙地基瓦尼斯俱樂部(Kiwanis Club)史上最年輕的主席,監管下屬所有的Key Club俱樂部(美國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中學生自立公益社團之一)。

「Key Club有500多個孩子,我利用一切機會和他們接觸交談,確保他們沒事(不被霸凌)。」

然而高納森真正開始從政還是從2013年競選市府書記開始——之前連任了12年的市府書記突然退出選舉,高納森在最後一分鐘決定參選,並找來一份選民名單開始掃街拜票。

為什麼要選市府書記而不是市議員呢?高納森說是因為他想看到進出市府的每一份文件、每一份競選財務報表,以搞清「問題出在哪裡?」

一切都因大麻而起

2016年大選,加州選民公投通過了允許娛樂大麻合法化的64號提案。2017年11月,以市長奎特洛為首的艾爾蒙地市議會不顧居民反對,通過了允許在市內種植、生產和批發醫用大麻的新條例。2018年11月至今,市府已經連續通過了5個大麻廠開發案,並且還有更多項目在排隊待批。眼看市府無上限地將大麻廠引入居民的後院,華人驚呼:萬一全部通過,艾爾蒙地將變成南加州的「金三角」,整個聖蓋博谷也將變成「大麻谷」。於是,喜歡安靜過日子不喜歡參政的華人,成百上千地出來抗議,並發起訴訟和徵簽,試圖推翻艾爾蒙地的大麻項目。

去年12月18日晚,媒體採訪艾爾蒙地市議會外抗議大麻基地的人群。(劉菲/大紀元)
12月18日市議會現場。中間發言者為市長奎特洛(Andre Quintero)。(劉菲/大紀元)

高納森說,兼任洛杉磯市副檢察官的奎特洛一度是反對大麻進入城市的。「好幾年前,在64號提案還未通過時,我曾經問過市長奎特洛:我們會允許大麻進入嗎?他說:不會。他是一個檢察官,他絕不會做那種事。我為他自豪,簡直是欣喜若狂。因為市府制訂了臨時禁令,禁止種植大麻及任何此類活動。我記得禁令期限是2年。」

是什麼讓市長的態度來了180度的大轉彎呢?

高納森說:「因為他要競選國會議員,需要捐款。」

奎特洛是艾爾蒙地所在選區的80多歲國會議員納波利塔諾(Grace Napolitano)的教子,被視為納波利塔諾的接班人選之一,這在熟悉艾爾蒙地政治的居民中已是公開的祕密。他從2016年開始就在為競選該席位籌款。高納森說:「大麻業者有很多錢,他們會給你、你的朋友和你的非營利組織捐款,所以貪婪才是大麻進入城市的唯一原因」,「這是合法腐敗」。

另據加州Form 460(FPPC個人所獲競選資金說明表)等公共記錄顯示,2018年9月17日,以市長奎特洛為中心的一系列候選人組成的競選團隊Team El Monte收到了來自大麻開發商GSC Holding Group, LLC捐助的5000美元競選資金。支持大麻的市議員Jessica Ancona和Maria Morales也分別獲得了GSC老闆Teresa Tsai的1000、5000美元捐助。

對這些事實,市長奎特洛並不否認,但稱:「政治獻金是受第一憲法修正案保障的一種政治言論,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捐款,表達對特定候選人的支持。」

高納森還透露,艾爾蒙地之所以如此迫不及待地招大麻商進來開發,還有一個原因是支持大麻的政客身後有一個類似「克林頓基金會」的、以慈善公益為名實際上卻是以權錢交易(Pay to Play)為目的的非營利組織「承諾基金會」(El Monte Promise Foundation)。艾爾蒙地的正副市長分別是基金會的顧問委員會及董事會成員。該組織以幫助低收入學生上大學為幌子,爭取到上千萬美元的政府撥款,並到沃爾瑪和Longo Toyota車行等公司收集企業善款,而大部分錢流入政客腰包,要麼投入競選要麼存進海外帳戶。然而隨著瑞航德等社區大學紛紛免學費、十年的政府撥款計劃過期,基金會的資金逐漸枯竭,政客不得不另找財源,大麻商就乘虛而入了。

艾爾蒙地承諾基金會接受沃爾瑪公司1萬5千美元捐款。(臉書圖片)

艾爾蒙地「承諾基金會」是南加州非盈利組織「社區合作夥伴」(Community Partners)下屬的一個項目。據其網頁描述:「艾爾蒙地承諾基金會為學生提供大學入學準備。 我們相信支持我們的孩子充分發揮潛力,我們的使命是確保在艾爾蒙地建立大學文化。我們成立於加州社區基金會的艾爾蒙地社區建設計劃,該計劃在十年內投資1000萬美元,以提高艾爾蒙地地區的教育標準、資源和機會。」

然而記者了解到,該基金會並不提供獎學金,其主要的資助學生上大學項目就是介紹家長通過猶他州一家銀行My529做529教育儲蓄計劃,並每年提供不超過500美元的匹配金(Matching Fund),條件是學生第一個學期必須在瑞航德社區大學就讀。據估計大約有130名學生參與了這一計劃。

艾爾蒙地承諾基金會。(姜琳達/大紀元)

3月13日,本報記者走訪了「承諾基金會」。基金會工作人員確認他們並不提供大學獎學金。

1000萬美元的政府撥款,以及無法估計的企業善款,最終只是為130名學生提供每年500美元的資助?對此,基金會工作人員表示:最重要的是幫助父母建立一個存錢的習慣,每天累積一點,為孩子未來讀書存錢。

依據美國法律,非盈利組織有義務向公眾公開其財務報告。但是該基金會至今未應本報記者要求提供報告。

「許多企業、俱樂部、組織都向『承諾基金會』捐款。他們吸光了城市的資源,」高納森憤慨地說:「這就是為什麼要揭露他們的原因,因為他們從需要幫助的居民手裡掠奪資源,卻毫不回報。」

大麻合法化實際上是THC合法化

在去年12月18日舉行的市議會上,奎特洛告訴市民他支持大麻開發案的理由是:大多數(54.49%)艾爾蒙地選民在加州通過大麻合法化提案時投了贊成票,同時他作為市長有責任保證城市的財政穩定。

市長還稱,大麻可以治病,華人對大麻的禁忌是因為還未走出鴉片戰爭的歷史陰影。

高納森認為這種說法是大麻顧問編出來誤導民眾的,市長只是鸚鵡學舌。

而說大部分艾爾蒙地選民對加州64號提案投了贊成票就等於他們同意大麻業進駐社區也是偷換概念:「人們投票是同意大麻合法化,他們可沒想讓大麻廠建在學校旁、建在城市裡。基本上他們是被誤導了。他們以為自己投票通過的是大麻草合法化,但實際上他們是讓THC(四氫大麻酚)合法化了。」

THC是神經中樞興奮劑,能夠導致吸食大麻的人有飄飄欲仙的感覺。有研究顯示,現在市場上熱銷的大麻中THC含量平均為20%,高於幾十年前反叛青年所抽大麻的十倍。

高納森說,毒性超強的THC被生產廠家用於電子菸甚至食物中,「如果選民知道他們是在為THC廠家通過法案,他們就不會投票支持了。」

至於市長所說的引進大麻業可以解決市府的財政問題,高納森認為也是誤導民眾的謊言。他指出,艾爾蒙地市要依賴聯邦撥款、特別是HUD(住房和城市發展)資金來維持生計,而聯邦政府仍視大麻為非法毒品,引入大麻會讓艾爾蒙地置於喪失聯邦撥款的危險境地,得不償失。

此外,市府還有很多可以開源節流的方法,比如目前艾市有四個消防站,服務外包給洛杉磯縣消防局,價格昂貴效率低,完全可以關閉一個,但是洛杉磯縣消防工會是政治捐款的大金主,誰也不敢得罪。他在剛當選市府書記時曾經向洛縣消防局索要收費記錄,得罪了消防工會,攻擊他的黑函就是工會資助的,「否則他們為什麼要攻擊一個市府書記呢?我又沒有(市議會)投票權」。

挑戰市長:請與我公開辯論

自從2017年艾爾蒙地市議會開始修改城市條例,為引入大麻商打通立法路時,高納森就成為市長的強烈批評者。他還曾經通過社交媒體邀請市長和他進行公開辯論。最近他又加入抗議大麻的居民,向市府申請公投推翻大麻開發案。

市長則影射高納森是「心懷不滿的前民選官員」,想通過「剝奪艾市合法的經濟發展活動,讓城市破產來實現其激進的政治目的」。

高納森表示,他沒有政治野心。他競選市府書記只花了3500美元,對手則可能花到10萬美元。特殊利益集團的參與,讓競選起跑線變得不平等了,這樣下去,像他這樣關心社區的草根候選人永遠沒有出頭的機會。

大多數南加城市的市長是由市議員輪值擔任,但是艾爾蒙地市自行規定市長由選民選舉產生,並給予市長任命所有市府委員的權力。高納森說,這種絕對的權力優勢也是腐敗的根源。他說,如果自己決定再次參加2020年地方選舉,他將競爭艾爾蒙地的市長職位。如果當選,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限制開發商提供政治獻金,限制市長的任期。

對於政府和人民的關係,高納森有十分形象的解釋,他說:「如果把政府看作一個生物,它需要你來餵養,軍費和稅收已經這麼高,但是它還要長得更大,要掌控更多。它本性如此,就是要吃要長,要為供應商和利益集團牟利,所以我們要知道在哪兒劃底線。然而政客、主要是左派,向年輕人宣傳說:我們會給你們錢。但是錢從哪兒來?」

他將社會主義在美國年輕人中流行歸咎於社交媒體和學校教育:「因為社交媒體,他們可以更快地獲得信息,僅僅因為讀了幾個帖子、加了幾個好友,一個小時以內就改變了整個世界觀。」「中學和大學課堂不教他們行為規範以及如何過濾信息。我們當初只有電視,現在不同了,新聞就在你的指尖下,你可以谷歌搜索任何東西,而對小孩子來說,知道太多是有害的。青少年,無論是什麼族裔背景,吸收了太多的他們不懂的知識,這是一個什麼都無法確認的年代。他們盲目相信,卻沒有任何歷史觀。這就造成了社會主義現在變得如此流行。」

除了政治,高納森還愛好改裝復古摩托車、彈鋼琴,帶著狗去爬山。他對年輕人的忠告就是,一定要用自己的腦子獨立思考:「你自己選擇相信什麼,沒有人能剝奪這一權利,這就是美國」。

http://www.epochtimes.com/b5/19/3/28/n11147254.htm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