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 Revisiting the 2016 Oscar-winning film ‘Spotlight’

写于2016-02 更新于2020-5-9

最近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全世界的纸媒都在破产的边缘挣扎。我却想起了一部令我深有感触、甚至引以为荣的电影,因为写了这么多年别人的故事,终於看到我们记者的故事被搬上萤幕。它就是获得2016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聚焦》(Spotlight)。

该片以真实故事改编,表现了一群调查记者如何持续追踪波士顿“恋童癖神父”事件,获得六项奥斯卡提名,并最终捧回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创剧本两项大奖。现实中,影片的报社原型《波士顿环球报》因此报导获得2003年普利策新闻奖。

当我们哀叹“调查记者越来越少”时,这部影片却像一封写给过去的情书,让人又感慨又激动。在媒体变迁的沉浮中,“无冕之王”已渐成“新闻民工”,但透过电影的视角,我们仍能触摸到照耀记者内心的荣光。

《聚焦》聚集了不少好莱坞实力派明星,但是却没有通常好莱坞大片的煽情手法。片中没有男女之间的浪漫情节,没有戏剧性的肢体冲突,没有性感的服饰或者妆容。演员们穿着工作便装,场景大多是新闻办公室、法院、咖啡馆、工薪居民区。每个演员扮演着一个巨大机器的轮齿,一步步揭开罪恶丑闻。

《聚焦》的名字来自《波士顿环球报》的一个调查报导专栏。罗比·罗宾森(迈克尔·基顿饰)是该栏目的编辑,手下有三名调查记者:萨夏·菲弗(瑞秋·麦亚当斯饰)、迈克·罗赞德斯(马克‧鲁法格饰)、马特·卡罗尔(布莱恩‧达西·詹姆斯饰)。当环球报迎来新总编马蒂·巴伦(列维·施瑞博尔饰)时,他开始指派罗宾森和他的团队,紧跟一桩被雪藏已久的案件——一个天主教神父性骚扰教区里的孩子。

虽然最开始他们以为这只是个小任务,但很快他们就发现,其背后还隐藏一系列事件,涉及了上百名受害者,而教会已经私下赔偿了受害者,并派人掩盖了这些罪行。 随着调查的越发深入,他们发现这一阴谋的更多证据,不仅仅是本地的神职人员,就在波士顿以外,甚至全世界,都在上演着这种暴行。罗宾森和他的团队遭遇到了当地官员们的掣肘。教会内的、教会外的势力都在向他们施压,想让他们放弃这个案件。

影片不仅受到影视界和观众的好评,也受到媒体从业人员的赞誉。

几十年来,好莱坞电影几乎涵盖了所有职业,从医生到律师、从警察到侦探。每一部电影都会引起观众对其描述的真实性在内心做一评判。很多在现实中不太可能、不太可信的情节会让人觉得“太扯了”。例如1994年好莱坞出品的一部也是描述记者生涯的喜剧片《媒体先锋》(The Paper)中,一个纽约小报城市新闻编辑和女上司发生争执的时候竟然拳脚相加。再比如HBO热播美剧《新闻工作室》(Newsroom)第一季中,英国石油公司BP漏油事件刚刚发生,记者就从该公司工作的亲友那里获取到一手的内幕消息。

相比之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聚焦》,加上编剧导演和演员们不动声色、不哗众取宠的写实手法,让真正的媒体人产生了共鸣。一位记者在推特上欢呼:我会把这(《聚焦》获奥斯卡奖)当作是新闻业的胜利。老天有眼,我们太需要鼓励了。

电影中描绘的《波士顿环球报》女记者萨夏·菲弗本人在奥斯卡之夜接受CNNMoney采访时说:“家人对我们说:哦,现在我才明白了你们的工作。”她还说:“我现在做公开演讲时会厚着脸皮极力敦促大家订阅报纸,无论是网路阅读还是送上门的报纸。”

可惜,一部电影不足以力挽狂澜,报纸已是夕阳产业。每个传统报社都面临财源枯竭、入不敷出的窘境。那些辛勤耕耘于社区的记者们,不得不另谋出路。在南加州,几年前就发生过获得普利策社区奖的三位地方小报记者,在获奖后不久却一一改行的事。

我也做了十几年的社区记者。从一开始的新手上路,到现在的新闻老油条,我不再肯定社区新闻是必不可少的、为弱势发声、监督政府的第四权。反之,我觉得社区新闻已经几乎完全沦为拉广告、搞公关的工具。仍然看报纸了解社区动态的往往是些老年人,就像在市议会旁听的也大多是老年人一样。年轻人专注于打游戏、串流、刷屏,谁还关心地方政府出台什么政策,哪些人还在呼吁社会正义?

也许我太悲观了。也许是我失去了那股新闻热情,而不是新闻失去了热心读者。

评论随笔 媒体 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