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正式提名巴雷特做大法官,她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是什么? Trump officially nominates Amy Coney Barrett for Supreme Court

星期六(26日),美国总统川普正式提名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填补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尔-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去世后空出的席位。

而左派人士最担心巴雷特会撤销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该案将堕胎合法化)等高院的先例判决,并将她的信仰强加给其他人。

以下是巴雷特在一些关键案例上采取的立场。

关于堕胎

巴雷特作为第七巡回法院的法官,只参与了少数涉及堕胎的案件。在2018年的一个案件中,在第七巡回法院裁定印第安纳州的一项禁止堕胎法律违宪后,她表示支持对该裁决进行全院重审。该法律禁止因胎儿的性别、种族或潜在残疾等原因而将其堕胎,并禁止将胎儿作为医疗废物处理。

但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的伊利亚·夏皮罗表示,如果让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堕胎支持者不应该担心罗诉韦德案会被推翻。

他谈到巴雷特时说:“她几年前在杰克逊维尔大学做了一次演讲,说罗诉韦德案不太可能改变。我认为这是对的。在目前的高院法庭上,我认为不会有超过一票,也许两票支持完全推翻罗案和凯西案(宾州东南部计划生育组织诉凯西案,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关于堕胎的标志性案件)。”

他说当务之急是,很多政府出台的法律法规被驳回,而增加了一位川普提名的法官,这些法律法规就可能得以保留。

但也有人不同意上述看法,认为罗诉韦德案是川普选择大法官的一个试金石,巴雷特明显会符合总统的立场。

拥枪权

在社交媒体上,不乏关于巴雷特法律史的帖子,许多与她支持第二修正案所规定的拥枪权有关。

一位用户在Twitter上写道:“艾米-科尼-巴雷特想给重刑犯拥枪权。”

这一说法是基于她对2019年Kanter V. Barr一案的异议。该案的核心是威斯康星州一名叫Rickey Kanter的男子,对一项医疗保险欺诈罪认罪。因此,威斯康星法院判他被禁止持有枪支,并获得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多数法官的支持。

但巴雷特写了一份措辞强烈的反对意见,她写道:“历史与常识是一致的:它表明,立法机构有权禁止危险人物拥有枪支。但这种权力只适用于危险的人。”

巴雷特认为,拥枪权应该扩大到非危险性的重刑犯:“如果没有证据表明他要么属于危险类别、或者带有危险标记,永久剥夺坎特拥有枪支的资格违反了第二修正案。”

要阅读巴雷特对此案的完整异议,请点击这里

正当程序

2019年,普渡大学的一桩性侵案曾经提交到第七巡回法庭。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原告和被告的真实姓名都被隐去了,而以”简”和“约翰”来代称。原告女生指控被告男生在睡觉的时候把她“摸醒”了,并说该男生承认在其它场合也曾经“用手指插入”她的身体。男生向校方否认了所有的指控。然而由于女生的指控,导致这名男生失去了海军预备役军官学校的奖学金。

巴雷特在对此案的书面意见中说校方“谎称(约翰)承认了简的指控”;拒绝让约翰看到案件中的证据;不允许他提出证人;不允许他对简进行盘问;后来“以压倒性的性暴力证据认定他有罪”。

巴雷特说:“普渡大学的程序甚至达不到一所高中给学生停学数日所必须提供的服务。”因此她认为约翰依据宪法第14修正案赋予的正当程序权利提出的诉求是合法的。

卡托研究所的夏皮罗说,该意见显示巴雷特“认真对待现在很多大学在处理各类投诉时设立的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指私设公堂)”。

给官员的豁免权

在2019年的Rainsberger v. Benner一案中,巴雷特撰写了一份意见书,否定了被告警官作为公职人员的有条件豁免权(Qualified Immunity)。该豁免权是一种保护政府官员不因他们在工作中做出的判断而被起诉的措施,该警官被指控提交了一份“充满谎言并且遗漏证据”的文件,导致一名男子入狱两个月。

在美国,随着警察的不当行为越来越受瞩目,无论是警察暴力还是警察滥权,给予官员的有条件豁免权一直是一个热门话题。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布劳恩(Mike Braun)今年夏天早些时候曾短暂推动一项法案,以缩减警察的有条件豁免权——这一想法得到了民主党人的广泛支持。

而第五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唐-威利特(Don Willett)在2018年的一份意见书中称,有条件豁免权成了让公职人员逃避不良行为的借口。

巴雷特也在给予Benner豁免权的意见书中表示:很难想象一个称职的警官会考虑用撒谎来证明(拘留某人的)合理依据(Probable Cause)。

移民问题

在大多数情况下,巴雷特在移民案件上都站在川普政府一边。在库克县诉沃尔夫案中(Cook County v. Wolf),川普政府“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规则禁止给可能使用福利的移民发签证。对此,巴雷特说,该规则是“政策选择”,不应通过诉讼解决。

在Yafai v. Pompeo案中,巴雷特支持国务院的一项决定,即拒绝向一名美国公民的妻子发放签证,因为她涉嫌试图偷渡儿童,尽管其父母说他们的孩子已在一次溺水事故中死亡。这一决定被重新考虑,但该公民的妻子一直未获得签证。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