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所谓创作自由无绝对

说到八十年代影视界由三个女性话事人来开创,有好事者提醒:这三人之外,还有一个方逸华小姐。

「方小姐」当然也是女强人,但属于财政管理层面,不是创造开拓型。在影视这个行业,创造开拓靠胆识,但有如野马,有时脱了繮,老闆的资本好像倒水,就要有一个很厉害的角色来把关。这个人适逢其会,邵逸夫选中了一个女人。

因此香港影视黄金时代的女权主义,在周梁、MY、YT之外,确实又有方小姐的第四人。三足鼎立之外,还组得成四人麻将。但是方小姐那一科不同,而且忠诚于邵逸夫,这一角在行政管理层面,比另外那三方有更大的内在震慑力,但此一权力对于创业,是好是坏,在那个行业里有定论。

然而创作自由,确实又不等同任你花钱。荷里活电影「乱世佳人」近百年前早有先例,而悍如占士金马伦拍铁达尼号,也一样在花钱这件事上触了礁。因此,正确地说:世上并无绝对的创作自由,成本就是创作自由的最大限制,除了法律,也应该是唯一的限制。

在资本和法律之外,任何政治理由来限制创作自由者,或将政治审查以行政权力化为某一法律条文而限制创作自由者,都是垃圾般的藉口。

用资本限制创作自由,是老板和创作人之间的事。以法律限制创作自由,是一个民选的政府与创作人之间的事。若再有纷争,交独立的司法解决。其他对创作自由的一切限制,再无第三权力。

所谓「自由不是绝对」,从来没有异议。只是魔鬼在细节里。不注重细节,只听见简单的一句口号就当做金句的,属于缺乏思维能力的低端人口的小脑集体条件反射。世界上某些民族,只需看看其历史,最缺乏逻辑思考能力而思维粗枝大叶者,其社会必定口号发达、标语遍地。与民主自由,时间早就证实了无缘。

这种社会,由于文明基础薄弱,一旦加上西方传来的价值观,例如女强人、女性主义什麽的,也模仿着,以为用自己的「选举」方式「选」出一个女特首,一时集体出现「参考西方先例」、与「西方」同步进入现代文明的虚无幻觉。但很快就集体失望。今日的女特首惨遭到当初也有份「选」她的许多亲中蓝营之人诅咒,彷彿三年前拍手欢迎的那种祝福,没有发生过。

而「女性主义」在中国人之中,由秋瑾开始,到江青触礁,「女性能顶半边天」的口号之下,强制生育又杀掉了两亿女婴。而殖民地香港却因自由而造就了一个女性主管的影视黄金时代,到了特区,这一科却又像一隻洩气的气球,倒才是令旁观者发笑的一连串学术看点。

转载自苹果日报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