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博尔顿事件看川普用人之道 Trump rebuts Bolton’s new book: nobody been tough on China like me

 

President Trump said John Bolton, his former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was ‘a disgruntled guy who made tremendous mistakes.’

PHOTO: JONATHAN ERNST/REUTERS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 (John Bolton)自从被逐出白宫后,从挺川变成反川了。他的新书即便被美国政府起诉违约也要坚持出版。6月17日,他在《华尔街日报》以《川普对华政策的丑闻》为题发表评论文章,概括了书中对川普(特朗普)的指控,其中主要包括川普对华政策不够强硬、曾求习近平帮他连任;以及川普毫无策略、惹其周围的大臣们都怨声载道,蓬佩奥甚至曾经私下给博尔顿递条子说川普满嘴胡话等。

6月17日晚上,川普接受了《华尔街日报》记者班德(Michael C. Bender)的採访,对上述指控做出了回应。他强调自己是对中国政府最强硬的总统,而奥巴马拜登时期对中共则是放任自流。此外,他和蓬佩奥关係很好,要博尔顿拿出纸条来证明「满嘴胡话」之说。

博尔顿一向被认为是个好战分子,说「鹰派」是好听而已。实际上,在他和其他「鹰派」的鼓动下,美国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理由是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武器,结果被证明是个大乌龙。因此,川普刚刚当选时,很多人并不看好博尔顿进入川普政府,因为他一贯的好战立场,是支持川普的自由派所无法容忍的。这些草根左派厌倦了美国当世界警察的角色,而川普的反战立场正好和他们契合。所以川普当初启用博尔顿是一招令人迷惑不解和有点吃惊的棋。下面川普的回答可以说解答了这个疑问。从中也让我们一窥川普的用人之道。

以下是《华尔街日报》记者班德采访川普的节选:

班德:说到中国,在约翰-博尔顿的新书中,有很多关于中国的内容,还有贸易。而且他提出了很多指责,说你在对待中兴通讯和华为的时候,优先考虑的是贸易而不是制裁。

川普: 看看我对华为的态度有多强硬。在华为问题上,没有人比我更强硬。看看华为的情况。我的意思是,我们已经说服了其他国家不要和他们做生意。不管是英国、意大利还是其他国家。我们可以给你所有的名单。从来没有人像我对华为这样对一家公司如此强硬。…… 所以,没有人像我这样对华为强硬,也没有人像我这样对中国强硬。现在,我不知道博尔顿说了什么。我还没有看到(他的书)。

而博尔顿是一个心怀不满的家伙,他犯了巨大的错误。他是中东政策的设计者之一。而我唯一喜欢博尔顿的是:每个人都认为他是疯子。坦率地说,当你和他走进房间, 你就占据了一个很好的谈判位置。因为对方会认为,如果约翰博尔顿在那里,你就会诉诸战争。他想和所有人开战——没有他不喜欢打的仗。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你知道,他和他所鼓动的人, 当他进入中东, 当他进入伊拉克,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是约翰・博尔顿(要打仗)。

他很想得到这份(白宫)工作。但他得不到参议院的批准,得到的是非参议院确认……他无法得到参议院确认的工作……我认为他是一个不满的员工。非常不开心,对离开很生气,他基本上是一个不得志而归的人。不乐意离开。他和我有很多政策上的纠纷。

而(被招进白宫)后的第一个月左右, 你知道,我问了他一个问题。我说:那么,你认为入侵伊拉克是正确的?他说:是的。就在那时我失去了他(闹翻了)。这还是在早期。这就是我失去他的时候。大部分的东西我都不同意他的,他是很多(出谋划策的)人之一。我喜欢听很多人的意见,然后做出正确的决定。

班德:你把他带进白宫之前没有问过他关于伊拉克的事? 他是否后悔(入侵伊拉克)?

川普:我对他的伊拉克政策了如指掌。但坦率地说,这并不重要。因为他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坦白说,参与伊拉克和中东事务的其他人也是如此。我从来不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而我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但当他告诉我,他仍然认为这是正确的,却无法解释给我——我说:解释给我听(为什么是正确的), 因为我不认为你可以。他也无法给我解释。于是我说:你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良好吗?还是因为你真的相信所以才这么说?他说:我真的相信。我说:那你就失去了我(的心),因为这是错的。

班德:你谈到了对贸易协议的看法,在冠状病毒事件后有了些许改变。

川普:对。

班德:博尔顿在书中说,你想解除对中兴通讯的处罚,作为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川普:嗯,他当时不在场。中兴通讯是我的交易。我对他们进行了罚款。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我基本上了结了他们。这是我。奥巴马没有这么做,是我(做了)。我了结了他们。然后我们和他们和解了。我们让他们做一个交易。相当短的时间后,他们支付了超过10亿美元的罚款, 并同意改革董事会和其他各种事情。所以,短时间内取得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交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是什么。然后马上民主党人说, 哦,你应该争取更多。我说,等等,这是我做的交易。是我了结了他们。迈克尔(班德)是多少来着,好像是12亿美元?

班德:我不太记得了。

川普:我(也)不记得了。我们会回去找的。好像是12亿美元。所以我了结了他们。他们支付了巨额的罚款。我不知道是多少。我想是超过十亿美金。然后他们就(重新)开张了。但我们也让他们改变了他们的董事会,我记得还有管理层和其他改变。所以中兴交易干的很漂亮。现在,像往常一样,民主党人,当你走进去,说 “嘿,我得到了10亿美元或什么…”

白宫新闻秘书Kayleigh McEnany更正:是13亿美元。

川普:13亿美元白白浪费了。听听这个:我基本上了结了他们。我说,我们不会再做生意了,我说,我们不打算做生意了。他们来问:我们怎么才能摆脱困境?我向他们要了很多钱。他们支付13亿美元和其他东西,不仅仅是13亿美元。然后民主党人说:哦,你可以得到更多。他们没做到。你明白吗?他们没有做到这一点。是我做的。所以我们拿到了13亿美元的罚款。这是一个惊人的交易。民主党会说……哪怕我得到了100亿美元的罚款,得到了2000亿美元,如果我最终以1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北京,他们(仍然)会说:“这笔交易还不够好,因为……。”因为这就是他们一贯的说法。

你做任何交易,他们都会说不够好。就像对警察一样。他们说,哦,你可以做一个更好的交易,你知道的。也许我也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班德:尤其是考虑到你在中兴通讯上的举动,博尔顿在书中说:你实际上是在祝福习主席继续为维吾尔族穆斯林建造集中营。

川普: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事实上,我批准了国会的一项交易——一项谴责,等等、等等。这已经完成了。都已经完成了。我已经签署了。是我批准的。这个交易最近来自国会,它一直在国会中进行。我(如果反对)可以很容易地把它取消,只需要声明我反对它。

班德:那是你今天签署的。

川普:不是,这在国会已经进行了很久。而且我本来可以与之抗争,而且会赢的。但我没有反对那个协议。

班德:博尔顿、蓬佩奥和彭斯都希望你制裁中国拘留这些少数民族的行为,但你不愿意。因为这会对贸易协议有影响吗?我猜我想知道的是,现在你对贸易协议的观点有点不一样了,你后悔吗?

川普: 不,我认为贸易协定是一个很棒的协定。但自从我们遭遇中国瘟疫后,我对一切与中国有关的事情都有了不同的感觉。而我对中国的态度一直很强硬。

博尔顿从来没有让我对中国征收关税。博尔顿从来不认为你能对中国征收任何关税。博尔顿没有经济意识。博尔顿从来不认为你能对中国征收关税。他们给了我们几十亿美金。我从中国收取的关税中给了我们的农民120亿和160亿美金,比这多得多。你明白吗?因为农民是(贸易不平等)的牺牲品。博尔顿从来没有想过你能得到——大多数人从来没有想过我能得到关税。我甚至,在交易中, 我们留下了很多的关税,大部分的关税,我想25%。没有人认为你可以做这样的交易。但是我们得到了交易,我们得到了关税。但自从我们被病毒袭击后,我对中国有了非常不同的看法。非常不同的观点。我的看法很不一样了。但没有人像我这样对中国强硬。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你看在奥巴马和拜登的领导下,他们逃脱了谋杀。这本该是……我对中国的所作所为早就该实施了。奥巴马拜登从来没有做……他们上台了,然后就是(任凭中共)掠夺。这是可怕的。他们应该做一些像我做的。但我们已经拿到了数十亿美元——并顺便说一句, 他们贬值他们的货币,为了支付关税。他们贬值了,他们出钱了,否则他们的产品就卖不出去,因为关税会让他们的产品太贵。但我们和中国做的交易是一笔好交易,但我(现在)的感觉不一样了。当我们被病毒袭击的时候,墨水还没干,我现在对这整个交易的看法就不一样了。我对与中国的关系的看法不同于(以前了)。

班德:我确实想问几个关于中国的问题。但还是要多问一个关于博尔顿的书(的问题),然后我再继续。蓬佩奥在这本书里有非常大的分量。博尔顿写道,蓬佩奥多次告诉他,他已经几近辞职。他说,在你与金正恩会面时,蓬佩奥给他递了一张纸条,说你满嘴胡话。

川普:谁满嘴胡话?

班德:你,先生。

川普:我怀疑。我对此表示怀疑。他有纸条吗?让我看看纸条。

川普:不,我对此表示怀疑。我与蓬佩奥的关系非常好。

班德:这正是我想知道的,这里面有很多关于蓬佩奥的内容,我想知道这是否是蓬佩奥的蒂勒森(前国务卿)时刻,当你和蒂勒森之间关系变得紧张时。

川普: 我和蓬佩奥之间没有紧张。不,我和蓬佩奥的关系非常好。

……

More at: https://www.wsj.com/articles/transcript-of-president-trumps-interview-with-the-wall-street-journal-11592501000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