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与中共有何不同?越南政改真相探秘(二)How does the Viet Cong differ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Truth About Vietnam’s Political Reform, Part 2

RFA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失责已招致国际社会的谴责。疫情初期中国政府隐瞒和拖延疫情,但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民众难以向政府追责。于是,近来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着越南进行政治改革的消息,体现出中国人对越南民主化的期待和向往。同样是共产党主政的国家,越南的政治改革是否真的走到了中国的前面?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专题的第二集:越南政改的张力。

难以改变的“斧头镰刀”

越南有限的政改让很多人感到失望。中国商人阿雄五月份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章,警告对越南抱有单相思的中国人丢掉幻想。阿雄的解释直截了当,“斧头跟镰刀,本质上都大同小异的,在没有强大外力的情况下,他们决不会放弃垄断权力。”

越南共产党党旗上的镰刀斧头标记,与中国共产党并没有什么差别。越共至今仍然是越南唯一合法的政党,在越南垄断了所有的国家权力。几位本台采访的越南问题专家也都认为,越南的各种改革宗旨仍然是为了维护越共的统治地位,提高其合法性。

在出台一项项政改措施的同时,越南政府仍然在打压政治异议人士、钳制言论自由。长年研究越南内政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荣休教授本尼迪克特·科尔弗列特(Benedict Kerkvliet)认为,这一现象有加剧的趋势,“在过去几年中,自2017年左右以来,越南政府在涉及政治辩论或讨论的公共领域,对某些群体采取了更为严厉的打压政策,尤其是针对那些倡导民主制度和民主程序的人。”

被称为越南Lady Gaga的歌手杜阮玫瑰(Do Nguyen Mai Khoi)因为参与民众抗议,并以音乐延续其街头抗议,而遭到政府的全面监控,专辑也无法出售。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调查显示,到2018年底,越南还在狱中的良心犯总共有244位。而最新的一个案例是今年四月下旬,越南异议作家陈德石(Tran Duc Thach)在家中被捕,罪名是卷入了旨在推翻人民政府的行动。

也是在四月下旬,国际社媒巨头脸书被迫接受越南政府的条件,对越南用户进行内容审查,减少和政府立场不同的帖子,以换取在越南继续运营的资格。而早在2018年,越南国会就通过了《网络安全法》,让越南政府拥有了管制网络言论的巨大权力。

尽管越南政府的专制属性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但越南的政治与社会近年来仍在逐步走向开放,也越来越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认可。

政治改革的张力

2019年2月底,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越南河内进行新一轮的朝核问题谈判。路透社当时发表文章说,朝鲜应当学习越南的政治改革和个人自由。

这次特金会更象一个巨大的隐喻,代表自由体制的美国和代表极权的朝鲜在越南相会,而越南似乎就站在这两者之间。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越南裔荣休教授阮雄(Hung Nguyen)向本台分析说,越南政权已经退去了极权的色彩,而更靠近威权主义的性质。

“虽然他们控制着政治,但经济上的控制已大为放松,而且还允许一定程度上公民社会的存在。”

美国前驻越南大使施大伟(David B. Shear)前不久在一次研讨会上指出,虽然越南政府仍然是威权体制,但在应对新冠疫情过程中却表现得很透明,“在越南有大量美国疾控中心的人,他们与越南人合作很紧密,还参与了越南卫生管理部门的行动。在河内的美国大使馆对双方的合作很满意。”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荣休教授科尔弗列特认为,越南的威权主义政府通过多年改革,已经不同往日。

“越南政府已经变得更加愿意回应普通民意,普通人的想法和主张,以及非体制内的专家意见,和对政府的批评和反对声音。”

2018年,因为反对越南政府建立三个特别经济区,并将土地出租99年,越南各地民众发动了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越南政府虽然出动警察力量予以镇压,但同时也让民意得到充分表达,并最终撤回了向国会递交的相关提案。

“越南裔美国人社团”董事范仲光博士(Trong Quang Phan)多年来一直在美国帮助培训越南的青年学生和民权活动人士。通过与越南年轻人的接触,他感觉到越南还是有相当的言论表达的空间,“相比于中国,越南政府对知识分子有更高的容忍度;越南政府也更怀柔,他们的统治手段更加的精明。”

而作为民意机构的越南国会在议事过程中,也已变得相当活跃和积极。2002年,国会以腐败和职能重叠等理由否决了越南总理潘文凯(Phan Van Khai)提名的国家安全部部长人选。2010年,国会否决了政府提出的连接首都河内与商业城市胡志明市之间的南北高铁项目。

越共和民意机构的选举制度也在继续改革。到2011年,越共十一大上,中央委员差额选举比例已经有24.57%,省委书记及省级干部的选举有10%的差额比例。较大的差额比例已经导致出现了中央政治局提名的候选人落选的案例。同时,作为地方代议机构的地方人民议会也已经实行了差额选举。

类似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越南祖国阵线”,虽然处于越共的领导之下,但有研究显示,在祖国阵线与越共、国会和政府之间已经出现了争权和限权的斗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潘金娥在其2017年发表的文章中认为,这是越共自动放权的结果,意在通过民主化的措施,来巩固执政党的合法性。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