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被告 博尔顿发文反击:川普对华政策的丑闻 John Bolton: The Scandal of Trump’s China Policy

【小编:这是一个被解雇者对前老板的揭丑文,有多少是真相多少是臆想,相信读者可以自行判断。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心怀不满的时候,那个人的一切都变得不顺眼了,都可以从负面来解读。另外,老板和雇员的角度也不同。老板要顾全大局,雇员很容易只盯着自己那块一亩三分地。

有研究称,人和人之见的交流90%靠的是肢体语言、心灵感应,而非语言。那么川普和习近平互动的时候,博尔顿只是一个旁观者,不是川普肚子里的蛔虫,无法感知川普心里想什么、以及他和习近平之见的超越语言的交流,那么他的很多描述也只是他的臆想,并不一定是真相。

以小编的人生经验:人都是有多重面孔的——一个公众面孔,私下对不同的人还有不同的面孔。这就是人性……无可厚非。所以现在的世界,信誓旦旦的政客大多是装出来的,而川普好就好在不装。

川普自称其最大的天赋就是做交易。所谓天赋就是上天赋予的才能。老天爷之所以让川普做美国总统又给他这样的才干,自有安排。他和习近平是什么缘分(两人生日只相差一天,估计也不是偶然),我们肉眼凡胎也看不出来。

博尔顿和曾经被川普逐出白宫的班农有类似的抱怨,即川普“没有策略”,只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倒挺喜欢川普这一点,因为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感觉对了就足够了。

总之,如果只从人的表面看川普的言行,估计会大跌眼镜。如果从信神的角度来看:只要川普是奉天意履誓约,就会成功,反之就会碰壁。如果天意是要灭中共,不是让政客做反共表演,那我们再审视这篇文章,看看川普是否兑现了他对上帝的承诺吧。习近平也一样。】

博尔顿:川普对华政策的丑闻

——总统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恳求帮助以对付国内政治,将自己的连任置于国家安全之上,并无视北京的人权侵犯行为。

四十多年来,美国的对华战略建立在两个基本命题之上。第一,中国经济将因市场化政策带来的日益繁荣、更多的外国投资、与全球市场不断加深的相互联系以及对国际经济准则的更广泛接受而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就是这一评估的顶点。

第二个命题是,随着中国国民财富的增加,中国的政治开放度也必然会增加。随着中国变得更加民主,它将避免对地区或全球霸权的竞争,国际冲突的风险(热的或冷的)将会消退。

这两个命题从根本上说都是错误的。加入WTO后,中国的做法与预想的完全相反。中国在这个所谓的自由贸易机构中,与该组织博弈,推行重商主义政策。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强迫外国企业转让技术,继续以专制的方式管理经济。

在政治上,中国远离民主,而不是走向民主。在习近平身上,中国现在有了自毛泽东以来最强大的领导人和最集权的政府。大规模的种族和宗教迫害仍在继续。同时,中国建立了强大的进攻性网络战计划,500年来首次建立了蓝水海军 (Blue-water navy),增加了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武库,等等。

我认为这些事态发展对美国的战略利益以及我们的朋友和盟友都是一种威胁。奥巴马政府基本上是坐视不管,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

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在某些方面体现了美国对中国的日益担忧。他体会到一个关键的道理,那就是政治军事力量要靠强大的经济来支撑。川普经常说,阻止中国以美国为代价的不公平的经济增长,是在军事上打败中国的最好办法,这是基本正确的。

但真正的问题是川普如何应对中国的威胁。他的智囊团严重分裂。政府中有像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这样的 “熊猫抱团者”;有像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这样不含糊的自由贸易者;也有像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这样的对华鹰派。

2018年4月我成为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后,我的角色是最徒劳的:我想把中国的贸易政策纳入更广泛的战略框架。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口号,呼吁建立一个 “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但口号不是一种策略,我们挣扎着避免被吸进中美贸易问题的黑洞。

贸易事务的处理从第一天开始就完全混乱。川普最喜欢的做法是,把小部队聚在一起,在椭圆形办公室或罗斯福厅,把这些复杂的、有争议的问题争论出来。一遍又一遍,同样的问题。不解决,甚至更糟糕的是,一天一个结果,几天后就会出现相反的结果。整件事让我头疼不已。

2018年11月中期选举在即,中国贸易方面进展不大。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了下个月即将到来的布宜诺斯艾利斯20国集团峰会,届时习近平和川普可能会亲自会面。川普把这看作是他梦寐以求的会议,两个大佬聚在一起,把欧洲人撇在一边,切磋一下。

会出什么问题呢?在莱特希泽看来,太多了。他非常担心川普一旦脱缰,会送出多少东西。

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晚宴上,习近平首先告诉川普他有多棒,铺垫得很厚实。习近平稳稳地读着便签卡,毫无疑问,所有的便签卡都是事先认真拟定好的。川普信口开河,美方没有人知道他从一分钟到下一分钟会说什么。

其中一个亮点是,习近平说要和川普多合作六年,川普回答说,大家都在说,应该为他废除宪法对总统的两届任期限制。习近平说,美国的选举太多,因为他不想从川普身上转过来,川普赞同地点点头。

习近平最后转入实质,阐述了中国的立场。美国将收回川普现有的关税,双方将不进行竞争性货币操纵,并同意不进行网络窃取(真周到)。习近平表示,美国应该取消川普的关税,或者至少同意放弃新的关税。习近平说:”人们期待着这一点。”那一刻,我担心川普会直接答应习近平布置的一切。

川普差一点,单方面提出美国的关税将维持在10%,而不是像他之前威胁的那样上升到25%。作为交换,川普只是要求增加一些中国农产品的采购量,以帮助拉关键的农业州选票。如果能达成一致,美国的所有关税都会降低。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川普问莱特希泽是否有什么遗漏,莱特希泽尽其所能让谈话回到现实的平面上,把重点放在结构性问题上,并撕毁了中国的提案。川普最后表示,莱特希泽将负责交易的制定,贾里德-库什纳也将参与其中,这时所有的中国人都兴奋起来,笑了。

决定性的一幕出现在2019年5月,中方违背了新兴协议的几项关键内容,包括所有结构性问题。对我来说,这就是中国根本不认真(谈判)的证明。

6月18日,川普与习近平通电话,这距离今年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仅一周多的时间,他们将在那里举行下一次会晤。川普首先告诉习近平他很想念他,然后说他参与过的最受欢迎的事情就是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这对他的政治上会有很大的好处。

6月29日在大阪的会晤中,习近平对川普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他说,一些(不具名的)美国政治人物呼吁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习近平的意思是指民主党人,还是指我们坐在美国这边的一些人,我不知道,但川普马上就认为习近平是指民主党人。川普赞许地说,民主党人对中国有很大的敌意。随后,川普惊人地将话题转到了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上,他暗指中国的经济能力,并恳请习近平确保他能获胜。他强调,在选举结果中,农民和中国增加购买大豆和小麦的重要性。我本想把川普的原话印出来,但政府出版前的审查程序决定不能印。

随后,川普又提出了上个月贸易谈判破裂的问题,敦促中国回到其收回的立场,达成有史以来最激动人心的大协议。他提出,对于剩下的3500亿美元的贸易不平衡(按川普的算术),美国不会征收关税,但他又回到了敦促习近平,让他尽可能多地购买美国农产品。

习近平同意我们应该重启贸易谈判,对川普作出不征收新关税的让步表示欢迎,同意双方谈判团队优先恢复农产品讨论。”你是三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领导人!”川普欣喜若狂,几分钟后,他将这句话修正为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

在我辞职后,随后的谈判确实在2019年12月宣布了一项临时 “协议”,但其中的内容并不尽如人意。

川普与习近平的对话不仅反映了其贸易政策的不协调,也反映了川普心中自己的政治利益和美国国家利益的交融。川普不仅在贸易问题上,而且在整个国家安全领域将个人和国家融合在一起。我很难找出在我的白宫任期内,川普有什么重大的决定不是出于连任的考虑。

就拿川普处理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通讯所带来的威胁来说。罗斯等人多次推动严格执行美国针对欺诈行为的法规和刑法,包括两家公司藐视美国对伊朗和其他流氓国家的制裁。华为和中兴等中国 “公司 “最重要的目标是渗透到电信和信息技术系统,特别是5G,并将其置于中国的控制之下(当然,这两家公司对美国对其活动的定性有异议)。

而川普则认为这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政策问题,而是向习近平做出个人姿态的机会。例如,2018年,他推翻了罗斯和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处罚。2019年,他提出,如果华为在贸易协议中有所帮助,他就会撤销对华为的刑事起诉——当然,这主要是为了让川普在2020年连任。

这些和无数其他与川普类似的对话形成了一种根本无法接受的行为模式,侵蚀了总统职位的合法性。如果民主党的弹劾倡导者不是在2019年如此执着于他们的乌克兰闪电战,如果他们花时间更系统地询问川普在整个外交政策中的行为,弹劾结果很可能会有所不同。

随着贸易谈判的进行,香港对中国的欺凌行为的不满也越来越大。一项引渡法案提供了导火索,到2019年6月初,香港发生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我第一次听到川普的反应是在6月12日,听说约有150万人参加了周日的示威活动。”他说,”这是一个大问题。但他马上又说,”我不想参与”,”我们也有人权问题”。

我希望川普能把香港的这些发展看作是给他对中国的筹码。我早该料到。同月,在中国天安门广场屠杀民主示威者30周年之际,川普拒绝发表白宫声明。”那是15年前的事了。”他不准确地说。”谁在乎呢?我想做成交易。(其它)我什么都不想要。” 就是这样。

北京对维吾尔族公民的镇压也在迅速进行。川普在2018年白宫圣诞晚宴上问我,为什么我们要考虑制裁中国对维吾尔族的待遇,维吾尔族是一个主要居住在中国西北新疆省的穆斯林民族。

在2019年6月二十国集团大阪会议的开幕晚宴上,在只有翻译在场的情况下,习近平曾向川普解释了为什么要在新疆基本建设集中营。据我们的翻译说,川普说,习近平应该继续建设营地,川普认为这正是正确的做法。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亚洲高层幕僚博明告诉我,川普在2017年11月访华期间说过非常类似的话。

川普在台湾问题上特别不善言辞,他听信了那些靠中国大陆投资发财的华尔街金融家的话,川普最喜欢的一个比较是指着他的一根彩笔尖端说:”这是台湾”,然后指着椭圆形办公室里历史悠久的坚毅桌说,”这是中国”。美国对另一个民主盟友的承诺和义务不过如此。

中国更多的雷声是在2020年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时候传出来的。中国隐瞒、编造和歪曲有关该疾病的信息,压制医生和其他人员的异议,阻碍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机构获取准确信息的努力,并积极开展造谣活动,试图辩称新的冠状病毒并非源自中国。

在川普的回应中,有很多值得批评的地方,首先是政府早期毫不留情地断言这种疾病已被 “控制”,对经济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川普反射性地试图说服自己摆脱任何事情,甚至是公共卫生危机,只会削弱他和国家的信誉,他的声明看起来更像是挽回政治颜面,而不是负责任的公共卫生建议。

然而,其他对(川普)政府的批评则是轻率的。其中一个投诉针对的是我在白宫的头几个月对国家安全委员会人员配置进行的总体精简。为了减少重复和重叠,并加强协调和效率,将国家安全委员会处理全球卫生和生物防卫问题的局的职责转到处理生物、化学和核武器问题的局,在管理上是有道理的。生物武器攻击和大流行病可能有许多共同点,应对这两种威胁所需的医疗和公共卫生专门知识是相辅相成的。在原全球卫生局工作的大部分人员只是调到了合并后的卫生局,并继续从事他们以前的工作。

国安委内部结构(调整)顶多是川普海啸中蝴蝶翅膀的颤抖。尽管白宫高层漠不关心,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还是在这场流行病中尽职尽责,远在川普3月之前就提出了关闭和社交疏远等方案。国家安全委员会生物安全小组完全按照它应该的方式运作。只是(椭圆形办公室的)坚毅桌后面的椅子是空的。

在当今2020年大选前的大环境下,川普的反华言论急转直下。川普在寻找中国贸易大单的过程中受挫,又非常害怕冠状病毒大流行对其连任前景的负面影响,现在他决定把责任推给中国,而且理由充分。他的行动是否能与他的言语相一致,还有待观察。他的政府已经发出信号,北京对香港异议人士的打压会产生后果,但目前还没有实际后果。

最重要的是,川普目前的对华(强硬)姿态能否持续到选举日之后?川普的总统任期没有哲学、大战略或政策的基础。那是以川普为基础的。这对于那些自信知道他在第二个任期内会做什么的人,尤其是中国现实主义者(China realists)来说,是值得思考的。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