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流行直播带货 看看网红的一天有多辛苦 A multibillion-dollar shopping obsession goes mainstream in China

【欢迎使用本网站“选文字听新闻”功能:用鼠标选择以下文章的任何一段文字,就会出现一个蓝色播放按钮,点击按钮就会听到播放。】

CNN)8个月前,胡梦(Meng Hu,音译)辞去了在中国广州的空姐工作,去追求自己的网红梦。她在武汉肺炎冲击航空业之前向公司发出了辞职通知,在自己的一居室公寓里创建了一个临时的家庭工作室,并开始拍摄。

27岁的胡梦已经成了一个有影响力的人(Influencer,网红)。自1月以来,她一直在淘宝网上做全职直播主持人,已经拥有了40多万的粉丝。

“我要一直不停地说话,”胡梦笑着说:“我的喉咙变得非常嘶哑。在这份工作中,你需要说很多话,因为你的情绪是会传染的。你不能只投入一半。只有当你热情地说话时,你才能让你的听众兴奋起来。”

胡梦是中国正在崛起的创客阶层中的一员,他们竞相参与到直播购物中来,直播购物是一种新兴的零售形式,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价值约660亿美元的产业。虽然这种趋势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互联网文化的一部分,但分析人士表示,冠状病毒的流行已经使其成为主流。

就连中国政府也表示了支持,称该行业是电子商务增长的“新引擎”,并鼓励直播作为解决中国因疫情而大幅上升的失业问题的方法。

直播购物是娱乐和电子商务的融合。主持人在网上实时展示他们最新发现的商品——从口红到洗衣粉,吸引观众在线购买。许多人将这一概念与电视购物频道QVC相提并论,但中国的模式明显更加现代、移动和互动。主持人可以给粉丝实时提供折扣券和闪电交易,而观众可以点击给自己喜欢的明星发送虚拟“礼物”。

但正如胡梦和其他新人所发现的那样,在这个领域做起来并不容易,而是很艰难,很少有人能将自己的技能转化为成功的职业。

武汉肺炎引发的热潮

据政府统计,今年上半年,网上举办的电商直播超过1000万场。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3月,中国有5.6亿人在观看购物直播,与去年6月相比增加了1.26亿人。报告显示,其中近半数人看直播进行网上购物。

Gartner数字商务研究总监沈哲怡(Sandy Shen)表示,在疫情发生之前,直播购物可能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成为中国的主流趋势。相反,她说,这只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专家预测,该行业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根据总部位于上海的市场研究公司iResearch的数据,2019年,中国的直播购物市场价值达4513亿元人民币(660亿美元)。该公司在7月份预测,今年可能会增加一倍以上,达到近1.2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700亿美元)。

分析师们预测,这一趋势也会在海外流行起来。例如,在东南亚部分地区,阿里巴巴旗下的Lazada允许直播者推广商品。而亚马逊则为其西方用户提供了一个家庭购物视频直播中心。

网红一天的生活

根据淘宝网的数据,顶级网红每年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淘宝网编制了一份收入最高的主持人排名及其估计收入。为了造势,甚至马云本人也客串直播卖口红。

沈哲怡说:“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商家,在淘宝上卖东西,而且你只是用自己的员工,没有前期营销,你可能就只有几百人在看。而他们也许只会停留5秒或10秒,如果觉得没意思,就会直接离开。”

对于像广州的直播主播胡梦这样的人来说,持续的热潮既是“机会,也是挑战”。她估计说:“观众可能增加了一倍,但现在新的直播者可能多了七八倍。”

胡梦说,她现在一个月的收入相当于以前一年的收入,但工作时间很长很辛苦。她通常每天要花7个小时在直播中向她的粉丝演讲,提供从度假旅游到零食到护肤品等各种优惠。之后,她每天晚上都会花几个小时阅读她计划销售的产品。

“每天醒来,我都要工作,工作,吃饭,工作,睡觉,”她说:“这很难。”

直播的制作需要一个团队。据她估计,有20多人在幕后工作,直接或间接地支持她的直播。这其中包括来自当地一家人才中介公司的团队,他们帮助她选择哪些产品,为粉丝提供什么折扣,以及如何规划拍摄计划。她的丈夫也会帮她打打杂,偶尔也会出现在镜头里。

同时,胡梦和她的团队通过几种途径赚钱。公司为他们的产品支付广告费,然后胡梦从每笔销售中赚取佣金。根据iResearch的报告,典型的佣金率从6%到16%不等,取决于不同的平台。

新的gig经济

中国经济受武汉肺炎的冲击,为了帮助人们维持生计,政府抓住这一趋势,鼓励人们进行直播。

例如,今年2月,中国商务部鼓励电商平台帮助农民在网上销售他们的农产品,特别是通过直播。

就连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据新华社报道,今年3月,他访问了中国西北部的一个村庄,在那里与通过直播销售农产品的居民进行了交谈。习近平赞扬了电子商务的力量,称其在帮助人们脱贫方面具有巨大潜力。

5月,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甚至将“直播主播”加入到认可的职业名单中,这意味着政府将开始将这些人算作正式就业人员,国家媒体称这将帮助中国建立新的“就业池”,以平衡因疫情而流失的制造业工作岗位。

一些地方政府甚至正在努力将其城镇改造成直播购物中心。在广州,当局希望将这座城市变成中国的“直播之都”。为此,据国家媒体报道,6月份他们举办了为期三天的直播购物节,商家进行了20多万次直播。

中共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上个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像直播购物这样的噱头对稳定市场至关重要。”

残酷的事实

研究公司Forrester高级分析师王晓丰(Xiaofeng Wang)表示,即便如此,该行业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也是有限的。她指出,直播购物在该国电商市场中的比例仍然非常小——据估计约为5%,在整个零售业中的份额也很小。

王晓丰说:“我不认为仅靠直播电商就能拯救经济。”

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Iris Pang估计,在中国商务部所说的2020年上半年举办直播购物活动的40万人中,可能只有5%到10%的人能够成功并赚取生活费。

她说,到目前为止,很难预测直播网购为中国经济增加了多少就业岗位,因为很多从事这一领域工作的人都不是全职的。她说:“我认为它只会提升一点就业人数,应该不会有显著变化。”

杭州一家人才中介公司NStar MCN的CEO夏恒说:“想做这个的人必须很努力。”该公司代理了胡梦和其他150多位网络名人。

“这是一个高强度的工作,”夏恒说:“大多数人真的做不到。我们招聘了很多应届毕业生,有些人做不到。”

这就是河北省的“周七”目前面临的问题,他正试图在抖音上开辟新的事业。今年1月,这位前顾问因公司因疫情影响失去客户而被迫放假。和胡梦一样,他也是抱着做大的希望决定辞职。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先生说,他意识到这个目标比看上去更难以实现。抖音要求任何希望在其平台上成为卖家的人至少要有1000名粉丝,但他发现要达到这个目标很困难。为了找到观众,他开始每天主持两个小时的直播聊天。他说,这种经历令人痛苦地尴尬。

很少有观众在他的频道前驻足。他的视频一败涂地,几乎没有得到任何点赞。

8个月过去了,周七正在怀疑自己是否适合做这一行。这位30岁的年轻人还没有决定是否要放弃,但他说他对这个行业已经失去了幻想。

“这并不顺利。”他说:“这个系统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财经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