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共和党首份新冠病毒调查报告:中共隐瞒疫情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Lead Republican Michael McCaul Releases Interim Report on Origins of COVID-19 Pandemic

6月15日(星期一),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首席共和党人麦考尔(Michael McCaul, R-TX)公布了一份临时报告,详细介绍了对COVID-19的起源和初步处理的调查情况。报告包括了关于病毒如何在中国各地传播,如何传播到其他国家,以及为因应中共处理2003年SARS疫情而制定的国际法规为什么没有得到遵循等内容。此外,它还提出了各种建议,以帮助确保世界不再遭受这种命运。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很明显中共对冠状病毒的隐瞒,特别是在疫情爆发的早期,在将原本可能是地方性的疫情变成全球性的大流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共和党领袖麦考尔说:”而不幸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在总干事谭德赛的领导下,一再无视关于病毒严重性的警告,包括来自他们自己的卫生专家的警告,同时鹦鹉学舌,没有独立证实中共的说法,这只会使问题更加严重。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败,我们必须揭开真相,以便建立未来的保障措施,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该报告是数月详细研究的结晶,利用了多种信息来源,包括武汉医生和居民的微信日志和社交媒体帖子、国内外开源媒体报道、学术论文、同行评审的科学研究、智库产品以及美国和法国情报界的公开评估。

麦考尔议员还担任中国特别工作组主席,该工作组由立法者组成,致力于寻找和解决中共对美国构成的最严重威胁。这份临时报告将作为正在进行的调查的一部分,提交给中国特别工作组和其他机构。在未来几个月内将会有一份更全面的报告。

点击这里阅读报告。

内容提要:

大流行的早期阶段

中共中央掌握了足够的信息,最早在2019年12月中旬就可以采取全面的公共卫生应对措施。(第5页)
中共多次故意违反2002-2004年北京应对SARS失败后制定的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第7页)
来自台湾、外部专家和媒体的报告被世卫组织忽视。(第8页)

中共的掩饰

中共积极进行掩饰,旨在限制病毒信息的传播。(第14页和本节全文)
这些努力包括惩罚医生、记者失踪、审查中国的互联网、在社交媒体上散布虚假信息,以及对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隐瞒信息。(第16页)
迄今为止,中共拒绝向国际社会提供实验室样本、准确的案例数据,以及进入中国武汉周边的相关地点。(第14页)
中共的掩盖意味着我们不可能找出疫情的来源。(第23页)
习总书记和中共高级领导人在武汉实施封锁前几周就知道有疫情发生。(第10页)
如果中共在2月初作出全面的公众反应,在2月底,中国有95%的病例是可以避免的。(第21页)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

2018年国务院的电报表明,安全问题一直存在–2004年北京另一个实验室的安全问题导致SARS病毒的意外释放,造成一人死亡,7人感染。(第27页)
与法国共同开发,该工程的特点是政府之间极不信任,法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对可能的两用技术表示担忧。(第24页)
该院高层领导是中共地方领导。(第25页)
世界病毒组织在冠状病毒研究活动方面有着悠久的历史,包括功能增益研究。(第26页)
BSL-4实验室在今年早些时候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位高级生物武器专家接管。(第26页)

世卫组织的失误

从疫情爆发初期开始,总干事谭德赛和世卫组织就过度依赖无法证实的中共谈话要点。(第33页)
世卫组织似乎一再违反自己的《国际卫生条例》和对会员国的义务。(第29页)
尽管世卫组织在香港大学的合作中心和其他地方发出警告,但世卫组织数周来一直声称没有发生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第35页)
总干事谭德赛很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不是医疗原因,推迟宣布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第31页)
谭德赛和世卫组织继续继续在公开声明和书面材料中使用误导性声明,使中共得以对COVID-19进行宣传、误导和篡改历史。(第33页)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