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台“最严”动物禁食令 竹鼠、蛇养殖户出路在哪里?China issued a ban on eating wild animal. Where is the way out for bamboo rat and snake farmers?

据财新网报道,受武汉肺炎疫情影响,2月24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一项被称为“最严禁食令”的决定,要求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2月26日,中国林草局宣布,凡是从事以食用为目的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须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许可证件或文书,并停止以食用为目的的出售、运输野生动物等活动。

长期以来,中国的野生动物养殖已经形成产业,不少贫困户通过动物养殖脱贫。政策剧烈调整,使得整个产业处于悬而未决状态。

4月8日,林草局再发布《关于稳妥做好禁食野生动物后续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妥善处置在养野生动物,针对相关从业人员做好补偿等后续工作。

据湖南省政府官网消息,湖南省政府办公厅5月14日发布了《全省禁食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主体退出补偿及动物处置方案》(下称《湖南方案》)。

对禁食陆生野生动物的人工繁育主体的退出补偿分为两批次进行。第一批退出的物种为王锦蛇、眼镜蛇、水律蛇、竹鼠、豪猪、果子狸、小麂、鸿雁、灰胸竹鸡、豚鼠、白骨顶、红骨顶、斑嘴鸭、绿翅鸭等14种,其中人工繁育主体自主确认且经林业部门同意为非食用性用途的,对其人工繁育主体不予补偿。

《湖南方案》明确了第一批14种退出野生动物的补偿标准,王锦蛇、眼睛蛇、水律蛇一律按每公斤补偿120元,竹鼠每公斤补偿75元,豪猪每头630元,果子狸每只600元。补偿资金由省、市州、县市区三级财政按照3:3:4的比例承担。

湖南娄底人李红(化名)从事竹鼠养殖已有7年。他告诉财新记者,目前竹鼠在当地的市场价是每公斤150元上下。也就是说,政府出台的补偿标准约为市场价的一半。李红称,从1月份禁止野生动物交易起,算上竹鼠的饲料费,至今他已经亏损了十多万元,“(禁养)以后,设施设备和场地都没用了,我还要亏个几十万。”

自从禁止销售野生动物后,不少养殖户无力维持运转,导致大量养殖的动物死亡,由此陷入窘境。在长沙养了上万条蛇的周兴(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因为禁止销售,他养的蛇四个月没吃东西,“近七成都死了,原来三斤的蛇有的瘦得不到一斤”。周兴称,一条蛇养到三斤重,成本为200元左右,他的蛇场之前养了上万条蛇,预计亏损300多万元。

养殖户肖宏的情况与周兴类似。他在郴州从事养蛇业13年,主要养殖眼镜蛇、水律蛇和大王蛇。他表示,蛇场里上万条蛇一天的饲料费上千元,算上人工、机械、电费等其他费用,每日开销将近2000元。4月份时,他已经亏损到没钱购买煤炭给蛇供暖,“温度不够蛇就不进食,我养的蛇已经死了近五成”。

除了明确赔偿方案和标准,《湖南方案》还规定了完成各项工作的具体时间,如,在2020年5月25日前核实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主体存栏的禁食陆生野生动物种类、数量(重量)等情况,要求各部门在6月10日前落实补偿。此外,相关部门需在7月15日前通过放归自然、转作他用、无害化处理等方式处置好这一批野生动物。

肖宏告诉财新记者,目前林业局正在和他联系,但他对后续处理的方案并不清楚。“可能会拉去焚烧或者放生,但放生也是死,这些蛇都是养殖的,没有捕食能力,活不过冬天就死了。”

除了将野生动物放生外,《湖南方案》还明确,县级林业部门可以牵头,配合其他相关部门,将野生动物转作科研、药用医用和展示,移交到接收单位,依法办理相关行政许可手续。

肖宏表示,养殖蛇的药用价值高,特别是中药药材,如果把这个产业砍掉,届时药用蛇这一块材料的价格就会水涨船高。据他转述,目前株洲不少养殖户的蛇已经被政府收走卖给了制药厂。

详阅:http://m.china.caixin.com/m/2020-05-24/101558066.html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