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选择加州参议员贺锦丽为其竞选搭档 Joe Biden picks Kamala Harris as running mate

美国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被拜登选为其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在华人聚居的加州她还有一个中文名字:贺锦丽。

贺锦丽的母亲在印度出生,父亲是牙买加人。她曾经解释自己印度名字Kamala的含义:”它的意思是’莲花’,这在印度文化中是一个重要的象征。莲花生长在水下,它的花朵升起在水面上,而根部则牢牢地扎在河底。”

早年,年幼的贺锦丽和她的妹妹玛雅在一个充满美国黑人音乐的房子里长大。她的母亲会跟着艾瑞莎-富兰克林的早期福音唱起来,而热爱爵士音乐的父亲在斯坦福大学教授经济学,他会在转盘上播放特洛纽斯-蒙克和约翰-科尔特兰的音乐。

《华盛顿邮报》去年写道:”哈里斯从小就接受她的印度文化,但却过着自豪的非裔美国人生活”。

2015年她竞选参议员时,《经济学人》杂志形容她是“一位印度癌症研究者和一位牙买加经济学教授的女儿,她是加州第一位女性、第一位非裔美国人和第一位亚裔检察长”。

这位55岁的参议员说,她没有对自己的身份进行过挣扎,她把自己简单地称为“一个美国人”。

2019年5月,参议员贺锦丽曾经这样评价现任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这位司法部长缺乏所有的可信度,我认为已经损害了美国公众相信他是一个正义传播者的能力。”

记者问:“他应该辞职吗?”

贺锦丽说:“是的。”

然而贺锦丽自己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时的履历也受人质疑,这早在她竞选总统之前就已经成为一个敏感话题和关注焦点,预计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总统和副总统辩论中会被再次提出。

贺锦丽对CBS新闻说这种担心“毫无疑问”是被夸大了。但她无法逃避解决她的争议历史;在去年的第二次民主党辩论中,它占据了中心位置。当刑事司法改革的话题出现时,贺锦丽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包括女议员塔西-加巴德在内的其他候选人的批评。

贺锦丽回应道:“对一个拥有4000万人口的州的刑事司法系统做了大幅改革,我很自豪,因为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不只是发表花哨的演讲,或者是在立法机构中,在会场上发表演讲。而是实实在在地做着工作,在这个位置上利用我所拥有的权力来改革一个亟待改革的制度。”

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阿莫德-阿贝里(Ahmaud Arbery)和其他黑人被警察杀害后,公众势必期盼她对警察改革和警察暴行的看法。

贺锦丽对大麻的立场是逐步演变的。2010年,她坚决反对使用娱乐性大麻,认为贩毒会危害社区。她当时的竞选经理布莱恩-布罗考告诉媒体:“哈里斯支持合法使用药用大麻,但不支持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

2015年,在加州民主党大会上,她呼吁结束联邦对医用大麻的禁令,但隐去了合法化一词。直到2018年,作为参议员,她才共同签署了民主党国会参议员科里-布克(Corey Booker)的《大麻正义法案》(Marijuana Justice Act​),促全美合法化。

以下是贺锦丽两次担任总检察长的一些履历:

贺锦丽的第一次是担任旧金山地区总检察长,任期持续了7年,从2004年到2011年。然后从2011年到2017年,她在担任参议员之前,她升任加州担任总检察长。

2005年,作为地区检察官,贺锦丽发起了一项旨在减少首次贩毒被告人累犯的计划。该计划被称为“回归正轨”,持续12-18个月,为参与者提供个人责任计划(PRP)。他们的PRP将包括围绕就业、养育子女和接受教育,而不是在监狱服刑。参与者还需要提供220小时的社区服务。从该计划中毕业,要求每个参与者找到一份工作,全职入学,并遵守PRP的所有条款。这是她最成功的计划之一。

2015年,在贺锦丽担任州检察长期间,加州成为第一个让警员佩戴人体摄像头的州。不过佩戴人体摄像头并不是该州对所有地方警察的强制性规定,只有那些直接受贺锦丽管辖的警察才会佩戴。

贺锦丽还对警员进行了所谓的“警务原则:程序正义和隐性偏见”的培训。根据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新闻稿,该课程共8个小时,包括六个方面,重点是强调尊重、倾听、中立和信任的警务方法,同时认识和解决可能成为这些方法障碍的隐性偏见。根据新闻稿,来自30个机构的90多人申请参加了该课程。

川普总统对拜登的副总统选择发出了如下评论:

川普竞选团队已经给贺锦丽取外号了:

曾经在竞选辩论中让拜登难堪:

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 又译贺锦丽)

年龄:55

主要经历:

  • 2004—2011,旧金山地方检察官
  • 2011—2017,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
  • 2017至今,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
  • 2019年1月,宣布参选美国总统,12月宣布退选
  • 2020年8月,成为拜登的竞选搭档

中国问题表述:

  • 2018年8月,作为联邦参议员致信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采取不公平的产业政策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调查结论表示认同,但批评特朗普提议对来自中国的消费电子产品征收关税,称这将伤害美国消费者和企业;
  • 2018年12月,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关于中国经济间谍活动的听证会上提出一项议案,将使美国检察官能够直接起诉在国外进行经济间谍活动的个人。分析人士表示,此举将帮助美国回应中国的经济间谍行动;
  • 2019年7月,作为参议员共同发起了《维吾尔人人权政策法案》,呼吁美国几家机构调查中国对维吾尔少数民族的镇压行动;
  • 2019年10月,宣布支持《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2019年,在竞争民主党总统提名期间表示,将在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全球问题上与中国合作,但她的政府也会就人权问题向北京施压,并强调美国应该与盟友一起对抗中国,而不是采取单边行动。她还提议更新法律,以加强政府追踪窃取商业机密的外国黑客的能力;
  • 2020年7月,和联邦参议员吉利·布兰德一道致函特朗普政府,要求就美联社有关中国强制新疆维吾尔人节育的报道展开调查。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