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就业难 政府出招:到基层去 China’s College Graduates Can’t Find Jobs, CCP has an idea: go to the countryside

RFA)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多家党政机关近日发布通知,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拓展他们的就业渠道、促进城乡社区建设。中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近年来持续攀升,而各种因素却导致用人需求下降,大学生就业难上加难。那么,当局的稳就业举措又能取得多大成效呢?

《光明日报》周五报道,中央组织部、民政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七部门近期发布了《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城乡社区就业创业的通知》,以帮助他们就业,并推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

通知指出,当局要支持社区服务类企业、社会组织吸纳高校毕业生就业或见习,并支持他们到这一领域创业。文件还说,当局还需要加强对他们就业创业观念的引导,加大从优秀城乡社区工作者招录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特别是基层干部的力度,并将高校毕业生在城乡社区就业创业情况纳入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的测评体系。

这意味着,这份通知中提到的内容已经明确上升到了政治任务的层面。

社区就是基层

中国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城乡社区就业创业换言之就是基层工作。

“城乡社区就业就相当于城市里面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以及农村地区的村委会。同时,他们也可以在社区进行创业,比如开设学习中心、图书馆等便民项目。”

消息一出,就有人调侃说,这听上去像是文革时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翻版。事实上,中国共青团去年发布的一份通知就曾令人惊呼上山下乡要复活了。当时,团中央发表了《关于深入开展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的意见》,提出到2022年前,要力争动员不少于一万名学生党员、团员下乡,兼职基层干部;力争组织超过一千万人次大中专学生志愿者下乡,参与当地思想、文化、卫生等方面的建设。文件还列举了几大工作重点,意在把农村青年留在农村、把城市青年吸引到农村。

乍一看,中国多部门近日发布的通知与去年共青团的这份通知有些神似,目的都是促进青年就业、推动社区建设。

熊丙奇表示,中国基层单位的需求和高校毕业生的个人定位明显存在脱节。

“一些基层单位对人才的需求更加强烈,原因在于以前很多的人才都去了一二线城市,但他们很少到中小城市或基层岗位去,但这些岗位其实特别需要人才。”

当局频频出招

为了改善青年就业环境,中国政府近来可是煞费苦心。今年二月底,教育部官员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今年当局将扩招硕士研究生和专升本,总扩招规模较去年或将增加五十万人。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为了延缓大学生就业,减轻他们的就业压力。

在会上,这名官员还介绍了教育部等方面采取的十多项稳就业措施,包括推出全天候网上校园招聘服务、鼓励更多应届毕业生参军入伍、要求高校以“一人一策”等方式加强个性化就业指导等等。

就在中国仍在全力应对疫情的三月初,中国教育在线总编陈志文发文说,大学生就业已经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他引述官方数据说,今年高校毕业生人数将达874万,再创历史记录。去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达51.6%。这意味着,中国已有一半以上的高校学龄人口进入高校学习,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

陈志文表示,近年来中国经济放缓,显著拉动地方经济的房地产和金融业却很难产生大量人力需求。而对于消纳就业的主力中小企业来说,他们的税负越来越重,用人成本也越来越高,生存处境越发艰难。与此同时,由于近年来高学历人数不断增加,他们的就业期待值也与学历直接挂钩,这也加大了其就业难度。

学者:就业难是人口问题

旅美中国人口问题学者易富贤认为,大学生就业难归根结底还是人口问题,而近期的一些外部因素加剧了这个社会矛盾。

“中国有一亿多人的劳动力依赖于出口产业。由于目前国际贸易受挫,导致中国出口压力大、失业率上升。特别是对今年的高校毕业生来说,由于国际市场萎缩,而疫情还重创了国内市场,他们的就业压力非常大。”

他指出,高校扩招是“下下策”,因为这会进一步推迟国内青年的初婚年龄,导致生育率继续下降,不利于社会经济发展。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