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女议员粗口回应特斯拉CEO要把公司搬离加州的威胁

 
圣地亚哥的民主党州众议员洛雷娜-冈萨雷斯(Lorena Gonzalez)在周六(5月9日)深夜发了这条推文。此前特斯拉CEO马斯克(Elon Musk)表示,他将对旧金山湾区阿拉米达县(Alameda County)提起诉讼,因为那是特斯拉的Fremont Gigafactory所在地,而县政府以疫情为由不让该工厂全面复工。他还威胁要把公司总部搬离加州。

马斯克向来对冠状病毒不以为然,早在3月6日,他曾经发推说:The coronavirus panic is dumb(冠状病毒的恐慌是愚蠢的)。该推文获得171万人点赞。

3月8日他再次发推说:C19(冠状病毒)的病毒性被夸大了,因为诊断日期和感染日期被混为一谈,过度推断指数式增长,而现实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继续推断下去,病毒的数量会超过已知宇宙的质量!

接着他又给自己上述推文跟帖说:“死亡率也大大夸大了。由于检测试剂盒太少,所以有呼吸道症状的死亡者会被检测C19,但症状轻微的人通常不会被检测。一般人群中冠状病毒和其它感冒的发病率非常高!”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马斯克的口气有所松动。在3月16日的推文上,马斯克谈起了川普总统力挺的“神药”,说自己曾被氯喹(Chloroquine)救过命。

氯喹这种抗疟老药,作为免疫抑制剂,可以抑制细胞因子风暴——由感染、药物或某些疾病引起的人体免疫系统过度激活,一旦发生可迅速引起单器官或多器官功能衰竭,最终威胁生命。

马斯克说他得过近乎致命的恶性疟原虫病,后来是通过在胸部和双臂的中心线注射了氯喹被抢救过来的,“如果不是氯喹,我肯定会死。这并不意味着它对C19有效果,但也许总比没有好”。

氯喹得到马斯克和川普总统等人的力挺,但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的医学专家们却对它不置可否,说没有证据表明氯喹对治疗冠状病毒有效。

马斯克则称自从那次生病经历后他不再迷信专家意见:“我先是在斯坦福医院被误诊为病毒性脑膜炎,后来又在红杉医院被误诊。圣何塞综合医院的医生看了我的病历后,立即把我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我再过36个小时后就无法逆转了。所以,我对专家的建议会慎重对待…..。”

在5月7日做客The Joe Rogan Experience节目时,马斯克再次声称,目前卫生部门公布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是被高估了。因为疫情影响,就医者减少了一半,医院为了获得政府补助避免裁员,把不是因冠状病毒而死的人也算作是冠状病毒死亡病例。他半开玩笑地说,一个人被鲨鱼咬死了,但被查出感染冠状病毒,能说这个人是因冠状病毒而死吗?

他还声称他和一些同行企业家知道中国疫情已经结束,因为他们在中国的工厂已复工,而且他也没听说哪个在中国的特斯拉雇员死于冠状病毒,至少工资单上大家都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