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为救经济大撒钱,不良企业也获联邦PPP纾困金 Firms With Troubled Pasts Got Millions of Dollars in PPP Small-Business Aid

为了拯救被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冠状病毒、COVID-19)破坏的美国经济,川普政府大撒币,为全美企业提供薪资保护计划(PPP),让企业维持员工薪资,渡过疫情难关。然而,一旦钱姓了“公”就很难保证不被滥用。从媒体报道和联邦资料都可以查到:有劣迹、甚至有前科的公司也获得联邦纾困金,而且动辄百万美元。而这些劣迹和罪行经常是稍加搜索就可以查到的,让人不禁疑问:难道联邦公务员不会用谷歌吗?还是根本就不去审查、只管撒钱。

《华尔街日报》报道,一家叫Arete金融集团的加州公司,去年11月才被联邦法官下令冻结资产,原因是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指控该公司假装与教育部合作,承诺减免学生贷款债务,但从未兑现。然而这家公司也从联邦政府的 “薪资保护计划 “中得到了救命稻草。根据小企业管理局(SBA)7月披露的数据,这家骗取了至少4300万美元的公司获得了高达100万美元的PPP纾困金,以帮助其维持运营。

此外,休斯顿一家叫Zurvita Inc. 的公司因贴出广告称其Zeal饮料可以抵抗冠状病毒,被FTC警告违反了联邦反虚假营销法。然而这家公司也获批100万至200万美元的PPP贷款。

Olivet University今年2月20日承认在3500万美元的洗钱行动中,串谋和伪造商业记录,骗取贷款人至少2500万美元。检察官曾指控该大学及其一些官员夸大了学校的财务状况,以获得计算机设备贷款,而这些贷款并没有用于预期目的。两个月后,这所位于加州安萨(Anza)的基督教大学获得了一笔PPP贷款。据大学发言人称,金额约为50万美元。校方表示,它正确地回答了PPP贷款申请中的所有问题,因为该表格只询问业主是否被判定为重罪,而不是寻求贷款的实体。这所大学的所有者是它的董事会,“大学目前的董事会中没有人被判犯有重罪”——学校发言人说。

在纽约市,私人股权公司GPB Capital Holdings LLC是几起集体诉讼的被告,声称该公司的运作是庞氏骗局。该公司正在试图驳回集体诉讼,并在7月10日提交的法庭文件中否认了马萨诸塞州的欺诈指控。根据SBA的数据和GPB发言人提供的信息,GPB及其至少两家关联公司在4月底获得了总额高达160万美元的PPP贷款。

4月9日,旧金山一家建筑工程公司Azul Works Inc.获得了一笔100万至200万美元的PPP贷款。法庭文件显示,当时,Azul Works公司首席执行官巴尔莫-赫尔南德斯(Balmore Hernandez)已经受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因为他涉嫌在涉及前旧金山公共工程总监穆罕默德-努鲁(Mohammed Nuru)腐败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亲共“华人进步会”获35万至一百万美元纾困金

另据大纪元记者查询到的美国财政部记录显示,加州一个亲共社团以及一家涉嫌伪造新产品的中资企业子公司也获得了成百上千万美元的PPP贷款。

旧金山“华人进步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获35万至一百万美元PPP贷款。据新西兰政治活动家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撰文披露,该组织于1972年由华人组织“义和拳”(I Wor Kuen,IWK)的干部创立,“义和拳”以旧金山和纽约为据点,宣称要“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地实践于美国革命”。“进步会”成员也无数次应邀访问中国,他们称之为“了解祖国、见证社会主义实践的机会”。

中共政策不断在变,“华人进步会”始终为中共政权发声。如2001年7月8日,“进步会”在华埠主办了一个论坛,主题为“美帝国主义和反亚裔种族主义的关联”。

2007年上海师范大学劳动法教授刘诚的美国之行,即是美国最大的亲中共组织“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一系的组织支持安排的,旧金山一站的交流活动正是由“进步会”的行政总监Alex T. Tom主持。

2012年,Alex T. Tom发起了“中国教育与接触计划”(China Education and Exposure Program,CEEP),以“帮助美国进步主义者和左翼更深入地分析中国,并与中国的草根运动建立关系”。

为了引开美国大众对中共特务在美大肆活动的注意力,中共当局不惜投入财力与人力,“进步会”助其一臂之力。其2017年10月发表的“终止全国替罪羊联盟”的新闻稿称,“成立此联盟,是为了反击美国司法部到处指控华裔犯间谍罪的行径。”

这份新闻稿接着写道:“很遗憾的是,这种形式的种族歧视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从《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到二战时逮捕日裔美国人,亚裔一直被贴上‘永远的外国人’和‘危及国家安全’的标签。包括《禁穆令》(The Muslim Ban)、警察袭击黑人,以及当今的打击移民等等,要知道这全是一回事。”

多年来,“进步会”已与许多旧金山市议员结成盟友,他们能发动数百民众上门拉票、打电话拉票或游说选民弃权,影响选情。当地的左翼候选人已经无法忽视“进步会”的社区影响力。

通过长期在市议会及社区的人脉经营,“进步会”得以将左派的劳工、环境、教育、社会及政治等政策强加到旧金山纳税人的身上——他们已经长期不堪重荷。

“华人进步会”更企图将影响力扩大到全美。他们参与促成了“草根亚裔崛起”(Grassroots Asians Rising)计划,这是“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一系的网络,成员包括“华人进步会波士顿分会”、纽约市“亚裔反暴力联盟”(CAAAV:Organizing Asian Communities)、纽约“南亚联盟组织”(DRUM Desis Rising Up Moving-South Asian Organizing Center)、费城“亚裔联合会”(Asian Americans United)、波特兰市“奥勒冈亚太裔网络”(Asian Pacific American Network of Oregon)等等,所有这些组织都鼓动亚太裔选民投票反对川普。

中国万向集团子公司Karma Automotive LLC获5百万至1千万美元纾困金

另外,中国万向集团在加州的子公司Karma Automotive LLC获5百万至1千万美元PPP贷款。该公司前身名为菲斯克汽车(Fisker Automotive),是一家创立于2007年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最著名的产品是电动轿跑车Fisker Karma;公司曾在2013年破产并在2014年被中国的万向集团收购。目前公司总部位于南加州华人聚居的尔湾市(Irvine),制造业务在加州莫雷诺谷(Moreno Valley)。

据jalopnik.com网站今年4月报导,该公司最新推出的E-Flex全电动车平台的原型是假的,是为中国投资者上演的一出“魔术秀”,只是为了获得融资。

Karma公司的中国投资者万向集团去年年底把对Karma的投资从4亿美元削减至1亿美元,而且据知情人士所说,万向希望彻底撤资。

此外,知情人士表示,有信息表明,从5月1日至5月15日期间,至少会有100名员工被解雇,最终的方案是将员工人数减少至27人,其中包括副总裁级别的员工以及两名董事。

知情人士还说该公司展示的多个E-Flex平台是“电影道具”,只有一个能驾驶。其底盘是从量产版Revero生产线上拆卸下来的,“根本没有部件被证明是可以工作的”。

尽管纯电动Revero GTE原型车确实存在,但是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分发给媒体的有关规格都是捏造的,因为负责测试的人要么被解雇了,要么休假了,要么辞职了。

这样一个涉嫌欺诈的企业,却也有资格获得联邦纾困金。而且薪酬保护计划(PPP)规定,只要符合某些条件,借款的企业可以完全不用偿还这些贷款。

根据财政部提供的资料,此次超过15万美元的贷款占批准资金的近75%,上榜企业逾66万家,数据库包括企业名称、地址、行业和邮政编码、企业类型、人口统计数据、非营利性信息、贷方名称、支持的工作和贷款金额范围。对于所有低于15万美元的贷款,联邦政府则不透露个人的企业名称或地址。要查清所有企业的背景的确是一个艰巨繁杂的任务。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自己动手上财政部的PPP数据库搜索一下。

美国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