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大清洗后,共和党政客失去了数万名粉丝

据《纽约邮报》报道,国会骚乱后的推特大清洗让75%的参议院共和党人的粉丝减少,其中有几位失去了数万粉丝。然而据追踪网站Social Blade的数据显示,许多参议院最有权势的民主党人,自1月6日以来增加了数万名粉丝。

民主党方面,很多大赢家都是2020年总统初选的明星:明尼苏达州参议员艾米-克洛布查尔(Amy Klobuchar)当月增加了7万多粉丝;马萨诸塞州的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增加了8万多粉丝;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吸纳了35万多粉丝,而副总统当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则以130万的涨幅居首。

推特最近还因为拒绝在拜登上任后将官方@POTUS账号的3300多万粉丝转移过来而与当选总统拜登发生争执。该公司确实在2017年将1300万@POTUS粉丝从奥巴马转移给了川普。拜登只好从零开始。他的@PresElectBiden将在1月20日变成新的@POTUS账户。该账户拥有约85万名粉丝。

对所有100个参议院账户的审查显示,只有两名民主党人,加州的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和亚利桑那州的Kyrsten Sinema在过去30天内失去了追随者。

在共和党人中,损失最大的是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他减少了4.5万人;爱荷华州的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减少了5万多人;佛罗里达州的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减少了7.8万人;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以超过11.2万名追随者的跌幅领跑。

自从川普总统被推特永久封号后,数不清的右翼账号也被封杀。推特证实它正在采取积极措施删除不良账户。周一该公司透露,他们已经封杀了7万多个账号,因为他们分享了与QAnon阴谋论相关的内容。

“我们现在正生活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在这个时期,言论自由受到了全面的协同攻击,”纽约大学教授马克-克里斯平-米勒(Mark Crispin Miller)告诉《纽约邮报》:“自1月6日以来,它主要影响了右派人士。”

米勒目前正在起诉他的同事,因为他说他们诽谤他提出了关于戴面罩的问题,他说QAnon主要是一个“审查的借口”。

“我们目睹的是西方互联网被大公司和国家改造成一个更像中国互联网的论坛,”米勒说:“在中国,当你上网时,你就会受到监视,并可能因为异见言论而受到惩罚,这只是一种必然。”

热门 美国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