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多厉害?男子晒患病前后照 Shocking Photo Of A Man Got COVID-19 And Spent Six Weeks In A Hospital

一名美国男子分享了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说是感染COVID-19在医院住了六周后的结果。

据BuzzFeed网站报道,当他坐在波士顿一家医院的冠状病毒病房的病床上时,迈克-舒尔茨(Mike Schultz )与他最喜欢的护士之一聊起了他被镇静和插管的过程。

“我以为只过了一个星期,”护士告诉他已经在病房里呆了六个星期了。

“我当时很虚弱。这是最令人沮丧的部分之一,”他回忆说:”我不能拿着手机,手机太重了。我不能打字,因为我的手抖得厉害。”

舒尔茨来自旧金山,43岁,本身也是护士,没有潜在的健康状况。他通常每周锻炼六到七次。他的体重约为190磅。当他周二接受BuzzFeed采访时,他刚能重新进食几周,体重只有140磅。他的肺活量也才开始慢慢恢复。

上周,舒尔茨向他的3万名Instagram粉丝分享了一张COVID-19对他身体所造成的伤害的照片。左边的照片是在他生病前一个月左右拍摄的。右边的照片是他在康复病房里拍的。他说,为了拍这张照片,他从病床上站起来几分钟就累坏了。

“(关于冠状病毒)我以为会是什么样,直到开始生病后,我才知道它有多么严重,”他说:“我以为我还年轻,它不会影响到我,我知道很多人都这么想。”

“我想说它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不管你是年轻还是年老,有无健康问题,都没有关系。它都可以影响到你。”

3月16日,舒尔茨去了医院。两天前,他从旧金山的家来到波士顿,去看他的男友(原来是个同志哥),29岁的DJ乔什-赫伯斯韦特。他的身体有些不适,但没有发烧。

他们参加了一个冬季派对。但当他们跳舞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不知道冠状病毒也在场。

“我们知道它就在外面流行,”舒尔茨说:”虽然没有真正的禁令,没有封锁。我们只是想,好吧,我们得多洗手,小心摸脸。”

至少有38名参加派对的人后来都生病了。三人死亡。

在舒尔茨到达波士顿后的两天内,他和希伯斯韦特就开始感觉到了严重的不适。舒尔茨的高烧飙升到103度,他呼吸困难。他的肺部充满了液体。他们赶紧去了医院。

“他们直接把他接收了,没有让我留下来告别。”希伯斯韦特说。

住院第一天,舒尔茨通过鼻子插管吸氧,然后又通过全脸面罩吸氧,之后医生开始给他打镇静剂。

“其中一个医生很早就说我可能要插管,这把我吓坏了,”他说。

四天之内,他被送到了一家更大的医院,希伯斯韦特被安排成为舒尔茨的医疗决定代理人,以防万一。

“周围没有其他人,而我将成为他命运的决定者,”希伯斯韦特说:“这真是很吓人的。”

舒尔茨最终被插了四个半星期的管,希伯斯韦特不能去看望他,因为医院有防止感染的规定。相反,他每隔四个小时左右就会打电话给舒尔茨,询问最新情况,让护士们告知他被关爱着。

“大约四个星期后,护士们很友好地和他进行了FaceTime,”他说:“那时候他几乎就像是在昏迷中。真是很吓人的。但在那一刻,我很高兴能看到他。”

舒尔茨说,随着他继续康复,他和赫伯斯韦特都因为参加冬季派对而在网上遭到了一些恶评。有人甚至说舒尔茨活该生病,不过他们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好评和支持上。

“负面的东西让我很困扰,”他说:“但这并不影响我,因为我得到了这么多正面的反馈。”

他也一直在回想自己终于出院时在麦当劳点的食物:两个双份芝士汉堡、小薯条和一份草莓奶昔:“味道确实不一样了。我想我失去了一些味蕾。但食物很棒。”

原载: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davidmack/man-shares-photo-before-after-covid-19

美国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