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取消文化”到网络暴力只有一步之遥

“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是英语世界的网络新名词,指的是一种抵制行为,尤其是在网上发起的抵制行为。

社交媒体上常见某人(通常是知名人物)或某家(知名)企业因为说了或做了一些令人反感或不能接受的言论或行为,然后就被各种舆论抵制,其工作机会、商业代言、企业赞助,甚至其网络影响力“全被取消”。

有些人把“取消文化”形容为网络羞辱或网络暴力,但两者似乎又不完全一样。

网络羞辱或网络暴力比较负面,而取消文化主要是被抵制的对象发生了或被人挖出来曾经做过引人反感或不能接受的言行,“取消”的目的是让他/她受到惩罚。

演员伊桑-霍克(Ethan Hawke)是大陆人比较熟知的一位好莱坞老帅哥。他也是最新一位对“取消文化”发声的名人,他说它对艺术表达产生了寒蝉效应。

据Breitbart新闻网站报道,霍克在宣传自己的最新小说《黑暗的亮光》(A Bright Ray of Darkness)时,对这种社交媒体现象表达了不同意见。

他告诉《卫报》说:

马克・吐温的那句名言是什么?“艺术的目的是为了减轻羞耻感。”我们现在处于这样一个时期,你甚至不能写不良行为,因为这可能看起来像是在纵容它。你必须能够创造出一个人物,他做的事情是他们希望自己不做的。我来来回回地想,因为谈论男性性行为实在是一个令人闻声丧胆的时代。如果你不能把光照进黑暗的角落,住在那里的恶魔就永远不会消失。

50岁的霍克是最新的批判取消文化的娱乐人物。其他更明确谴责这种做法的明星包括戴夫-查佩尔(Dave Chappelle,喜剧演员)、瑞奇-杰维斯(Ricky Gervais,喜剧演员)、约翰-马尔科维奇(John Malkovich,《火线阻击》中的神秘刺客)、罗文-阿特金森(Rowan Atkinson,憨豆先生)和约翰-克莱斯(John Cleese,老牌英国喜剧演员)。

在《卫报》的采访中,霍克在被问及自己小说所获的负面评论时,顺便对川普的支持者进行了抨击。

“我可以接受。我在餐馆里遇到过讨厌我的人,”他说:“还有7000万人投票给川普呢。人的品味是没法控制的。”

小编认为,取消文化也和主流社交媒体的内容审查有点异曲同工——凡是不合自己口味的言论都要压制,只是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1935年自杀的民国女明星阮玲玉曾经说过:“人言可畏”。人们不要觉得语言不是钢铁铸造的武器,不会伤人。语言有武器无法比拟的煽动性,可以把人性中恶的一面发扬光大,造成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所以还是要谨言慎行,(哪怕是在虚拟世界,哪怕你认为没有录音没有记录),不要给别人带来灾难,也不要给自己造下罪孽。人类,无论哪个民族,在神的眼里都是造物主的造化——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热门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