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體不報的消息:全球性的集體冥想抗疫

maxresdefault

瘟疫流行,全世界的人都在尋找解藥。美國東部時間4月4日(星期六)晚10:45,一個由變聲網絡異客Cobra發起的20分鐘集體冥想(Mass Meditation)行動悄然展開。該行動的原理是:在木星與冥王星合相(相遇)時,地球上的人可以利用這個天門大開的機會集中思想,拋開分歧,發揮潛質,解放人類,治愈世界。

此次集體冥想活動得到很多神秘界(Esoteric)領袖的響應,包括自稱是星種(Starseed)的Corey Goode,和自稱是“沉睡的預言家”埃德加·凱西轉世的David Wilcock。我曾經追看他們的油管頻道,對他們所講述的外星人、正義聯盟、黑暗勢力聽得津津有味————我無從考證這些情報的真偽,只是覺得他們所講的和其他“陰謀論”不謀而合、這個世界的確被光照幫、惡勢力控制得太久,善的力量終將覺醒、戰勝邪惡。

但無論是David Wilcock還是新出現在我視線的Cobra,他們對中共病毒的解釋都令我有點失望。他們倆都一致表示:疫情在中國已經得到控制,Wilcock甚至引用中共政府發布的所謂武漢零感染的騙三歲小孩的數據來說事兒。

Cobra則說:“中國的感染爆發幾乎已經結束。 現在中國的問題是,由於某些病例是從意大利病毒株中進口的。某些人正在世界各地旅行到中國,並將這種病毒帶回來。中國宣布對來自國外進入中國大陸的每個人進行為期兩週的強制隔離,這是一件好事。 因此,中國在地球上所有國家中處於最佳位置,以保持極低的感染數,甚至完全消除在中國的病毒。”

我認為,趁全世界幾乎都宅家防疫的機會,反思和冥想人類所犯的錯誤,祈禱和平寬容,是一個很好的主意。但是如果這種反思不去觸及病毒的來源——中共,那還有多大意義呢?就如同不去找到病根怎麼能治愈疾病呢?

Corey Goode說,根據他在3月10日以前得到的情報,病毒來自美國實驗室、被中國學者帶到武漢,至於是被故意釋放還是無意洩漏,不得而知。

據雅虎新聞3月30日一條報導:2018年11月下旬,就在中國武漢發現首例冠狀病毒病例的一年多前,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特工在底特律地鐵機場攔截了一名中國生物學家的行中,在他的行李中發現裝有三個標有“抗體”的小瓶。

該生物學家告訴探員,中國的一位同事讓他把小瓶交給美國某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然而,在檢查了這些小瓶後,海關人員得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結論:“通過檢查小瓶上的文字和注明的收件人,檢查人員認為小瓶中的材料可能是(研發)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可行材料。”——據一份未公開的FBI戰術情報報告說。

諸如此類的間接證據不是一次出現了,但是至今都沒有哪個官方機構站出來明確表示:武漢肺炎病毒是實驗室產物————無論是中共自己研發的,還是從美國偷去的。有的只是個別國會議員的質疑和自媒體的分析。

無論武漢病毒是否是中共釋放的,中共政府掩蓋疫情是有目共睹的。李文亮醫生的病床照一度出現在全球主流媒體的大頭條。如果在這種情況下誰還相信中共的疫情報告,那只能說您的情報來源不准啊,不管您的情報是來自外星人還是掌握了外星人太空技術的所谓人類正義聯盟,都令人難以信服啊。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