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两件奇事

22年前的今天(7月29日),台湾女议员林滴娟在辽宁神秘死亡。同一天发生的另一事件却更加离奇。

1998年7月,林滴娟与男友韦殿刚前往中国大连,结果由于韦殿刚的债务问题,林滴娟与韦殿刚被当地人绑架,林滴娟被施打过量药物,而休克死亡。当时的中国官方认定这是「民间纠纷」事件,由地方政府办理整个事件­。侦办刑事部份,由地方公安办理。牵扯到与林滴娟亲友的商谈,则­由地方台湾办公室办理。当在寻获林滴娟遗体时候,当地台办、公安仍然忽视了林滴娟为高雄市议员的身份,因此引发台湾官方与民间的一致谴责,这之后,新华社发佈一项简短的消息说:台湾女子在辽宁遇害,其中没有提到林滴娟的身份与整个事件的始末。

林滴娟的遗体于1998年8月6日被运回台湾,8月18日火化安葬,墓园在高雄县内门乡的宝山陵园。而涉嫌绑架杀害林滴娟的凶手虽然被枪毙并判定赔偿,因为被告没有财产,所以林滴娟的家属也无法拿到赔偿金。

以上是事件的简单回顾,以下则是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现居加拿大的姜维平在《新闻外的八卦故事中》回忆报道林滴娟事件时遇到的另一件奇事。

“一九九八年台湾民进党议员林滴娟死的太惨了,她生在台北,却死在辽宁省海城,我是亲眼看过她尸体的记者之一,当时知道她死讯的人很多,但同一天发生的另一件事却被封锁了消息,没几个人知道,那就是被掩埋了的旧闻:当众多台湾记者,蝗虫一样云集小小的海城宾馆之时,当地邮电局和税务局的两个领导,闹出了惊人的桃色新闻,前者是女的,大约四十多岁,后者是男的,已年过半百,他们先是工作关係,慢慢变成秘密的地下情人。

这种婚外情在东北十分普遍,对官场来说,根本不算甚麽大事,很多官员都堂而皇之地大行其道,百姓亦见怪不怪。问题是正赶上海内外媒体聚焦海城的时候,有一个高档生活社区的保安却发现了异常现象,有一辆进口的豪华麵包车开进了车库,连人带车再也没有出来……原来车子是税务局某局长的,那天他下班后带著情妇去吃饭、喝酒,吃完了又去唱卡拉OK,唱到半夜,最后又去洗浴,玩够了,两人缠绵悱恻,意犹未尽,就把车子开进了车库,在裡面又温存了半天,不想车库和车裡都停了空调,他们不知不觉地睡著了,窒息而死。

据知情者披露,当保安找到他们时惊呆了,一男一女相拥而眠,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而且人们无法把他们僵硬的尸体再分开,男的阳具拔不出来了。如果是普通老百姓,人们一笑置之,偏偏他们是局级干部,很多人在电视上熟悉他们,而且双方配偶知道此事后均很生气,都拒绝收留尸体料理后事,不巧的是他们的尸体与林滴娟的遗体放在同一个医院裡,只是分在不同的太平间。一位当地官员对我说,求求你千万别告诉台湾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他们要是知道了,会和林滴娟的事一起炒,更骂我们共产党腐败啊!我心想林滴娟之死,如果不是官商勾结,社会治安太坏,她怎麽能死得这麽倒楣,也这麽凑巧呢,还和官员的性丑闻发生在同一天,这是偶然的吗?”

评论随笔 媒体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