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拜登更腐败:克林顿家族和叶简明的交易、曾将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转移给中共

据《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高级记者、节目制片人娜塔莉·温特斯(Natalie Winters)日前(10月22日)报道,克林顿基金会接受了来自中国华信能源(CEFC)的一笔介于50,001 ~ 100,000美元之间的捐款,华信能源正是亨特·拜登利用父亲、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职权勾换股权和回扣的公司。

而拜登一家并不是唯一接受中国华信能源资金的华盛顿政治机构。 希拉里(Hillary)和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通过克林顿基金会收取了华信能源的近10万美元。

另据《纽约时报》2018年12月12日刊文“叶简明如何进入华盛顿的权力走廊(A Chinese Tycoon Sought Power and Influence. Washington Responded)”,就概述了叶简明是怎寻求在华盛顿的影响力,试图与有影响力的、比如来自拜登家族的人建立联系的。

文中写到,“快速崛起的中国石油大亨叶简明敢于进入只有政治关系最硬的中国公司才敢去的地方。但他想要的是进入华盛顿的权力通道——并着手实现这一目标。不久,他就与时任副总统的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 )一家见面。”

但华盛顿的政治阶层一开始并不接受叶简明的示好,文章报导“一开始,叶简明打入华盛顿权力掮客圈子的努力并非一帆风顺。退役海军上将和国家安全顾问博比·雷·英曼(Bobby Ray Inman)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五年前,华信能源找到他,希望能合作搞个合资企业。这家公司答应每年付给他100万美元,却没有说具体做什么生意。他拒绝了这个提议。

英曼说,后来华信能源的高管打电话给他,说他们正在考虑收购叙利亚的油田。问他是否可以帮忙说服美军不要轰炸叙利亚?他再次拒绝了。” 但克林顿夫妇从叶简明——一个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联系的中国共产党员——那里收受资金时却没有丝毫犹豫,报导中写到,“叶简明还让华信能源进一步撒钱,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10万美元。”

克林顿基金会的记录显示,中国华信能源向该基金会捐赠的金额为50,001 ~100,000美元,这笔可观的收入于2015年第三季度进账。《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过克林顿2016年竞选总统、其基金会的捐款也随之激增的情况:“一些外国公司也新近成为该基金会的捐款者。

另外 摩洛哥的一家有皇室控股公司持股的主要银行、阿提扎利瓦法银行(Attijariwafa Bank)还向克林顿全球倡议(Clinton Global Initiative)论坛项目提供了10万~25万美元。

克林顿将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转移给中共

从1993年到2001年,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共8年,其性丑闻曾闹得全世界沸沸扬扬,但他接受中共政治现金、出卖美国利益给中共的行为却不广为人知。日本媒体早在2006年就爆料,美国国防部要求严惩曾秘密输送核导弹等防御技术给中共的一家间谍公司,却遭克林顿总统拒绝。克林顿接受中共高额献金换取美国国防情报。克林顿不仅引进中共间谍担任美国政府高官,还阻止对和中共间谍有关的受贿案,至少超过60名涉案人士逃离美国,余下的人也是只受到小额罚款处罚。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主席肯尼迪也曾指出,克林顿把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转移给中共。

日本畅销双周刊《高智商(SAPIO)》,在2006年11月以《中共间谍与美国民主派间的糜烂关系》为题,详细披露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夫妇收取中共间谍大笔献金始末,以及克林顿与中共幕后勾结,出卖美国利益,甚至转让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给中共。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主席肯尼迪直言不讳地指出:“在中共不断践踏人权的过程中,美国不仅以另外的方式(来看待),而且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向他们转移我们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给予他们最惠国待遇,并与他们分享进步;将中共推向21世纪,(让中共)成为美国的超级竞争对手。”

1996年2月,克林顿将保利科技的经营者王军叫到白宫,进行密谈。王军是前中共国家副主席、中共老军头王震之子。美国国防情报厅(DIA)的调查显示,保利科技是专为中共军方情报机关秘密输送武器而设置的公司。

《高智商》报导说,当时中央情报局及美国国防情报厅已经掌握,保利科技正向北韩、巴基斯坦、伊朗输送大量杀伤力生物武器技术及零件等的数据,于是要求制裁保利科技。

但当总统克林顿与王军进行密谈后,并无采取任何制裁行动,美国商务部反而决定进一步向中共输出军事技术。

劳拉太空与通讯(Loral Space& Communication)公司网页

1995年克林顿连任成功期间,向克林顿提供最高额政治献金的,是一间名为劳拉太空与通讯(Loral Space& Communication)公司的会长。这个劳拉太空与通讯曾秘密输送核导弹等防御技术给中共。而掌握事实真相的美国国防部要求严惩该公司时,却遭克林顿总统拒绝。

另外,报导还透露,克林顿总统夫妇不使用白宫的电话系统,而是另斥资2700万美元特地设置只供民主党内部使用的电话系统。而联邦调查局一直被蒙在鼓里。

图为:1998年6月27日江泽民举行国宴招待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夫妇

《高智商》的报导指出,早在克林顿掌权时期,中共间谍机关与克林顿夫妇间的密切关系就已经逐渐明朗化。1992至1996年期间,克林顿夫妇多次收取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侨——在美国的中共政权代理人、中共中央及中共军方的间谍组织的政治献金。

这笔资金的总额据说至少有数千万美金。而回礼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国防部、国务院等部门的机密情报,以及最新的军事技术。

报导指出,中共中央及中共军方为了进行这种赠贿活动,利用香港、东南亚、北美的上百家企业,其中包括克林顿夫妇获取献金的最大渠道──力宝集团(Lippo Group)。

报导披露,这间力宝公司是一个印尼华侨财阀李文正(Mochtar Riady)家族所拥有的企业集团,在香港与中国大陆均设有办事处。据中央情报局与参议员的调查显示:「力宝集团在战后长期协助中共间谍机关行事。」

报导说,因此联邦调查局推测,「克林顿夫妇与中共军方间谍组织之间的互助关系也许就是那时开始」。后来经过证实,当克林顿于1992年决定参选美国总统选举时,夫妻俩人就收到李文正125万美元的献金。

克林顿引进间谍偷窃CIA机密

报导指,克林顿进入白宫后,拥有美国籍的黄建南(John Huang)就担任美国联邦商务部国际经济政策的副助理部长职位,他利用职位之便,存取大约500种中央情报局的机密报告。此外,他在中央情报局亚洲政策分析家那里,得到有关日本政府的机密情报。

图:1997年9月17日,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于白宫接见被指为中共间谍的关键人物、美籍华人黄建南(John Huang)

1995年9月,总统克林顿更将黄建南由商务部调入民主党总部,就任负责政治资金的副议长,为他的总统连任铺路。

《高智商》报导说,1995至1996年在黄建南的背后运作下,大量的中共间谍组织的政治献金经由多位华侨、在美华人、台湾宗教团体等输送给戈尔阵营。

另一位2004年总统大选被炒成大热门的是民主党候选人克里,同样收取中共军方情报机关的政治献金。克里当年就台湾问题曾公开说:“即使台湾被武力攻打,美国都没有必要军事介入。”

图:曾出战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的4位民主党高层,从左到右:戈尔、克里、爱德华兹、克林顿。

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屡受克林顿阻碍

上述日媒报道说,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于克林顿等人的收贿调查,是在1996年大选结束后才开始进行的,但调查只维持了几个月就被迫停止。

时任总统克林顿掌控下的司法部阻止案件调查的纠缠期间,超过60名涉案人士,包括民主党关系人及驻美华人趁机逃往国外。

这宗大规模与中共间谍相关的受贿行贿案件,却没有一个中共间谍或民主党党员受到实质审判,全部都是缴交了小额罚款后被释放。

来源:阿波罗Gnews

美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