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中国民间“躺平”颠覆中共“大国崛起”

中共再次镇压中国人民的时候,躺平者们很可能不会介入,不会参与,不会为虎作伥,实际上就是远离了中共。这就很有意义,这是在统治者打压人民资源极其丰富、镇压人民手段无孔不入的时候,最好的应对办法。躺平的人们,中共要打台湾,他们可能不会参加;中共要反美,他们可能没兴趣;中共要经济,他们的韭菜倒伏在地;中共要维稳,他们看起来是温顺的良民;中共要宣传洗脑,他们听不懂也不愿意听、只顾打游戏。躺平实际上,是最大规模的不合作运动,而在中国大地,不合作,就是抵抗,就是最有力的抵抗!

中国大陆最近以来的民间“躺平主义”,成为人们关注的热门话题。深入探讨“躺平主义”的真正意义和影响,人们不难发现,它其实是对中共的一种抗议。躺平主义中的“消极”抵抗,其实是对中共的“积极”抗争。并且,中国民间的“躺平”,是中共“大国崛起”的反面;民间躺平日渐昌盛,实际上是在颠覆中共“大国崛起”的美梦!

躺平是人们足够努力、精疲力尽后,发现仍然改变不了生活,心力憔悴,干脆不努力了,而维持最低欲望的生活着。它实际上是对中共治下社会贫富分化的控诉,也是对中共宣传的全面摆脱贫困的讽刺。大陆最近热门的“躺平族”,灵活就业,日结的打零工族群,描述了一种新的社会形态。《躺平即是正义》一文的作者,说自己过去两年没稳定工作,通过打零工,降低消费,来维持“自由”的状态。这引起很多年轻人的共鸣和认同。他们进而提出“躺平学”,来系统性的泛指年轻人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育、不消费,维持最低生存标准的状态。

日本放送协会(NHK)早在2018年,在其名为“中国日结百元的青年们”的、采访深圳三合人才市场的节目中,就准确描述了躺平人群的特征。这些日入百元、当天结算发薪的青年人,感到前途无望,在绝望之中,他们开始发现人生目的、开始他们的思考。深圳三合人才市场日结百元的青年人,每天收入人民币100元,合美金15美元,这是他们工作一天、休息两天的躺平成本,相对于每天5美元。按联合国贫困人口标准,每天收入在35美元以下就算贫困,而低于2美元是绝对贫困。就是说,中国这些躺平的年轻人、中年人,他们是在国际的“贫困线”和“绝对贫困线”之间游走。

躺平是一种宁静的示威、一种公开的不合作。从远一点说,它与印度圣雄甘地的和平抵抗、不合作运动颇有几分相像。甘地带领的印度人民对殖民政府的不合作,是目标明确、头脑清醒、坚定而和平的反抗运动。中国当代的躺平,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但却有能发展、演变到那种程度的可能。这也是中共政权为什么对此忧心忡忡的原因!躺久了,思考明白了,反抗的意愿、情绪、意志、理念、决心,就可能成熟和发展,就可能变成坚定的行动。即使是躺着不行动,也会有效果,因为它对中共的统治和控制,是一种摆脱;如果人们最后躺不住,要坐起来、走出去,也会自然而然,因为其聚集的能量和热量,还聚集在体内。

从近一点说,躺平跟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港人的“若水、无大台”策略,也有几分相像。躺平没有领袖,没有人出头,它默默的出现,却又有明确的策略;它对中共的统治、中共的经济,都具有摧毁性的力量。可以不夸张的说,躺平是一种中国民众自发的、新的不合作运动,是在中共严厉管控时期最好的、沉默式的反抗。

躺平跟人们的蜗居、青年人的啃老、和人们封闭自己的茧蛹化(cocooning),都有许多共性,在世界许多国家也都有,只不过在其它国家规模不那么大、影响不那么深,而在中国已经迅速嬗变成一个社会性的问题。在笔者居住的乔治亚州、亚特兰大都会区,身边就看到过几个类似的事例。一个是华裔年轻人大学毕业后没工作,一直在家里啃老,老爸无可奈何,向朋友们抱怨、吐苦水;另一个也是华裔青年,中学毕业后父母让他回中国相亲结婚,结果没相成,回来上大学也耽误了,然后他也不就再工作、也没上大学,每天在家就是吃饭、睡觉、打电脑,没有女朋友,也不想谈恋爱,成家立业无从谈起。

在美、日等国,年轻人啃老、与父母同住的案例,比以前要多得多,但似乎还没有成为社会现象;年轻人独立成家,还是主体的趋势。但中国大陆的躺平,跟中国社会的经济衰退,看来密切相关。卷入的人多了,就成为社会现象,就成为理论探讨的主体,也成为社会问题。成为社会问题之后,会有社会效应,会产生社会效果。

中共的暴虐和凶残,是人类社会罪恶的集大成者,它汇集了所有的暴君、独夫、民贼的统治之术,加上最先进的镇压科技和社会监控,使中国民众虽然内心不满、心存反抗,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机会造反。今天的躺平者,看来从历史教训中学会了许多,从香港的若水,到印度的甘地,到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和平和非暴力,是他们的主题;他们自律、自持、甚至自虐,但却都无害于社会,但对中共的杀伤力,则非常的巨大。

中共再次镇压中国人民的时候,躺平者们很可能不会介入,不会参与,不会为虎作伥,实际上就是远离了中共。这就很有意义,这是在统治者打压人民资源极其丰富、镇压人民手段无孔不入的时候,最好的应对办法。躺平的人们,中共要打台湾,他们可能不会参加;中共要反美,他们可能没兴趣;中共要经济,他们的韭菜倒伏在地;中共要维稳,他们看起来是温顺的良民;中共要宣传洗脑,他们听不懂也不愿意听、只顾打游戏。躺平实际上,是最大规模的不合作运动,而在中国大地,不合作,就是抵抗,就是最有力的抵抗!

中共政权人们都知道,动辄用“搞政治”作为大帽子来压制和迫害人民。在中共需要的时候,它就讲政治,什么政治觉悟、关心政治、政治敏锐、与党中央在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等。中共它不需要的时候,参与政治、讨论政治,甚至政治学本身,就都成了敏感词。躺平者,会是远离中共政治洗脑、也与政治无缘的一群人。

中国民间的“小民躺平”,其对应的,正是中共吹嘘的“大国崛起”。小对大,民对国,躺下对崛起。中共需要“大国崛起”,就需要几亿农民工废寝忘食的工作,日夜不停的工作,强化世界工厂的运作,为中共创造财富;而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与中共保持一致,接受中共的洗脑。民间的“小民躺平”,就是不为中共工作,不为中共赚钱,不为中共创造产值,也不为中共繁荣消费市场。蜗居在家或者在网吧打游戏过夜,与中共的党小组、党支部、中共的喉舌宣传,都敬而远之,让中共即使恼羞成怒、愤怒不已,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中共官方媒体的抨击,新华网转载《南方日报》“躺平可耻,哪来的正义感?”的文章,正好表明了中共对人权的蔑视、对这种社会现象的惧怕。中共喉舌甚至说,“认命可以,躺平不行!”中共真正要表达的的意思,是把这两句话顺序颠倒一下,亦即“躺平不行,但认命可以!”这是说,赶紧起来干活、卖命,好好当共产党的顺民和奴隶吧!

评论界人士预计,如果“躺平族”越来越壮大,中共可能会采取手段来对付他们,让他们连躺平的权利都没有。中共的确会这样做,但可能采取什么手段呢?中共可能会发动群众,启动社区的“小脚侦缉队”,把保甲、连坐那些制度恢复起来,去把躺平者轰起来、迫使其去工作。但这显然比较难办。据说清朝后期,官员玩忽职守、消极怠工,从嘉庆到道光到咸丰,几代皇帝想破了脑袋,也没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红朝末年,中共恐怕也无计可施。中共还有可能做的,就是提高生活成本,让躺平者躺不住、钱不够,就只能起来干活了!但中共如果这么做,继续大量印钞,加剧通胀,就会激起民愤,加速其灭亡。

躺平,是因为没有了希望,面对中共的恼怒和威吓,躺平的人们看来无所畏惧,他们提出了“三月不上岗,耗干共产党;半年不干活,迎来新中国”的口号。“民间躺平”与“大国崛起”,已经走向正式的对抗!中国的躺平运动,是不合作,是消极抵抗,也是没有组织者的罢工!显然,韭菜和镰刀,都知道躺平运动的力量,也都深得其中的三味!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热门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