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劳工虐待事件与世界顶级品牌、银行有关 AP: Palm oil labor abuses linked to world’s top brands, banks

棕榈油在生活中随处可见,你可以在超市货架上大约一半的产品和大多数化妆品的成分中找到它。涂料、胶合板、杀虫剂和药丸中都有它的身影。它还存在于动物饲料、生物燃料甚至洗手液中。此外,超市食品,如速冻比萨饼、甜甜圈和饼干,甚至麻辣烫火锅底料都在使用棕榈油。但是棕榈油的生产却并不阳光。

9月24日美联社报道,称采访了来自20多家棕榈油公司的130多名现任和前任工人,他们来自8个国家,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大片种植园工作。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们的待遇提出了抱怨,有些人说他们受到欺骗、威胁、违背自己的意愿被扣留,或者被迫为无法偿还的债务工作。还有一些人说,他们经常受到当局的骚扰,遭到突袭,并被拘留在政府设施中。

他们包括缅甸长期受到迫害的罗兴亚少数民族成员,他们为了躲避祖国的种族清洗,被卖到棕榈油行业。在船上逃离奴役的渔民也描述说,他们上岸寻求帮助,但最后却被贩卖到种植园——有时还有警察参与。

美联社利用最近公布的世界上消费最多的植物油的生产商、贸易商和买家的数据,以及美国海关的记录,将劳工的棕榈油及其衍生品从加工棕榈油的工厂联系到西方顶级公司的供应链,比如奥利奥饼干、来苏尔清洁剂和好时巧克力点心的制造商。

记者亲眼目睹了一些侵权行为,并查阅了警方的报告、向工会提出的投诉、从种植园偷传出来的视频和照片以及当地媒体的报道,以尽可能地证实这些说法。在某些情况下,记者追踪到了帮助被奴役工人逃跑的人,还采访了100多名权利倡导者、学者、神职人员、活动家和政府官员。

虽然劳工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但棕榈油对环境的惩罚性影响多年来一直受到谴责。不过,德意志银行、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集团、汇丰银行和先锋集团等西方巨头金融机构仍在继续帮助推动这一作物在全球范围内的爆炸性增长,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这一作物的产量从1999年的仅500万吨飙升至如今的7200万吨。同期,仅美国的需求就激增了900%。

有时他们会直接投资,但越来越多地使用第三方,比如总部位于马来西亚的Maybank,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金融投资银行之一,它不仅向种植者提供资金,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处理种植园的工资。金融犯罪专家表示,在一个充斥着历史问题的行业中,银行应该将任意和不当的工资扣除标记为“强迫劳动”。

总部位于美国的雨林行动网络(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的盖玛-蒂拉克(Gemma Tillack)说:“几十年来,这一直是该行业的隐秘。责任在于银行。正是他们的资金使得这种剥削制度成为可能。”该组织曾揭露棕榈油种植园的劳工虐待行为。

随着全球对棕榈油的需求激增,种植园正在努力寻找足够的劳工,经常是依靠经纪人。许多外国工人最终被招聘者和腐败官员组成的集团所欺骗,而且往往不会说当地语言,使他们特别容易受到贩卖和其他虐待。

他们有时为了得到工作而支付高达5,000美元的费用,而这一数额在他们的祖国可能要花上几年时间才能赚到,他们往往在工作时已经被债务压垮。许多人的护照被公司官员扣押,以防止他们逃跑,联合国认为这就是“强迫劳动”的潜在标志。

还有无数的人仍然黑着,特别害怕说出来。他们是没有证件的移民和儿童,美联社记者目睹他们像螃蟹一样蹲在田里,和父母一起捡拾散落的水果。许多妇女还免费或按日工作,每天的收入相当于2美元,有时甚至长达几十年。

美联社没有透露大多数工人的身份,也没有透露他们的具体种植园,以保护他们的安全,这是基于之前的报复事件而采取的措施。许多采访都是在种植园附近城镇和村庄的家中或咖啡馆里秘密进行的,有时甚至是在深夜。

美联社在一周内多次联系马来西亚政府,但没有发表评论。全球第三大棕榈油种植园企业——马来西亚Felda公司也没有回应,但其商业部门FGV控股有限公司表示,它一直在努力解决自己种植园内工人的投诉,包括在招聘行为上做出改进,并确保外国劳工能够获得护照。

健康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