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的浪费——屠宰场爆发疫情 美农民不得不把猪捏碎堆肥

屠宰场爆发的Covid-19疫情已经导致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杀猪行动。 数十万头动物已经被淘汰,CoBank估计,仅本季度就有700万头动物可能要被销毁。 这是大约10亿磅的肉类损失。

明尼苏达州的一些农场甚至使用碎肉机将动物尸体碾碎做堆肥。饲料厂则将更多的生猪加工成从明胶到香肠外壳等各种材料。

在这些巨大浪费的背后,是成千上万的农民,其中一些人在坚守,希望屠宰场能在猪被养太肥之前恢复运转。而另一些人则在试图减少损失,将猪群淘汰。猪的 “淘汰率 “凸显了正在发生的脱节现象:一方面疫情使美国各地的大型肉类加工厂的工人们生病,影响了猪肉供应,一方面农民不得不销毁大量无法处理的猪肉。

明尼苏达州动物卫生局发言人Michael Crusan说,对养猪业来说,最担心的是爆发猪瘟,从来不用担心没市场。然而现在,仅在诺布尔县(Nobles County),每天就有多达2000头生猪被堆肥。

在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后,大多数因工人生病而关闭的肉制品加工厂已经重新开业。 但考虑到社交疏离措施和高缺勤率,加肉类工行业仍远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

疫情的影响使全美各地杂货店的肉品箱供应量减少,并推动价格上涨。 美国的猪肉批发价格自4月以来已经上涨了一倍。 4月份的猪肉零售价格也跳涨了7.6%,是至少1998年有数据以来最大的月度涨幅。

美国国家猪肉生产者委员会的首席兽医师Liz Wagstrom表示,美国的猪肉供应链是为”just-in-time manufacturing”而设计的,每个环节都严丝合缝:成熟的生猪从猪舍被送到屠宰场,另一批新猪在设施消毒后几天内就会取而代之。

加工速度放缓,让新猪无处可去,当猪达到330磅(150公斤)左右时,它们的体型对屠宰场的设备来说就太大了,切好的肉无法装进箱子或泡沫塑料托盘里。

而农场主对动物安乐死的选择有限,有些农场主正在设置容器,如密闭的卡车箱,将二氧化碳泵入,并将动物置于睡眠状态。其他方法就不太常见了,如枪击或钝器击打头部,因为它们对工人和动物都有更大的创伤。

有些州的垃圾填埋场正在接收被安乐死的动物,而另一些州则用木屑砌成浅埋坑。

在诺布尔县,猪的尸体被送入一个专门为木材工业设计的切碎机中,这个想法最初是为了对抗非洲猪瘟的爆发而产生的。 然后将这些材料涂抹在木屑床上,再覆盖上更多的木屑。 这将大大加快堆肥速度。 

明尼苏达州动物卫生委员会的执行主任兼州兽医Beth Thompson说,堆肥是有意义的,因为由于该州的地下水位较高,埋葬很困难,而对于大量宰杀动物的农民来说,焚烧恐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动物福利团体表示,病毒暴露了美国食品系统中的弱点,无法送去屠宰的动物被残忍宰杀,人们却可以接受这个现实。因此他们认为,该行业需要摒弃密集式禁闭饲养,给动物更多的空间,这样生产者就不需要使用 “临时杀戮的方法”。

农场主也是当前畜牧业困局中的受害者。宰杀的决定可以帮助农场生存下来,但在肉价飙升、超市短缺的情况下,它对生产者和公众对这个行业的观感造成了影响。

详阅:https://www.omaha.com/money/consumer/thousands-of-pigs-are-rotting-in-compost-as-us-faces-shortages/article_4652d998-b893-5fd3-8d5b-86fea1168697.html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