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下属解读川普为何没能翻盘

圣路易斯大学Chaifetz商学院2018届毕业生齐格勒(Garrett Ziegler)在2017年就进入白宫实习,毕业后他成为纳瓦罗领导的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的高级政策分析师。2月6日,他接受YouTube自媒体Monkey Werx US的采访,将他从一个中层工作人员角度所了解到的白宫内幕公布于众。

采访超过长达1个小时,小编只能捡重点和大家分享。

首先,齐格勒说,虽然他们在白宫工作,但是要把真实信息传给川普却是障碍重重:“我们有一个真正的圈外人总统,却被一群建制派员工所包围。”

他说:“(正如)80/20法则(20%的变因操纵着80%的局面),布什那批人并不在乎制造业工作,只关心赢得左派的喜爱……这意味着,如果你大声疾呼:根据1974年的《美国联邦法典》第42编(选举官员保留和保存记录和文件法),所有的纸质选票都必须保存22个月,我们只需要把这六个(关键战场州的大都会)县的选票进行人工计票。但是那些审计公司,如CNV,它们也被收买了。这整个系统就像一个非暴力的黑手党,领头的是硅谷的科技霸主和乔治-索罗斯、扎克伯格等所有这些人。我的意思是,即便我们对投票进行审计,审计结果也是设好的局。”

“真相绝对在我们这一边,然而,这个世界是一个悲惨罪恶之地,很多人在现有的系统里有经济上或其它方面的利益。而这个现有的系统就是要夺取美国。”

他说美国,特别是大城市,已经失去了美国的原味,而变成了一个没有人、没有文化的巨大的商场。而那些白宫内为大公司利益服务的人,就是要维持这种现有的系统。他把这种现状和中共从内部瓦解美国相提并论。

齐格勒以乔治亚州为例,说那里只要有驾照就可以得到选民登记卡,而不用查是否为公民。他还引用数字称佛吉尼亚州10%的选民是非法登记的。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的选举本身就是非法举行的,”齐格勒说:“我在1月18日将这直接告诉了总统。”当时在场的还有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白宫律师Eric Herschman还有川普女婿库什纳。齐格勒指出,这些州除了在选民登记上做手脚,还通过州务卿修改了选举规则,以冠状病毒疫情为由改变投票截止日期。而这些都是非法的。”

按照美国宪法,对选举规则的修改应该由各州议会投票通过,而不是州务卿可以决定的。齐格勒提到最近宾夕法尼亚州务卿辞职(请看此前报道:宾夕法尼亚州务卿辞职,据称和大选无关)。虽然报道称与大选无关,但这个消息仍然耐人寻味。

齐格勒说关于2020年美国大选为非法之说都详细记载在了纳瓦罗的报告中(参见网站navarroreport.com),和之前的报道:《白宫顾问纳瓦罗出台新报告,总结“千伤致命”的窃选策略》)。

川普反击不利,齐格勒认为80%的原因是周围辅佐他的人都是建制派安插的人。作为政治素人,川普在经营公司的过程中,他和自己的团队有共同的利益和目标。然而在政治圈,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做打算。当他们看到川普要失势时,就开始为自己寻找下一个职位了。

他特别提到众议院共和党人的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说他们只会举行听证会,包括针对希拉里电邮门的听证会等等……然而从来没有人因此被起诉判刑,就连FBI非法监控川普的间谍门肇事者最终也得到了缓行,“包括马克·梅多斯,甚至Jim Jordan,我管他们叫专业听证会举办者(Professional Hearing Holders)。”

齐格勒说这些川普周围的人,虽然不一定直接敦促他认输,但是每当川普提出一个建议,他们就会告诉他各种行不通的理由,所以实质上给川普造成了除了认输没有别的出路的局面。

另外,齐格勒还说有一些白宫律师,真心相信大选没有发生大规模舞弊。

许多挺川民众认为军方将控制局面、支持川普连任,然而齐格勒说以他在白宫两年的经历,没有任何迹象显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会坚持宪法、违抗拜登。他说这些军界高官都是普林斯顿校友,相信约翰-麦凯恩和希拉里-克林顿这种建制派精英多年奉行的“Invade the World, Invite the World”外交思想,“他们的看法完全是扭曲的”。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有两种正义概念的国家,”齐格勒说:即便把证据摆在左派面前,他们也不会相信。他们会相信2+2=5,如果那是在操作上行得通的(Operational Success)。就像科学上的X和Y染色体已经证明男女有别,但是左派仍然认为男的可以变成女的。

热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