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海东接受港媒专访“目睹反送中运动遭到打击犹如六四令人悲愤” Hao Haidong interviewed by Hong Kong media: “It’s sad to see the anti extradition campaign being attacked as if it were June 4”.

郝海东与妻子叶钊颖在西班牙举起中国护照。(苹果日报图片)
郝海东与妻子叶钊颖在西班牙举起中国护照。(苹果日报图片)  © 本文作者供图-苹果日报图片

作者: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RFI)中国足坛名将郝海东以及前中国羽坛一姐叶钊颖夫妻,今年六四31周年突然联袂在网上宣告与中共决裂,高喊“推翻中共”和“支持建立新中国联邦”对口号。有“郝大炮”称号的郝海东,这支大炮这次火力果然威猛,震撼了全球华人圈子。苹果日报报道,该报周末在西班牙专访郝、叶这双新婚夫妻,问他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郝说,去年10月他俩趁着到香港旅游,“亲眼目睹香港反送中运动,看到万计港人有序游行,却遭到港府和中共无情打击,犹如当年六四,令人悲愤”。他对中共形容为“没有人性的制度,是对人性的摧残”,也是他公开与这个政党决裂的原因。

事实上,郝对香港的印象一直很好,“港人在运动表现出来的理智和文明、对民主自由的执着追求,绝对令人赞叹。我可以说,香港是我心目中的圣城”。

根据报道,在访问中,郝对中共这个政党和其体制,从他10岁成为八一少年队球员、18岁正式加盟八一队之后,已经有深刻认识和感受,“不管谁进了这个体制,都难逃一劫,不是被其吞噬,就是会为虎作伥”。

以下是苹果日报报道郝海东接受访问的节录,妻子叶钊颖在已个半小时的访问中在旁只是微笑点头。

“去年10月我和钊颖到香港旅游,住了几天,我们有幸亲眼目睹香港反送中运动,看到香港市民为争取民主自由,与港府和中共抗争,看到数以万计的香港市民有序示威游行。他们只是为了表达诉求,却遭港府和中共无情打击,有如当年六四,令人悲愤。

“31年前六四事件我在北京,但没有亲自参加,我只能说我支持学生。去年香港反送中我们亲身目睹,那么多学生参加游行,跟当年六四北京学生争民主自由不同,香港学生本来就生活在民主自由制度,是中共要(活)生生剥夺他们原有的东西,迫使他们走上街头。

“香港人和平示威表达诉求,中共拒绝听从,现在更要推『港版国安法』,这明显违背《中英联合声明》,违背邓小平制订的『一国两制』。中共竟宣称《中英联合声明》『过时』,公然违背国际契约精神,这样的政权最终要遭文明世界唾弃。

“香港反送中运动是中共在回归后一点一点蚕食港人的民主自由、要把独裁政权的价值观强加港人头上,香港人不满情绪终爆发。香港人在运动中表现出来的理智和文明,对民主自由的执着追求,绝对令人赞叹。我可以说,香港是我心目中的圣城!”

“我10岁成为八一少年队球员,18岁正式加盟八一队,那时我已对这个体制有认识。加入国家队后十几年来,我对中共体制的感知更是刻骨铭心。那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制度,是对人性的摧残。不管谁进了这个体制,都难逃一劫,不是被其吞噬,就是会为虎作伥。

“在这个体制下,你赢了球什么都好,你若输了球,就是无休止的开会、检讨,什么你头发太长了、晚上睡觉晚了,甚至连听邓丽君的歌都成了罪名,因为那属于『糜糜之音』!

“我18岁那年,他们(领队官员)忽然跟我说:海东,你是优秀团员!我很愕然:我什么时候加入共青团了?他们一听我连团员都不是,『好吧,那你就入党吧!』可见他们对政治荣誉的随意性。

“前几年澳洲举行的亚洲杯,我任解说员,其间我说足球踢得好坏,不是思想正确就可以,要有体能、技术等,这就是普世价值。没想到马上就有人警告我:『海东,别说了,这个不可以说!』我很惊讶。好吧,你们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说,那我闭嘴,下半场赛事我一句也不说,让你们操心去吧!”

“我在国家队任主力前锋,早年每次外出比赛,领队都会告诫大家,入住酒店不能拨打长途电话,但他们偷偷告诉我:『海东,电话你随便打,吃饭随便签单。』这些特权只有我一个人,也就是说,只要你能拿金牌,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最可怜、可恨、可悲。运动员只是官员手中升官进爵的工具。

“我再举一个例子。曾经是亚洲无差别级举重冠军才力,曾打破亚洲纪录,获得20多个冠军,被称为『亚洲第一力士』。但退役后没人理睬,连看病也没保障,33岁就死了,留下妻子和一个未成年孩子,穷困潦倒。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体育界,太多了!

“我和小叶(妻叶钊颖)没有生存问题,我们在这里(西班牙)衣食不忧,日子过得很好,但是想起不少穷困潦倒的同行,我们还是感同身受,不寒而栗。

“还有,共产党处理六四问题,以及文革整死那么多人,现在连提都不让提。改革开放40年了,现在又要人民摆地摊过日子,你说这是共产党应有的吗?体育界为拿奖,擅改运动员年龄,造假成风。这些都是我看不惯、要跟中共决裂的原因!”

“我们公开宣言第三天,儿子(郝润泽)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被塞尔维亚球会解聘了。我不知道事情是否与我有关,但我还是跟儿子说抱歉,因爸爸的事情影响到你。儿子说:『没关系,爸爸。我不是因踢得臭被具乐部炒,而是因为你,因为你说的那些话我被炒,只要你说的都是真话,你放心爸爸,我支持你的选择!

“对儿子的理解,我感到很欣慰。我相信我们给孩子做了应该做的,真实、真诚、不造假。儿子今年23岁,女儿20,加上钊颖的女儿17。孩子们都很懂事。这也说明人一旦有了阅历和见识,向往自由、向往尊严的决心没有人能抹杀。

“要做一个好人,坚持做人的良心,要讲真话,做实事,这些就是我们要给孩子留下的品德,有这些品德在,邪恶一定不会战胜他们,人生一定圆满。

“我们从来没跟孩子们说过会留给们多少财富,我们经常教育他们,要靠自己的努力创造人生,实现理想。我相信只要润泽生活在一个法治地方,只要他有本事,就不会被埋没。他可以选择另外的具乐部踢球。我相信是金子就会发光。”

“你问我还敢不敢回国,我们当然不会傻到自投罗网的地步。只要中共不倒台,只要那个邪恶政权还在,我们就不会回去。中共表面不在意我们跟他决裂,实际上非常紧张,我们俩在内地网上所有讯息全部删除,连百度都无法搜到。可见他们心虚。

“至于共产党会不会拿我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问罪,会不会没收我们在国内的财产,报复我们?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搞株连是他们本质所决定的。我们没办法阻止。但我们相信,共产党若这样做等于在世人面前再次曝光其邪恶的本质,让世界再次目睹中共丑行。

“我们在这里(西班牙)不会担心生计问题。因我们还有能力赚钱,可以重操旧业。我可以当教练,钊颖可以出去打羽毛球,共产党不要以为断绝我们与内地的联系,就能从经济上卡我们的脖子,让我们在海外无法生存。他们那是做梦。”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