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大会出现空位,民主党称是抖音搅局,川普阵营否认:都怪病毒和抗议者 Trump campaign rejects claims that TikTok, K-Pop fans sabotaged rally

川普(特朗普)竞选大会一向以座无虚席、乃至很多粉丝不得不被拦在场外的人气而著称。但是星期六(20日),自从爆发冠状病毒疫情后川普首次返回竞选活动舞台的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Tulsa)造势大会却出现了空座位,让其对手幸灾乐祸。

民主党高层透过《纽约时报》、CNN的报道发出这样的理论:是青少年活动家破坏了川普塔尔萨市竞选集会的上座率。以推出「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而著称的30岁纽约州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以下简称AOC)特别声称,青少年在网上预订了大量塔尔萨活动的门票,然后不去,让其他人也无法参加。AOC在推特上给川普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写道:「其实你们被TikTok上的青少年搅局了。」

塔尔萨消防局发言人周日告诉福克斯新闻网,消防局的记录显示,周六晚在BOK中心举行的集会,只记录了不到6200张扫描过的票。这个数字不包括川普团队的工作人员或私人包厢,这些包厢已被全部预订。总统和他的竞选活动曾宣传收到100万张订票需求,该场馆的容量为1.9万人。

对此,川普竞选团队在几个小时内做出了回应,称媒体是传播谣言的同谋,而抗议者和冠状病毒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帕斯卡尔周日反驳说:「左翼分子和网络喷子欢庆胜利,认为他们以某种方式影响了集会的出席率,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我们的集会是如何工作的……那些兴高采烈地写TikTok和K-Pop粉丝(搅局)的记者,没有联系我们竞选团队发表评论,作风不专业,是心甘情愿被骗的骗子。」

帕斯卡尔继续说道:「登记参加集会意味着你已经用手机号码进行了RSVP(预约)。我们在计算可能的与会人数时,不断剔除假号码——就像我们在塔尔萨集会上(统计)的数万人一样。这些虚假的票务请求从来没有纳入我们的考虑范围。这种企图黑我们的蹩脚行径蠢就蠢在(不知道)我们每次集会入场方式都是先到先进,不需要事先登记。」

川普竞选团队说,出席率低迷的真正原因显而易见。

「事实是,一周来,假新闻媒体警告人们为防冠状病毒和抗议者而远离集会,再加上最近美国城市到处着火的图像,对人们带着家人和孩子参加集会产生了真正的影响,」帕斯卡尔说:「MSNBC等媒体报道显示抗议者甚至一度封锁了集会的入口。对于媒体来说,现在庆祝他们帮助创造的恐慌是令人厌恶的,但也是(他们)典型的(做法)。而且这让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我们还要为媒体采访做认证,而他们却没有尽到专业人士的职责。」

尽管有诸多左翼媒体报道声称抖音和K-Pop粉丝成功破坏了川普集会的上座率,但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社交媒体用户影响了这次集会。

「文章甚至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只是说一群青少年说他们毁坏了集会,而《纽约时报》的记者/编辑就相信了他们的话,」《华盛顿观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的乔·加布里埃尔·西蒙森(Joe Gabriel Simonson)提到《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时说:「标准越来越低。」

一些川普支持者表示,新闻报道中预期的高上坐率反而让他们止步不前。

「我整整一个星期都在试图获得川普集会的门票,但无法获得其竞选团队的回应。我住在距离塔尔萨几分钟路程之内,」俄克拉荷马州奥克马(Okemah)居民杰基·约克(Jackie York)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福克斯新闻网说:「当他们开始播放晚间新闻片段,显示人们在外面露营参加集会时,我决定不和『几十万』人打仗了,我以为要进去得打仗。 我们没有票。 我的牧师也想去,但在网上买不到票。 我们今天很难过,错过了机会。」

川普2020年竞选活动发言人蒂姆·马陶(Tim Murtaugh)重申了帕斯卡尔关于示威者干扰的说法,指出大群抗议者聚集在场馆外,制造了威胁恐吓的气氛。

电视画面显示,在集会期间,塔尔萨BOK中心的上层座位大部分仍然是空的,在低层座位区也能看到有空位。

AOC声称,青少年「用假票预订淹没了川普竞选,引诱你们相信有一百万人在冠状病毒流行时想要听白人至上主义者公开演讲,足以充斥一个大会场。」她还补充道:「向Zoomers们(90后和00后)致敬。你们都令我自豪。」

在另一条消息中,AOC感谢了「K-Pop盟友」:「K-Pop盟友,我们看到并感谢你们在争取正义方面的贡献。」

据CNN报道,一名爱荷华州妇女上周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鼓励人们参与所谓的骗局:「我们都想看到这个19000个座位的礼堂几乎没有人或完全空着的人,现在就去预订门票,让他一个人站在舞台上,」这名叫Mary Jo Laupp的女子告诉她的TikTok粉丝。

据《纽约时报》报道,骗局在社交媒体上迅速传播,主要是通过TikTok——数以千计的TikTok用户转发着类似的消息。26岁的YouTube播主伊莱亚·丹尼尔(Elijah Daniel)告诉《纽约时报》说:「K-pop Twitter和Alt TikTok有一个很好的联盟,他们彼此之间的信息传播非常快。他们都知道(社交媒体的)算法,以及如何推广视频以达到他们想要的位置。」

《纽约时报》报道称,许多参与所谓骗局的人在24至48小时后删除了他们的帖子,以防止他们的计划泄露到主流社交媒体上。「这些孩子很聪明,他们什么都想到了,」丹尼尔告诉《纽约时报》说。

据Vulture.com报道,K-Pop活动家此前也参与了「黑人命贵」(Black Lives Matter)的筹款、打击Twitter上的种族主义、以及干扰破坏达拉斯警察局寻求目击者的软件等活动。

原载福克斯新闻网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