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极端组织为何如此嚣张?背后有金主 Follow the money – there’s no way the extremist groups in the U.S. don’t have money behind them.

最近川普总统在推特上宣布,拟定反法组织(Antifa)为国内恐怖组织。6月4日,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发表演讲,也认定该组织是劫持弗洛伊德之死和平抗议活动的极端组织:「我们有证据表明,Antifa和其它类似的极端主义组织以及各种不同政治信仰的行为者都参与了煽动和参与暴力活动。」另有阴谋论者称Antifa还对2017年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负有责任。

儘管Antifa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20-30年代的欧洲,但它进入大部分美国人的视线还是在川普当选总统以后,其活动的主旨就是反川。这个自称是反法西斯的组织却沿用了镰刀斧头等共产主义标志以及共产党的策略手册。

把握一个常识:任何一个组织要在社会上造成影响,背后没有金钱力量的资助是不可能的。

关于Antifa背后的金主,早在2017年,《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就获得了一份纳税表格,披露了它背后的捐款大户。其中包括亿万富翁、全球主义者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以及W.K. Kellogg基金会等大公司慈善机构。

这份税表来自与Antifa相关的、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组织「社区变革中心」(The Center for Community Change)。《华盛顿自由灯塔报》获得了其未删节的2015年税表。税表显示该组织严重依赖几个主要的自由派基金会、组织和工会的捐款。

「社区变革中心」最大的一笔捐款是来自W.K. Kellogg基金会的300万美元,该基金会最初是由生产早餐粟米片的食品製造商和Kellogg公司的创始人威尔·凯洛格(Will Kellogg)创建的。福特基金会追加了235万美元的捐款——该基金会最早是由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创建的,但近40年来,福特汽车公司与该基金会没有任何关係。索罗斯经营的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向「社区变革中心」捐赠了175万美元。希拉里·克林顿的非营利组织「共同前进」(Onward Together)捐赠了80万美元。

该组织的其它捐赠者还包括加州捐赠基金(California Endowment),捐赠了52.45万美元;玛格丽特·凯西基金会(Marquerite Casey Foundation)捐赠了51.5万美元;富达慈善礼品公司(Fidelity Charitable Gift)捐赠了50.51万美元(注:富达公司本身并没有捐赠,这个数字反映的是私人通过公司做的慈善捐赠);国家移民法律中心(National Immigration Law Center)捐赠了31.6万美元。

「社区变革中心」的社会福利分支「社区变革行动中心」(The Center for Community Change Action)还有一批捐赠者,包括:「每个公民都重要」(Every Citizen Counts,捐款175万美元)——这是一个由希拉里·克林顿的盟友创建的非营利组织,旨在动员拉丁裔和非裔选民;开放社会政策中心(147.5万美元)——索罗斯的另一个组织;1630基金會(61万美元)——一个左翼(Progressive)倡导組織;社区变革中心(15万美元);国际服务雇员工会(SEIU)(15万美元);大西洋慈善基金会(7.5万美元);以及最大的自由派捐助谘询网络「潮汐基金会」(the Tides Foundation)(5万美元)等。

这些在美国国税局具有「社会福利组织」地位的非营利团体,不需要披露其活动情况。

美国准备逮捕反法分子头目 担心暴乱可能会移向郊区

另具美国政府消息人士称,对反法分子的逮捕可能迫在眉捷。与此同时,对暴乱从市区向郊区蔓延的担心正在增加。

一位政府情报人员告诉福克斯新闻,过去一週来瘫痪全国的骚乱事件背后的煽动者希望进入郊区。而许多武装齐全的郊区居民会毫不犹豫地行使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的持枪权进行反击,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对抗,甚至流血事件。

「Antifa知道这一点,」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地方和州政府必须掌握住这一点,因为如果暴乱转移到郊区,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一些地方已经成为「试验场」——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週六晚上被洗劫一空,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的安静小镇也遭到入侵。

虽然目前全国几十个城市发生的动荡事件背后到底是谁在暗地搞鬼,仍是个未知数,但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了激进的左翼反法西斯组织Antifa。

但大多数官员和分析家都猜测,这次骚乱的操控者和幕后黑手有很多,他们掀起的暴力骚动给针对弗洛伊德之死的和平抗议笼罩了阴影。

但即使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暴乱前,美国联邦和地方官员就已经在调查这个无政府主义左翼组织的内部运作和收入来源。而对其最高层人员的逮捕可能迫在眉睫。

情报人士指出,诉状已经积累了一段时间了,而对资金收入的密切调查仍在显微镜下进行。 虽然Antifa看上去像一个无领导的好战组织,但密切关注此事的消息人士表示,有高层人员在驱动和煽动犯罪活动。

「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受过教育的人,它的运作就像欧洲70年代的反法西斯组织手册分裂出的一个细胞,它没有头目或等级制度,但它有很多地方领导,」这位政府内部人士解释说:「地方机构有很好的情报能力,但他们的弱点是在沟通和使用可以进行大群聊天的APP上。(注:指网络通信容易被监听这一点是其沟通弱点)」

週四,司法部长巴尔表示,当局已经逮捕了51名与暴力骚乱有关的联邦犯罪分子。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