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后加州又引领全美了——改革警务削减经费 Police reforms, California is leading the way again

在乔治-弗洛伊德被警方误杀后,全美范围内的抗议活动向第二个周末推进,而一些城市和州开始采取措施来改革有争议的警务策略。

在明尼阿波利斯,弗洛伊德上周一在一名白人警察跪在他的脖子上近9分钟后死亡,该市同意禁止警察的一切锁喉和掐脖行为,并要求所有警察一旦发现这种现象,必须立即上报。他们标志着自弗洛伊德死后,重塑该市警力的第一个具体步骤。

获得市议会一致通过的拟议命令说:“种族主义的系统性和制度化,以及长期存在的警察执法问题,使得黑人、土著人和有色人种族群经历了世代的痛苦和创伤。”

“这只是一个开始,”卢塞洛说。 “这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项工作必须也将以速度和社区参与的方式进行。”

弗洛伊德的死促进了其他地方对警察技术的重新审视。在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周五(5日)表示,他将取消对州警察进行压迫颈动脉的培训。这种训练类似于明尼阿波利斯前警官德里克·乔文(Derek Chauvin)对付弗洛伊德的做法。当时,另外三名警察袖手旁观,而弗洛伊德不断求饶之后死亡。 圣地亚哥县的15个执法机构本周早些时候禁止了这种做法。

他说,颈动脉扣押 “在21世纪的实践和警务工作中已经没有任何地位”。

纽森对使用催泪弹和橡皮子弹驱散示威者也有话要说,他说,抗议者 “有权和平抗议——不受骚扰,不被橡皮子弹或催泪弹射击”。 他还宣布计划为警方在抗议活动中使用武力制定新的加州标准。

西雅图市长上周五禁止警察使用催泪弹30天。

与此同时,示威活动在沿海地区持续进行。

自弗洛伊德遇害以来的近两周时间里,发生了自1968年和马丁-路德-金被暗杀以来最大规模的内乱,虽然势头仍在继续,但人们的情绪已基本从爆炸性的愤怒转变为更加和平的变革呼吁。

周三(3日),洛杉矶市长Eric Garcetti宣布,将从计划增加的警察部门预算中削减高达1.5亿美元。 而在纽约,市议会议长科里-约翰逊(Corey Johnson)和来自皇后区的议员丹尼尔-德洛姆(Daniel Dromm)甚至在最近的抗议活动之前就发誓要削减警察局60亿美元的预算,他们指出,即使在教育和青年项目面临大幅削减的情况下,警察部门的预算也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由于冠状病毒的经济影响,各城市都面临着预算短缺,公众对警察暴行的愤怒也轰动了整个国家,因此,要求将资金从警察部门调走的呼声此起彼伏。 重新分配资金是民选官员对警察的少数杠杆之一,他们经常受到强大的工会和劳工仲裁员的保护,他们让因行为不当而被解雇的警官复职。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