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血月5.26现身——中华文化有有教人避难之法吗?

5月26日是2021年中最大满月之日,月球正好到达近地点,天空中将出现比平时大14%、亮度增加30%的“超级月亮”,同时还将伴有“血月”,将成为“超级血月”的天文奇观。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都可以看到月亮“带食(蚀)而出”,此外,环绕太平洋的地区都可以看到这次的“超级血月”,新西兰可以看到月全食的整个过程。

“血月”是月全食时的一种天文奇景。当满月之日发生月全食,此际的月球完全被地球阴影遮挡,而太阳光谱中的红色光可以穿透地球大气层,经过折射的红光照映在月球上,让满月看起来呈现暗红色,就是一般说的“血月”。2021年5月26日将发生月全食,月球刚好经过近地点,这个“血月”就比平常的大,也就成了所谓的“超级血月”了。

“血月”是纯自然现象吗? 中华文化有“血月”之说吗?

中华文化的确早有“血月”之说,是属于天文异象中“月变”的一种。用字不叫“血月”,多以月赤、赤气覆月或月如血光来形容。

在历代史书《天文志》中都有月变的观察,也多有“血月”的记载。还有专门“月占”著作,像是唐朝李淳风的《乙巳占》和西汉的易学大师京房的《周易妖占》都有“血月”的记载。

《周易妖占》将月变赤色的血月视为不祥的灾难征兆,尤其是兵祸和旱灾:“月变色……赤为争与兵”、“赤气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饥千里”。null

李淳风《乙巳占》的第二卷是“月占”,看月象以占卜国事天下事,他说“月若变色,将有灾殃”、“赤为争与兵”,就是说月变为赤色时要起争权的兵祸。《乙巳占》又说“月犯蚀参,贵臣诛,赤地千里,其国大饥,人民相食。”指出当月食参星,又出现赤色,赤地千里时,国内将出现大饥荒,严重到人民相食的地步。这些看法和京房的《周易妖占》是一致的。

中国历朝历代史书中也都将血月(月赤)视为祸殃的征兆。比如:

《后汉书·五行六》:“事天不谨,则日月赤。”指出:对天神不敬,行事违反天道,则日月变赤色。

《魏书·一百五》:“天日月星变,编年总繋魏及南朝祸咎。”指出:在南北朝的历史中,日、月、星的变异,联系着灾祸罪咎的事端。

《隋书·志第十六·天文下》“天气未降,地气上升,……若于夜则月赤,将旱且风。”指出:阴阳不调,阴气犯阳,在夜间表现出月赤,那么就会有旱灾和风灾。

《宋书·志第五·天文五》:“月变色,为殃;青,饥;赤,兵、旱……。”指出:月变色将有灾殃,变为赤色时,是举兵争战的征兆,而且有旱灾。

试问:这些史书中记载的血月(月赤)的祸殃征兆难道是“迷信”吗?点击这里看原文。

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