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汇丰的处境,香港的命运 HSBC’s situation, Hong Kong’s fate:Chip Tsao

汇丰夹在中美冷战之间,其尴尬的处境就是香港的缩影。

虽然 7% 股权为中资拥有,但汇丰尴尬的是,它始终是一家必需面向国际的银行。汇丰与香港的故事相叠,连为一体。人民币与港币的兑换由中银总其成,但兑换了港币之后如何兑换成美元,则大体由汇丰负责。

以常理而论,击毙汇丰等于击毙香港,也相当于自毙。但在今日扑朔迷离之下,似乎无人按牌理出牌。

2008 年 9 月,雷曼兄弟破产,引发金融海啸,汇丰股价 3 个月内跌超过 3 分 2。

十年之后,金融海啸退潮,但经历世纪供股、出售资产、精简架构之后的汇丰,仍未能回复昔日光辉。

但汇丰管理层也知道未来危机所在。积极在世界各地收购。2003 年,汇丰收购了次按机构 Household International,成为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正因为美国次按爆煲,汇丰需就北美业务大幅减值,令 08 年纯利倒退 7 成,北美业务除税前的亏损高达 155 亿美元。经此一役,汇丰元气大伤,2009 年宣佈前一年度业绩之日,也宣佈所谓「世纪大供股」,每 12 股供 5 股,发行 50 亿新股,集资 125 亿英镑。

在这时候,此举就决定了汇丰必需倚赖中国的命运。因为「世纪大供股」获得 96.6% 股东支持。香港已经是中国热钱的出口中介站,许多大公司已经是中资的手套。汇丰的世纪大供股,亦即逼于形势,需全力投向中国市场怀抱。

然后 5 年之间,汇丰退出多国非核心业务,在巴西、土耳其与其他国家全球裁员多达 5 万人。

从此,汇丰的市场份额,只能大大向亚洲,尤其中港倾斜。亚洲业务佔税前利润近 9 成。令汇丰惨遭重创的北美洲,利润只佔 0.5%。

汇丰以为离开北美即离开颱风风眼。加上所谓「21 世纪是中国人世纪」,眼见中美贸易与製造业、IT 与金融业在奥巴马时代更为密不可分。汇丰业务亚洲化、亚洲业务中国化,是唯一的不归路。

可惜自此美国成为目前全球经济最明朗的地区。美元持续走强,令多个新兴市场货币贬值。

香港颁佈「国安法」更令汇丰陷入政治困境。大部分盈利来自中港,在商言商,问题在于汇丰总部所在的英国,受英国政府与英伦银行监管。英国又是「五眼联盟」台柱,需与美国分享情报,包括金融情报与制裁伊朗有关的贸易中介情报。

美国向华为进迫,则中国不理三七二十一,只有也挟持汇丰做人质。

美国虽未正式宣佈禁止香港交易美元,但汇丰站在这个问题的风险第一线。一旦汇丰失去美元结算地位,经汇丰进行美元交易的所有香港银行企业都会受到重大冲击。

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香港海港上空,其阴影与「国安法」相比更为浓烈。

香港所谓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也从此走向终结,因为汇丰的神话正式结束。

来源:CUP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