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淀居民楼被封死 当局兴师动众引猜疑 Beijing’s Haidian residential building was sealed off amidst coronavirus panic

RFA)北京第二波新冠疫情爆发已经两个星期。官方一方面引导官媒淡化疫情,另方面采取严厉措施,有居民楼大门被铁皮封死,阻止住户出入。截至目前,北京确诊新冠住院患者两百多人,当局却从武汉调派七十名医务人员,又从江苏、河南等四省抽调疾控中心人员数十人到北京,引人猜疑。

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表面上有所控制。据官方公布中国内地本周二(23日)增12例新冠肺炎,其中北京7例及河北2例本土病例。另外3例由境外输入,分别在上海有2例、陝西1例。与外国相比,中国的疫情数字明显给人“控制疫情有方”的印象,但是由民间发出的信息披露,当局正不惜代价把居民楼大门封死,阻止被感染者离家。

境外社交媒体推特消息说,北京某小区因爆发严重疫情,为阻止疫情扩散,干脆将出现疫情的单元楼门完全焊死,不让里面人出行。网友质疑,这样做恐怕造成人道灾难,一旦有火灾或其它灾难,里面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海角子村委会贴出通告。(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网络活跃人士王爱忠对本台说,他所看到以及了解的北京疫情,并非官媒报道的那样让人乐观:“看起来情况并不是官方媒体公开报道的那么乐观,比如报道的案例不多。如果说仅仅是官方报道的数据,他并不需要采取这么严厉的措施,甚至封闭小区。”

北京学武汉封死大门不准出入

网民发布的一段视频和图片显示,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70号院520号楼爆发严重疫情,穿橘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在穿白色防护服人员的协调下,把一栋住房的单元楼门完全焊死,以阻止楼内居民出行。图片中,一住户把头伸出窗外向下看。

武汉居民张先生对本台说,北京警方的封门手段是从武汉学来的:“伟大的帝都北京,一切皆有可能发生。而且我比较相信这个视频,这些事情(封门一幕)我们这里天天在上演,但是封面可能也是无奈之举,没办法。因为他们(政府)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管控疫情。希望别人抄作业,但是他自己都抄不清楚。”

有网民说,当局封门是想让屋内的人自生自灭,扛不过去,就等着来人收尸。没有医疗,没有救助。之前武汉人就是这么来的。武汉网民将该市汉阳区锦绣长江社区一栋业主被困屋内的求救语音发到网上。该名有发热症状的妇女哭诉说,她被困在屋内缺水,缺少食物:“我也打过110(报警电话),12345(市长热线)也是叫我找社区,社区人员总是一个字,叫我‘等’,说是‘上报了,上报了’,我等一个月了,我还不知道上报了,我现在怎么办呢?”

2020年6月24日,北京丰盛中医骨伤专科医院的医务人员准备在西城区金融街地区进行核酸检测。(法新社)

两百多例确诊个案兴师动众

北京卫健委网站公布,6月11日0时至6月23日24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256例,在院256例,无症状感染者22例。有网民质疑,北京仅两百多名患者住院,为何要从湖北武汉的医院,江苏、浙江、山东及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调派人手赴京协助。

对此,王爱忠说:“医务人员支援北京,北京按理说这么大的城市,是中国医疗最发达,资源最丰富的一个城市,如果按照官方报道的感染数量,按理说是不应该需要外地医护人员去支援的。从种种迹象来看,第二波北京疫情确实可能比官方报道的严重的多。”

武汉居民李先生说,最近当地也出现新冠疫情的异常情况:“不仅北京,武汉也升级了,我们进出门要扫描,量体温。去所有地方还要核查健康码,不知道为什么。”

北京居民杜先生告诉本台,他居住的大兴区黄村镇海角子村委会周三贴出通告,外来人员必须持有单位证明才可出入该村,倘若外出就医,须持有预约挂号订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