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美国识破中共大外宣,将调查两个统战部在美相关组织 Pompeo says U.S. reviewing work of China’s UFWD over its influence attempts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周三(23日)表示,美国正在审查与中共中央统战部(UFWD)有关联的两个组织的工作,因为这些组织试图对美国的学校、商业团体和地方政客施加影响。

蓬佩奥周三在威斯康星州发表演讲时,还向当地和全美各地的地方政客发出严厉警告,要他们对任何接近他们的中国外交官保持警惕,并称这种努力可能是北京“宣传和间谍活动”的一部分。

中领馆发信让威斯康星州通过决议案赞扬中国抗疫措施

蓬佩奥在演讲中列举了多个中领馆干涉美国内政的实例。如当全美都在紧张应对冠状病毒疫情时,威斯康星州的罗思参议员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驻芝加哥领事馆领事吴婷的邮件,称她负责中国和威斯康星州的关系,并要求参议员通过决议草案,赞扬中国对冠状病毒的反应。

2017年加州议员曾发起支持法轮功议案,因中领馆阻挠被撤回

蓬佩奥说:“但這還不是全部。我再举一个例子;我还可以举很多。2017年,一位加州参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仅仅表达了对美国和中国法轮功学员的支持。这是一个演讲式的、修辞式的决议。他所说的这些人和其他人一样,在中共对宗教自由的打压下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也就是中国外交官)的反应是给州立法机构写了一封信。它谴责法轮功是“X教”,并声称该法案可能‘会深深地破坏加州和中国的合作关系,严重伤害加州华人和广大华人社区的感情’。

“不幸的是,加州州参议院向中共的压力低头,搁置了这项拟议的法案。

2017年9月8日,来自北加州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中领馆前,抗议中共领馆官员干扰美国内政。图为SJR-10提出者、加州参议员乔尔‧安德森(Joel Anderson)在发言。(周凤临/大纪元)

2017年,加州圣地亚哥第三十八区加州州参议员安德森(Joel Anderson)发起SJR-10决议案,表彰“法轮大法”学员18年来不屈不挠非暴力反迫害抗争的勇气和精神,以及赞同美国国会2016年通过的谴责中共政府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343号决议案。该决议案8月30日在州议会司法委员会获得两党议员的支持并全票通过,预计9月1日在参议院全体会议投票表决。但当天,所有议员都收到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的一封电子邮件信函。之后,时任加州参议院议长的凱文·德·利昂 (Kevin de León)出人意料的把决议案打回规则委员会,使得议员们不能投票。该议案于是搁浅。

时任加州参议院议长的凱文·德·利昂 (Kevin de León)

蓬佩奥说:“这只是一个例子。现实情况是,全国大多数州的立法机构可能都收到了中共的信,很像罗斯参议员的电子邮件,作为协调宣传活动的一部分。例如,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在政治上就非常活跃。

“再往下还有一个层次——中共在市级和城市层面的影响和间谍活动。

纽约市藏裔警察因为中共搜集情报周一被逮捕

“就在本周,你会在报纸上看到司法部指控纽约警察局的一名警官和陆军预备役军人涉嫌充当中国的非法代理人。他被指控将居住在美国的藏人的活动报告给中共。多么有说服力。他甚至通过邀请参加官方活动,向中共官员提供与纽约警局高层人员的接触机会。有人觉得耳熟吗?他对他的上级说,北京的官员,‘应该很高兴……因为你已经把你的触角伸向了警局’。

根据司法部消息,出生在西藏的纽约警察白玛达杰-昂旺(Baimadajie Angwang)被指控向中共报告中国公民在纽约地区的活动,并评估西藏社区的情报来源。这名已入籍的美国公民曾在警察局的社区事务部门工作,于周一(9月21日)被捕。

“我们到处都能看到这一现象,在美国的姐妹城市项目中到处可见——比如在多尔县、拉克罗斯、密尔沃基和里奇兰中心的项目。他们隶属于一个叫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机构。听起来很温和。但那个团体是中国统战部的一部分——中共的官方海外宣传工具。用毛主席的话说,它是中共的三大‘法宝’之一,与‘武装斗争’和 ‘党的建设’并列。

“换句话说,它的名称中可能有‘友好’,但在涉及美国利益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

国务院正在调查的两个中共统战组织

他说现在国务院正在审查两个统战部组织在美国境内的活动:一个是美中友好协会(U.S.-China Friendship Association);另一个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China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蓬佩奥说:“这些组织包括或显然已经试图对整个公共领域的团体施加影响,包括在我们的学校,在我们的商业协会,影响当地的政治家——政客,媒体机构,以及美国国内的华人团体。”

蓬佩奥呼吁地方政府协助监督:“但联邦政府不可能对这种掠夺性和胁迫性行为的每一点都进行监管。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而我们的联邦制度的好处是……你们都可以接过这个担子。”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