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華人瘋搶連花清瘟 是抗疫神藥還是人血饅頭

頂著「非典英雄」、「抗擊非典第一功臣」名號的工程院院士鍾南山,5月4日在線上為美國、俄羅斯等疫情高發地區的留學生答「疫」解惑時表示,現在全球尚未發現直接抗病毒的藥物,但「連花清瘟」適合於80%以上的普通患者,「進行實驗後,我有底氣、有證據來說,連花清瘟真的有效」。

這並非鍾南山第一次推薦「連花清瘟」,其研究團隊對外聲稱「連花清瘟」膠囊有抑制武肺病毒細胞複製的作用。4月14日,中國國家藥監局正式批準連花清瘟在藥品「功能主治」中加上:可用作「治療武肺」輕症病例。

但細看這款中成藥的包裝說明,其內容物是:連翹、金銀花、炙麻黃、炒苦杏仁、石膏、板藍根、綿馬貫眾、魚腥草、廣藿香、大黃、紅景天、薄荷腦、甘草,輔料為澱粉;主治功能則是:清瘟解毒,宣肺瀉熱,用於治療流行性感冒、發燒高熱、惡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等徵狀。

住在洛杉磯的華人劉太太对大纪元说,自己身邊許多華人都買了「連花清瘟」:「真的是太好賺了,原價兩塊多美金的藥,賣到一盒五十幾塊美金,而且還一藥難求。」

但她認為這是不肖商人牟取暴利,應該制止,而且「連花清瘟」的功能根本就和廣東人常喝的「涼茶」沒有區別。「我們煲的涼茶也有清熱涼血、祛濕解毒的作用,難道也可以治武汉肺炎?」

武汉肺炎在歐美爆發大流行後,中領館提供給海外留學生的「健康包」裡也有附有「連花清瘟」,導致華人趨之若鶩,人人搶購、爭買,視其為居家必備藥品。

劉太太說,大部分商家都是在「微信圈」裡兜售,每個人也不會只買一盒,個個都是三、四盒的買,商家一下就賺了十幾萬幾十萬——他們口罩/藥/手套/乾洗手液幾十萬地拿貨,很快就賣光了。

洛杉磯中醫師呂旻霏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連花清瘟膠囊尚未獲得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批準,她建議民眾不宜輕易嘗試。呂醫生的患者就曾因服用了「連花清瘟」導致腹瀉、血氧度下降,這款成藥是以「清熱」的方式解毒,但不一定適合所有人。

近日,瑞典海關也禁止中國生產的「連花清瘟」入境,因研究機構檢驗後發現,這款聲稱對中共病毒有療效的藥品,其中僅含有「薄荷醇」。

根據瑞典《體育畫報》(Aftonbladet)報導,瑞典分子細胞生物學教授丹‧拉罕馬爾(Dan Larhammar)表示,「連花清瘟」聲稱約有13種草藥,但成份只是「薄荷醇」;瑞典藥品管理局也對該藥品提出警告,「我們還沒有任何研究表明該藥有效,絕對不是我們推薦的東西。」

劉太太借用一篇在中文圈流行的網文說:在2003年「非典」時期,鍾南山就被中共官媒包裝成抗疫英雄,現在更是被捧上了神壇。中共這種「造神」運動,讓許多無辜民眾受騙上當,無論鍾南山說什麼,馬上都會成為不容置疑的真理;無論鍾南山推薦什麼,馬上都會被中國人爭相搶購。

這篇發表在知乎,但已被刪掉,卻又被好心網友各處轉載的文章說,鐘南山並不適合封神,因為他過於熱衷夾帶私貨,有時甚至在啃人血饅頭。鍾南山說「吸氫氣」可以治療癌症,大家就去買他推薦的「吸氫機」,但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所謂的「從水通過特殊處理提取氫氣」其實就只是初中化學課程裡的「電解水」反映。在這次疫情中,鍾南山特別推薦的「連花清瘟」僅僅做了體外實驗,網文指出:不能視為正式的醫學研究成果,因為體外試驗和真實臨床效果完全是兩碼事。

為此劉太太提醒:「大家還是別浪費錢買連花清瘟了。」

鍾南山聲稱自己與「連花清瘟」沒有任何利益關係,但據中國媒體報導,生產連花清瘟的「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與鍾南山同為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曾與吳以嶺簽訂有關連花清瘟系列產品研究戰略合作專案,兩人於2019年7月在廣州醫科大學成立「南山–以嶺肺絡聯合研究中心」,研究以中西醫學治療呼吸系統疾病。

近日中國央視前電視主持人崔永元也於社交平臺發文,指稱鍾南山違法為伊利安慕希牛奶賣廣告,中方媒體把廣告當作新聞報導,此則疑似廣告新聞影片已被刪除,但該「打扮成新聞報導的廣告」內容已被網友廣傳。

相關網文:https://telegra.ph/钟南山造神翻车与人设崩塌的灾难现场-05-14-6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