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病教授新冠病毒症状长达7周“怪异如地狱”

(Guardian)3月中旬,保罗-加纳(Paul Garner)出现了他认为是 “有点咳嗽 “的情况。 加纳是传染病教授,当时他正在与英国大流行病特使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讨论新的冠状病毒。 通话结束时,纳巴罗建议加纳立即回家,进行自我隔离。 加纳照做了,他觉得自己的不外乎 “有点微恙”。

几天后,他发现自己正在与汹涌的病毒感染作斗争。 他把它比喻为 “被人虐待 “或被人用板球棒击打头部。 “当时的症状很奇怪,”他说,包括失去嗅觉、沉重感、萎靡不振、胸口发紧和心跳加速。 加纳一度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他试图在谷歌上搜索 “心肌炎”,但虚弱得无法浏览屏幕。

加纳狡黠地称自己是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所谓“群体免疫”的一员。 这就是在英国最终锁定之前的12天里,感染了Covid-19的患者群。 他以为自己的病会迅速过去。 相反,他像在坐过山车一般经历了一连串的不适、情绪激荡和彻底的疲惫。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病毒导致的症状比以前所了解的要多得多,而且它的症状可以延长很久——对加纳而言,超过了七个星期。 这位利物浦热带医学院的教授说,他的Covid-19经历就好像是 “冒险日历”,每天都会出现一种新的、令人不安的症状。

他有闷头、胃部不适、耳鸣、针刺、气喘、头晕、手部关节炎等症状。 每当加纳以为自己的病情好转的时候,病魔就会再次咆哮而来,就如和病毒玩蛇梯棋(Snakes & Ladders)。

“这让人深感沮丧。 很多人开始怀疑自己,”他说: “他们的伴侣会怀疑他们心理是否出了问题。”

自从他的文章发表后,加纳收到了很多感激的读者的邮件和催泪电话,他们以为自己要疯了。

“我是一个公共卫生人员,”加纳教授说: “这种病毒肯定会在体内引起很多免疫学上的变化,很多奇怪的病理,我们还不了解。 这是一种新奇的疾病。 而且是一种令人发指的疾病。 教科书还没有写出来。”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may/15/weird-hell-professor-advent-calendar-covid-19-symptoms-paul-garner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