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禁令冲击—— 联发科股价一度跌停,高通找回一点心理平衡 Huawei ban hits MediaTek, Qualcomm gets even

【欢迎使用本网站“选文字听新闻”新功能:用鼠标选择以下文章的任何一段文字,就会出现一个蓝色播放按钮,点击按钮就会听到播放。】

美国之音)美国商务部星期一(8月17日)采取进一步措施制裁华为,限制非美国公司继续供应给华为基于美国技术和软体发展出来的芯片。台湾的联发科、立积电子等华为芯片供应商股价在星期二下跌近10%。

此次风波当中,最受市场关注的就属全世界第二大手机芯片供应商联发科。今年5月,美国限制台积电继续出货给华为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海思后,市场认为,华为转而向联发科下手机芯片订单。但美国商务部在星期一的最新举措形同阻绝了华为后路。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星期一发布的声明中说:“就在我们对其(华为)获取美国技术进行限制的同时,华为及其附属机构通过与第三方合作,利用美国技术破坏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此次多管齐下的行动体现出,我们继续致力于遏制华为这种做法的能力。”

联发科星期二回应:“本公司一向遵循全球贸易相关法令规定,正密切关注美国出口管制规则的变化, 并咨询外部法律顾问,即时取得最新规定进行法律分析,以确保相关规则之遵循。”该公司强调,美国出口管制规则的变化对其“短期营运状况无重大影响”。

虽说如此,星期二台股收盘时,联发科股价下跌了9.93%。

新禁令前,联发科竞争对手高通眼红,曾游说国会允许其继续出售5G芯片给华为

此波制裁之前,市场原先看好联发科得以受惠华为大单,而联发科的竞争者、美国芯片公司高通(Qualcomm)只得眼睁睁看着联发科分食这个大客户的市场。

研调机构IDC全球硬体组装研究团队资深研究经理高鸿翔告诉美国之音,过去4G手机的时代,联发科明显落后高通,但在5G时代,高通在时间上领先的优势受到疫情与手机品牌厂的策略所抵销,“现在变成高通跟联发科比较平等式的在对杀。”

华尔街日报8月8日就报导,高通正游说美国的政策制订者,希望能继续出售5G手机芯片给华为。在一份由华尔街日报取得的内部文件当中,高通称,若高通受到出口管制,但其外国竞争者却没有,这样的美国政策会让 5G手机芯片的市佔状况在中国市场产生快速更迭。

华为旗下的海思芯片受到美国制裁后,高通的手机芯片在中国市场的最大竞争者就是联发科。这波新的制裁,让联发科也受到了出口限制。

制裁对联发科的负面影响是短期效应

不过,里昂证券(CLSA) 科技产业研究主管侯明孝在8月18日的报告中指出,这波制裁对联发科是有短期负面影响,但长期看来,联发科手机芯片的市佔率几乎不变。报告中推估,无论是否受华为事件影响,2021年联发科推出的手机芯片在iPhone除外的整体手机市场里,市佔率还是能维持4成左右。

“不能出(货)给华为,它(联发科)可以用那些产能去出给Oppo、Vivo、小米。” 侯明孝认为,中国甚至会敦促Oppo、Vivo、小米等其他中国手机品牌向高通下少一点的芯片订单,并且增加使用联发科的芯片。

“(在中美打仗的情况下,)如果你是美国的公司,那你可能就不会被中国太青睐,那刚好是台湾夹在中间,所以联发科多了一个这样的优势。”侯明孝告诉美国之音:“我们认为中国的去美化一定会更加速,我想对高通应该会更不利。”

美国SIA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星期一发布声明,认为扩大限制商用芯片的销售会对美国的半导体产业造成重大的破坏。

美国扩大晶片供应禁令 华为撑得过明年吗?

市场观察人士还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祭出的杀手锏几乎掐断华为所有的手机晶片供应来源,如果找不出替代货源,华为靠着之前积极的晶片备料,全球夺冠的手机市占率或许还能撑到年底,但能不能撑过明年,很不乐观。

市场人士也分析,美国看似只锁定华为,但其实真正剑指的是背后更多类似华为这种靠政府补贴崛起、在国际市场不公平竞争的中国企业,这次的禁令不会是美国出的最后一张牌、下一波的中企制裁名单很可能会陆续浮出抬面,不过,他们也研判,中国不会静静挨打,后续应该会伺机出手回击,美中冲突将从科技、金融等领域持续扩大。

华为晶片供应链断链

国际数据公司(IDC)研究经理高鸿翔指出,美国于5月祭出的晶片禁令已经阻断华为在高阶手机晶片上的供货来源,前几大供应商—包括华为自家旗下的海思半导体(Hisilicon)、美商高通(Qualcomm)和台湾的台积电(TSMC)-从9月中旬起,就不能再卖高阶晶片给华为。

为规避第一波禁令,华为于6月重新规划供应链,找上台湾的联发科(MediaTek)间接提供一般的商业晶片,但现在,美国第二波的禁令把这个漏洞都赌上,高鸿翔说,因为联发科的晶片很可能也需要美商高通的技术授权,因此,受限于第二波的禁令,甚至韩国三星(Samsung)的晶片可能也有类似的限制,让华为都没有后路、可以紧急调货。

这相当于美国用两道禁令就把华为从低阶到高阶的手机晶片供应链完全阻断,高鸿翔说,这将让华为“完全没戏唱”,未来,华为只能向本土的半导体晶片公司调货,如展讯(Spreadtrum)或中芯国际(SMIC),但中国的半导体业严重落后美国,就算买得到晶片、也不好用。

他说,一旦库存的手机晶片用迄,华为全球市占第一、有“印钞机”之称的手机业务可能就撑不下去。

华为前景堪虑

高鸿翔向美国之音表示:“非常悲观,这一定没有乐观的理由呀!唯一要讲乐观,只能说,华为之前有备料,所以,我们觉得,到年底前应该是不会有问题,甚至搞不好可以到明年中,所以,应该还有一年可以去谈判。”

高鸿翔分析,美国可能已成功打垮华为的两大块事业版图——半导体和手机,也靠着干净网络 (Clean Network) 的诉求逐渐说服西方国家和五眼盟友围堵华为的5G基站,不过,华为在通讯基础设备业务上,还是稳拿来自中国和新兴市场的商机。

相较于高鸿翔的悲观,位于北京的海豚智库执行长李成东相对乐观,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华为的高阶手机或许没有退路,但中、低阶手机晶片,会找到替代方案,尤其华为每年净利润达上百亿美元,自主研发经费和资源相对充裕,而且华为应该也不会轻言退出手机市场,因此,他认为,最新一波的禁令目前只会冲击到华为约八分之一的营收。

李成东抱怨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太大,“史上最严厉的限制,连对伊朗都没这么严苛”。他辩称华为从未帮中国监视过其他国家,但美国总统川普特意给华为起了外号,指其是Spy-Wei(间谍为)。

中国依赖美国技术

另外,美国的两道晶片禁令也凸显出,中国虽然是全球的制造大国,但面对高科技业,尤其是制程复杂且分工很细的半导体,完全依赖美国的技术。

虽然,中国的半导体公司近一年来传出以2倍高薪挖角上百位台积电和联发科的人才,但业界人士认为,若没有挖到懂制程的高阶主管,中国只是“白挖了”。

在此前提下,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说,美国最新一轮的晶片禁令也有测试中国半导体底线的意味,看看中国半导体业是否有能力奥援华为。

刘孟俊也分析,美国不会只出手打击华为,因为美国最终要的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改革,美国一向主张,中国政府靠着庞大的补贴和政策扶植中企扩展国际市场,对美企和所有外资都是不公平的竞争,尤其,最新的全球500大企业,中国以124家上榜、首度超越美国,是很大的警讯。

美国围堵名单不限华为

刘孟俊说:“美国现在虽然是剑指华为,可是,类似于华为这种企业都是美国将来还是会打击的对象。”

刘孟俊认为,美国还会出牌、还有下一波的围堵名单,包括无人机大厂大疆科技、半导体的紫光等诸多中企都可能是未来的制裁对象,这代表美国会积极利用行政力量、保护美企,并导正中美间不公平的竞争态势。

三位市场人士都同意,特朗普总统一再抗中,目的是要拉抬自己年底的选情,不过,刘孟俊说,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度迎头赶上,代表他打中国牌的策略奏效,因此,他对中国的打击面将逐步扩大。

他说:“另外,就是,逼着中资企业从美国的资本市场退出来,这也是可以预期得到。这意思是,不光只是一个科技战,其实金融战、还有干净网络,我觉得,它(美国)打击面越来越广。”

刘孟俊和高鸿翔都认为,面对美国的攻势,中国肯定会回击,但如何回击、或找出一美国可以满意的方案,刘孟俊认为,球应该在中国场内,习近平虽然对内要维持威望、不能向美国示软,但若不尽快找条出路,和美国妥协,包括华为在内的中企会很辛苦。

预计中国会谨慎因应

高鸿翔则认为,中国表面冷处理、但很可能会以内需市场为筹码,私下向美企施压,“苹果(公司)是第一个要小心的”,因为中国市场占苹果出货的15-20%,中国可能以限制苹果在中国销售来反击。

不过,李成东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中国不会拿美企开刀,因为最后伤及的可能是中国自己的经济。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今年经济环境不太好,每个国家都是尽可能希望招商引资,所以,美国的企业中,尤其像是苹果、特斯拉的那些科技公司,它长期来讲对中国相对还是比较友好的一个关系,你(中国若)拿这些公司开刀,也没有意义,因为,你伤害自身的利益,所以说,中国政府还是相对来讲,比较理性一点点。”

科技 美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