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缅甸政变与拜登的选择

缅甸军方发动不流血政变,逮捕昂山素姬的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多名政府官员,以及副总统温敏。

由军方支持的反对派「联邦巩固与发展党」指摘 11 月的议会选举出现舞弊。前军方副总司令敏瑞夺权,宣佈扣押昂山素姬。

到目前为止,此一政变应该是缅甸国内军方的夺权行动,无证据显示由美中任何一个大国幕后策动。

美国白宫马上发表声明谴责,并要求军政府释放昂山素姬,而中国的声明中立温和,只希望缅甸回归宪政。如果政变由美国催生,白宫就不会有这样的声明;昂山素姬几年来都已经是中国的盟友,甚至这个「民主政府」已经是一带一路通往印度洋的可靠代理人,除非有不为人所知的内幕,例如发现近年蓬佩奥暗中与昂山素姬等接触,否则中国更无推翻昂山素姬之理。

昂山素姬虽然是缅甸民选的资深领袖,但因为 2017 年,这个缅甸军方主导镇压边境的罗兴亚伊斯兰少数族裔,导致大规模死伤,引致西方各国谴责,并有呼声剥夺昂山素姬的诺贝尔和平奖。

2017 年,当罗兴亚惨案发生,西方舆论希望昂山素姬站在人道立场,但却令西方失望。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对昂山素姬抱有不实际的人道期望,在与昂山由罗兴亚惨案切割之后,反而刺激昂山素姬倒向中国,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

此一变故,显示西方左翼政府和舆论的幼稚和短视。缅甸与孟加拉国之间的伊斯兰少数族裔问题,对于佛教国家的缅甸,昂山素姬身为民选领袖,必须依据主流民意来处理。在南亚地区,缅甸和泰国是少数官方的佛教国家,被伊斯兰国家包围,其受到的孤立和安全威胁,自非西方国家养尊处优的左翼能理解。

固然,对于罗兴亚少数族裔在边界的安置问题,缅甸的民选政府理应有更人道的处理。但昂山素姬的全国民主联盟,却讽刺地被指控站在种族隔离主义、血腥右翼政治的一边。缅甸军人公开处决罗兴亚人,令昂山素姬几十年的道德形象扫地。昂山素姬辩称「佛教徒同时也遭到暴力对待」。

地缘政治的形势十分複杂,刚上台的拜登面对缅甸的局势处境尴尬。

第一,若美国视中国为威胁印度洋安全的对手,美国理应暗中高兴昂山素姬的倒台。政变成功的军政府,其实也在等待美国政府的承认与支持,准备与美国和印度配合,完善对中国跨向印度洋的围堵。

但第二,拜登前身的奥巴马和希拉莉,多年来强烈支持昂山素姬领导缅甸走向民主化,视缅甸为阿拉伯之春民主革命之后的另一试验场。荷里活更为昂山素姬拍摄文宣电影。没有想到昂山素姬掌握权力之后,却会摇身一变成为镇压罗兴亚弱势族群的法西斯。拜登政府的取态,显示这个上台只有数十天的民主党政府,在道德理想和现实的全球利益和国家利益之间,似乎选择了前者。

若政变上台的军政府得不到美国的祝福,现实所趋,当然也会继续进一步倒向中国。此所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取态温和,随时准备军政府归队。

昂山素姬有没有选举舞弊,或者缅甸的前景是否民主,大可以留给学院的自由派学者继续花时间讨论,因为这两样其实俱不重要。重要的是缅甸政变后,美中两国在南亚的战略佈局有何变化,这才是牵动整个东亚的支点。

原载CUP

热门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