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幸福感:「宏观乐观,微观悲观」

有些中国人是这样的,每晚打开新闻联播,看见国家越来越强、世界越来越乱;转身和亲友聊起食安、房价,又感叹日子真难。「宏观乐观,微观悲观」的背后,反映了什麽问题?

陆媒界面新闻日前刊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助理教授奚锡灿的文章,提到在年轻人群聚的影片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B站)上,有网友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

「凡是关于宏观层面的影片,比如国内的产业升级和国际关係等,弹幕(观众即时发送的评论)普遍都是极其乐观向上的。基本上就是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敌人一天天烂下去。而到了中微观层面的影片,比如房价或是年轻人生育等等,弹幕普遍又悲观得不行。基本上不是彻底放弃躺平就是宣洩不满。」

奚锡灿是经济学博士,他认为这种现象正说明了为什麽中国在过去20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每年GDP增速世界无敌,但是高成长的GDP数据和民众的幸福感与获得感之间出现了严重背离。

为什麽有些中国人会「宏观乐观,微观悲观」?除了经济层面上的解释,或许还有不同的答案。待过媒体、30几岁的邹先生几乎是毫不思索就说:「因为宏观很难验证啊!」

这似乎也有几分道理。除了「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样具体的事实外,诸如「中国梦」、「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实更多是主观的概念塑造。媒体多报导几次脱贫成功、抗疫有成的消息,民众信心不起来都难;概念塑造如果没有用,中共不会那麽重视宣传系统,不会精心管控言论。

曾经是陆生的丁先生说,「宏观乐观,微观悲观」并不奇怪,中国官方向来都有两套话语体系。开大会的时候只有「伟光正」(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如果是在没有那麽严肃的场合,就可以稍微说一说问题,比如贪腐、民生、走过的「历史弯路」等。

这样说来,感到悲观的那一面其实更切身、更真实。也因为它是经过自身验证的。

「宏观是很久远的事情,你会记得小时候对2020年许过什麽愿望吗?不会吧?」一名在上海出版社任职的朋友认为,对宏观的看法表达的是一种「态度」,但对微观环境的变化则是一种「感受」。

政府给的宏观愿景,不能说没有意义。受访者都认为,中国人本来就比较爱面子,国家强大会有安全感,「自卑的另一面就是想扬眉吐气」;同时,这也是被长期教育的结果,而且这种教育是单一的声音,对不同种声音还会有不安全感。

其实,微观的感受,有时候难免会影响对国家宏观处境的态度。

过去一年,这名编辑从工作上感受到,出版的尺度越来越紧,而且「不知道红线在哪」。一本已经在市面上卖了多年的艺文类书籍,作者是上海知名作家,书中涉及了文革的历史,本来要修订再版,出版社上级指示不许再卖。

这是当局全面推动「思想工程」的一环,和校园中正加强的爱国主义教育并行著。历史被擦脂抹粉,记忆在改变样貌。

管控悄悄变严之外,另一个观察是疫情下年轻人失业增多。这名编辑觉得环境正在起变化,而且不太妙,「现在不是经常说我们遇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今年是中共建党100週年,强调「民族复兴、人民幸福、制度优势」的宏观叙述可预期将会有增无减。对多数个体来说,每天忙于还房贷,面对子女教育与工作压力等,只要没遇到房产被强拆、没亲身经历法治不彰的极端事件,伟大的「中国梦」仍可能扮演生活裡的安慰剂角色。

原载中央社

热门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