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重磅披露中共如何渗透不知情的川普阵营 Political Donors Linked to China Won Access to Trump, GOP

6月23日,《华尔街日报》在网站头版以《与中国(政府)有关的政治捐款人接触到川普和共和党》为题,详细描述了涉嫌和中共相关的美国华人如何积极接触并渗透支持川普的共和党阵营。被点名的若干人物中,华人比较熟悉的恐怕要算曾经组织“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又译作“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的王湉(David Tian Wang)。

文章说,据与王湉一起工作的人说,2016年大选后不久,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的官员与挺川活动组织者王湉取得了联系。根据《侨报》等中文媒体报导,王湉是中国籍,拥有美国绿卡,他是“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的创办人,并与中共支持的加州华人社团有长期关系。

王湉的政治团体的前成员陈某(Lance Chen)说,中领馆要求王在川普执政期间帮助为中国游说。陈先生说,王湉试图招募他进行游说工作,但他拒绝了。

以捐款当敲门砖

加州州商业记录显示,王湉不久后被列为一家新注册的游说公司Wang & Ma Government Relations LLC的首席执行官。另据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开的记录,他还向“川普胜利”筹款委员会(Trump Victory fundraising committee)捐款15万美元。外国政府的游说者必须在美国司法部注册。但《华尔街日报》文章说王湉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司法部的外国代理数据库中。

试图川普政府对华政策

文章说王湉成了共和党圈子中的常客,还说美国的中文媒体中引用了王先生的话,说他利用川普的竞选活动来推论认为美国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的军事部署是浪费金钱。

根据《侨报》2017年3月22日刊登的一篇对王湉的专访:作为顾问团成员,王湉说他们每年有4次机会和川普见面沟通,不过他们可以通过写文章的方式提建议,“在助选期间,我们曾撰写文章给川普团队,表示在南海问题上,不支持帮助菲律宾”。

另据“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成员“潘泽康”2016年9月18日在观察者网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说:助选团给川普提供的南海政策建议从分析中国的反航母能力入手,首先详细阐明了假如美国与中国开战,代价将会极其高昂。而后,通过论述中国近二十年来在外交上心态的演变,说明美国外交界如果仍然以一种高高在上、教训的态度对待中国,对于解决南海争端并没有好处。

他还写道:美国的NBC、NPR、洛杉矶时报,中国的新华网、人民网、新浪、腾讯都曾采访、报道“华裔北美川普助选团”。而助选团本身,在积极支持川普的同时,也大胆的向川普团队提出了自己的诉求。这些,与传统上不积极参政、不愿意发表自己的意见、甚至显得有点儿怕事的美国华人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华尔街日报》请求王湉置评时,他没有回答具体问题,而是在一条短信中回说:“我与中国政府没有关系,也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他补充说,他热爱中国和美国,并相信共和党的立场。

川普不知情 共和党立即切割

知情人士说,2017年5月,王湉应当时的加州委员会主席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的邀请参加了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领导人会议。该会议只限于受邀请的人。这次聚会旨在为川普就职后规划共和党以后的道路。

加州共和党委员会在回应《华尔街日报》的询问时表示,它已指示斯蒂尔先生与《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确定的几个涉嫌和中共相关的人断绝关系。

“尽我们所能保障我们的政治不受外国非法干涉是很重要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在回答问题时说。它还说他们不会返还报道中确认的几个人为接触川普总统和其他官员而提供的捐款,因为它不认为这些捐款违反了竞选资金法。

另外,斯蒂尔先生本人说,声称他曾经为中共提供任何帮助的指控是“虚假的、诽谤性的和攻击性的”。不过他也没有回答具体问题。

《华尔街日报》文章说:没有迹象表明川普总统知道这些政治捐款。白宫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一共捐了多少?

在川普总统任期的前半段,《华尔街日报》查明的大部分政治捐款(至少45萬)都流向一个名为“川普胜利”(Trump Victory )的筹款委员会。这些捐款是2017年中最大的几笔,当时川普政府正在计划其对华政策。不过该委员会自川普上任以来已经筹集了1.9亿多美元,这些钱现在看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了。

参与其中的中国公民表示,他们并不是代表中国政府行事,而是出于个人原因或在商业上寻求与川普接近。中国政府没有回应《华尔街日报》的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也没有回应。

实际上,王湉接近共和党人远早于2016年大选。当加州共和党议员夏乐伯(Bob Huff)夫妇带领华人抗议臭名昭著的SCA-5时,他就是一个积极的组织者。紧随其后的则是老牌亲共侨领张素久(Sue Zhang)。

通过组织华人维权脱颖而出

除了政治献金,为华人维权也是中共贿赂人心的主要手段之一。根据王湉2017年接受《侨报》专访的自述,他在美国正式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或抗争活动从2006年就开始了。

他说:我在美国参与和组织华人维权行动或抗争活动始于2006年,开始规模比较小,少时只有5-10个人,多时有20-30个人,2013年以来规模才越来越大,具体内容包括为中国维权和为美国华人维权的活动,并取得初步成效。在为中国维权方面,包括抗议菲律宾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的黄岩岛,抗议日本以国家名义收购钓鱼岛,并对其国有化。如果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是中国公民,我有权利这么做。在为美国华人维权方面,主要包括在2013年,美国广播公司(ABC)发生辱华事件,我奋起组织抗议,最后迫使ABC公开道歉;2014年,我组织领导加州华人抗议SCA5提案,最终迫使加州议会同意搁置该提案;2016年初,我为“梁彼得案件”中的当事人受到歧视和不公平对待而发动“二二零抗议”大游行,最终争取到法官对梁彼得的宽大和公平处理,从监禁15年改判为监禁5年,缓刑5年,并罚到小区做800小时义工。

关于组建“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王湉则这样回答不能总是运用抗议的方式为华人维权,有时候抗议也不能发挥作用,必须寻找新的路径。2016年是美国大选年,于是我开始酝酿如何动员美国华人积极参与选举政治。早在2015年6月我就开始公开支持川普竞选美国总统。我组建了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CAFT)。成立之初,该组织只有三个成员,最后发展到8000多名正式会员,其中99%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而且该团体的成员大多数是华人女性,可谓“女多男少”,年龄主要分布在30-65岁之间。她们绝大多数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从中国大陆移民美国。她们受教育程度高,英文好,专业好,多在大公司工作,因而收入高,社会经济地位高,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他们优越的社会经济地位使她们充满自信,不再像老华人那样害怕白人,而是敢于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敢于积极参政,与白人主流社会竞争。在此次大选中,她们根据自身的利益诉求――支持减税和教育公平、反对滥用福利政策、反对非法移民、反对跨性别厕所法案等,强力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

如此活跃的王湉,一度被认为是张素久的接班人。2008年《洛杉矶时报》的一篇报道详细说明了为什么争取No.1(侨界老大)的地位对这些亲共侨领很重要:随着中国四川大地震的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南加州中国大陆侨界的三位领袖也在忙着动员赈灾。张素久(Sue Zhang),一位年逾七旬的社会活动家,协助组织了在圣盖波里教会剧院举办的赈灾义演。张的父亲是著名的共产党革命时期的一位将军。陈军(John Chen),一度是中国的一名地方官员,现在安大略从事家具生意,组织了在蒙特里公园的户外剧场的烛光悼念守夜晚会。程远(John Cheng),一个说话轻声的全路面摩托车制造商,宣布在华文媒体上启动捐款。他们都说,他们帮助捐款超过四十万美元。他们也提升了他们的个人声誉。

在过去的几年里,张素久,陈军和程远一直在为谁将是No.1处于政治争夺的漩涡。这个位置一直为中国人社区的心目中具有神奇的吸引力。尽管这是个谜样的位置根本就不是一个官方的位置,但有些人他把描绘成扮演连接中国政府与在美国的中国移民之间的有桥梁作用的大使般人物。这个位置的取得不是靠钱买,也没有清晰的产生的程序,但却留下很多伤痛。为了被大家认可或接受是侨界老大,这个人必须要有与共产党政府有强有力的纽带,而且还要被认为是在美国的大陆华人社区领袖,尽管这个社区对中国政府的支持的态度大相径庭……(翻译自:http://situ8mouth.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html)

10多年过去了,张素久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后来者则前仆后继继续争夺侨界老大的地位。为此,洛杉矶的大陆侨团曾一度传出王湉是“王岐山侄子”的乌龙和内讧。

带领和中国政府有关人员接近共和党和川普

回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陪同王湉出席2017年在圣地亚哥举行的共和党领导人会议的还有三名与中国政府有关的人。第一位是赵刚(Zhao Gang),中国官方网站称他是中国科技部的研究员,专注于国家安全、科技外交和其他问题。见过赵的人说,赵先生的工作使他与中国共产党高层联系在一起,包括习近平主席的亲信。

另一位是唐本( Tang Ben),他是在中国出生的美国公民,曾在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China Strategic Culture Promotion Association)担任执行委员会成员,该协会是一个不透明的组织,中共媒体称其就安全问题向中国领导人提供建议。其秘书长是退役少将罗援,因其对美国的鹰派姿态而为美国官员所知。

第三位是李肃(Li Su),他是一位有政府关系的商人,曾与中国副总理的一位知名前助手密切合作。

赵先生和李先生出席共和党领导人活动是不寻常的,因为联邦选举规则不允许外国公民在美国政治委员会的决策中扮演任何角色。

赵先生说,他的参与是出于“学术兴趣”,中国政府没有为此提供任何资助。李先生还说,他是以个人身份参加的。

这三个人之前曾一起出现在中国举办的一个活动上。2016年9月,赵先生、唐先生和李先生参加了一次被称为美中安全对话的闭门会议。根据一项活动计划,他们是一个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其中包括一名强硬的军事战略家和中国军方控制的一个研究中心的领导人。一位身穿毛泽东西装的老者率领中方代表团,与会者被告知他是习主席的私人顾问。

美方与会者包括时任杜鲁门国家安全项目首席执行官的迈克尔-布林(Michael Breen)和一位名叫韦尔顿-张(Welton Chang)的前国防情报局官员。他们说,在整个三个小时的会议中,中方与会者表示希望川普先生如若胜选能让美国在亚太地区缩减势力。

两位美国与会者表示,他们担心这次活动是为了让中国情报部门了解他们。张先生说,他向美国情报部门报告了这次会议。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说,参加圣地亚哥共和党会议的这些与中共相关的人士并没有与那里的共和党领导人有任何有意义的互动。不过,它表示,已经禁止他们参加未来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活动。

该委员会还表示,它现在已经收紧了对此类会议嘉宾的政策,实际上排除了外国公民,并且它已经切断了与“北美华人川普助选团”创办人王湉的联系。

斯蒂尔先生说,他没有“向赵先生、唐先生、李先生或王先生收钱,也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资金”。但他没有解释当初为什么邀请这些人参加共和党高层会议。

根据圣地亚哥会议的视频,赵先生、唐先生和李先生向包括退休的罗将军在内的一批中国政治人物介绍了他们与共和党高层的接触情况。据视频显示,李先生说,川普先生的当选可能证明中国的胜利。

2017年6月,“川普胜利”筹款委员会从唐先生和他的妻子那里获得了合计30万美元的捐款。这些捐款让唐先生有资格参加了在华盛顿川普国际酒店举行的募款活动,会上他带领其他中国客人与总统见了面。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显示,唐氏夫妇的捐款是“川普胜利”在2017年收到的最大捐款中的两笔。

唐先生在一家中国报纸的评论中把这次访问描述为中国的基层外交。他写道,与总统互动 “可以帮助找到美中技术贸易自由化的突破口”。

在一个中国社交媒体账号上,他发布了自己在白宫的照片:“如果中国人想超越美国,就必须学习美国。”唐先生写道。

《华尔街日报》通过一个中国手机号码联系到唐先生,当得知来电者是记者时,唐先生挂断了电话。此前,他的妻子在一次简短的采访中说,她的丈夫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她对任何政治捐款都不熟悉。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证实,陪同唐先生参加2017年筹款活动的是来自中国科技部的赵先生,另外还有一家中国军事通信和卫星设备生产商华讯方舟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根据华讯母公司网站上的描述,这位高管吴冠生告诉川普,中国科技公司渴望在美国投资。

该网站说,在吴先生访问华盛顿前不久,吴先生在北京和当时的统战部负责人会过面。

吴先生的公司说,当他被邀请时,他并不知道那次华盛顿川普国际酒店举行的活动是一次募款活动。他只不过试图打开和美国做生意的大门。

https://www.wsj.com/articles/political-donors-linked-to-china-won-access-to-trump-gop-11592925569?mod=hp_lead_pos5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