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怪现象:美国各大城市鞭炮声不断 What’s Up With All These Fireworks?

如果你住在纽约、洛杉矶这样的大都市,疫情发生后的一个奇怪现象是:晚上鞭炮声不断——不是庆祝7月4日独立日的鞭炮,因为这是至少在一两个月前就开始的现象。

据Gothamist网站报道,纽约人在6月1日至6月19日期间登记的烟花爆竹相关投诉量是去年同期的236倍,引起了6385个投诉电话,而在2019年6月初只有27个。布鲁克林区区长埃里克-亚当斯告诉Gothamist,他看到的烟花爆竹更多是”精心设计的装置“在布鲁克林沿线和曼哈顿展放,而不仅仅是“简单的鞭炮和玩具型小火箭”。

住在英伍德的钢琴老师迈克尔-福特(Michael Ford)最近告诉《纽约时报》说:“这些不是普通的孩子玩烟花。这些是真正的炸药,就像梅西式的烟花。”

在纽约,任何比仙女棒(sparkler)更强烈的东西都是非法的,但该市的非法烟花表演历史悠久,而且产品可以在州外某些地方合法购买。

纽约的情况已经变得非常极端,市长白思豪宣布成立一个多机构的特别工作组来打击非法烟花交易。这支力量将由10名纽约警察局情报局警察、12名FDNY消防员和20名警长刑事调查局成员组成。白思豪在市政厅的发布会上说:“非法烟花既危险又扰民。”他说,这支部队将强调破坏供应链(方法包括“卧底购买”和“刺探行动”),而不是追捕个别发射者。

不过,这还是激怒了组织反警察暴力抗议活动的积极分子,他们其中有人在白思豪住所外进行抗议时对着麦克风喊:“我们不睡觉,没有人睡觉”。

纽约不是唯一鞭炮频发的城市。《波士顿先驱报》报道说当地警方表示,6月第一周他们收到了1445起有关烟花爆竹的投诉,而2019年同期为22起。在湾区、洛杉矶和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也出现了异常多的鞭炮声。

对此奇怪的现象,有如下解释。

理论一:年轻人无聊。该理论建立在这些理由上:首先,学校正在收尾,暑期课程基本取消或暂停,聚会早已被禁止,工作难找,年轻人已经无聊透顶。第二,社交疏远政策开始缓和,人们开始上街抗议。第三,也是最后一个最突出的状况,就是全国各城市的烟花爆竹交易旺盛。而且销量也在上升。美国烟火协会执行董事朱莉-赫克曼在6月3日的行业活动中表示:烟花市场正在经历 “辉煌的一年”。

《纽约时报》采访了一位叫Djani的24岁男生,他最近和三个朋友在皇冠高地发射“火箭”,他说:“我们是在庆祝我们(疫情中)幸存下来的事实。”他还说这些烟花是向警察示勇,因为他们在做非法的事。

纽约一位自由撰稿人Jake Bittle6月21日发推说:前几天晚上,我对这些烟花爆竹做了一些自己的调查报道。我走出大楼,走到正在燃放烟花的孩子们身边,跟他们打招呼。你绝对不会相信,但他们就住在我的街区,买烟花是因为他们很无聊。

第二种理论是一种阴谋论,认为烟花爆竹是军队和警察实施的政府行动,可能是为了阻挠抗议和其他组织工作。目前很难说这些想法源自哪里,但它在推特上十分流行。

布鲁克林区区长亚当斯告诉Gothamist说,这些理论没有任何证据,“我没有看到警察部门或警察部门的某个单位正在策划任何阴谋行动,”他说,“我不相信(阴谋论)。我认为有一条清晰的非法烟花爆竹进入城市的途径。”

对此《纽约时报》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警方或其他政府机构策划的证据,但的确有从宾夕法尼亚等附近州合法销售的烟花进入纽约市的现象。

在洛杉矶,爆竹声早于6月就响起了。洛杉矶市警局对此也很纳闷,并在推特上征求意见:

spectrumnews1网站报道,那些震耳欲聋的爆竹是“礼炮“(salutes)或“M-80s”。它们很普遍,但是非法的。它们最初的确是由美国国防部研制的,为的是模拟枪炮声,让新兵们在去打仗前先感受一下战争的声音。

Since September 2019, Cal Fire has overseen the disposal of almost 400,000 pounds of illegal fireworks, including M-80-type devices.

Since September 2019, Cal Fire has overseen the disposal of almost 400,000 pounds of illegal fireworks, including M-80-type devices. (Courtesy Bryan Gougé of CalFire)

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指挥部军备中心烟火技术处处长詹姆斯-韦杰萨说:“这是给他们一些真实的战斗环境:爆炸的声音,头顶上传来的弹药哨声,空气中的火药味。你要让他们的情绪和感应系统适应这些东西,这样在实际战斗中,他们才不会惊慌失措、冻僵了,变得完全失效,只是坐在那里等待成为牺牲品。”

军备中心的首席历史学家杰夫-拉努说,美国的礼炮可以追溯到20世纪20年代末,在二战期间被广泛用于训练,因为它们的成本要低得多,而且比实际弹药的危险性要小。这种被称为M-80爆炸引爆模拟器的特定礼炮最早是在1956年的一本军事技术手册中提到的,“用于模拟训练中的诱杀装置、手榴弹和其他爆炸”。它被用来为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部队做准备。

今天军事训练中仍然使用礼炮来模拟简易爆炸装置、空爆炮、手榴弹、诱杀装置、坦克炮射击等战争工具,但没有M-80了。军方在上世纪80年代将其退役,因为它太危险了。用火柴点燃,对士兵的手造成了太多的严重伤害。但今天,这个名字成了任何令人讨厌的响亮烟花的代称,被烟花制造商利用其传奇历史加以利用。

对了,还有一种说法也是毫无证据但是听上去不无道理,或者说特别能引起华人心理上的认同感,因为这种解释套用了中国传统文化,即放鞭炮是遭受武汉肺炎之灾的美国人下意识地在给自己驱瘟避邪,就如华人逢年过节都要放鞭炮驱邪一样。这种习俗虽然没有明确写入西方历史,但是俗话说:五百年前是一家,也许我们人类在久远的过去曾经是同一个创始主的孩子,拥有同样的来自远古的记忆。

兔子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