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小甜甜”布兰妮上法庭要求解除父亲监管,称被下药、强迫工作

在周三的一段23分钟的爆炸性发言中,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对洛杉矶一座法庭——以及全世界——说,她迫切希望终止过去13年来一直主宰者她的生活的监护制度,她称这是一项虐待、操控性的制度,在受监护期间,她被下药,被强迫工作。

“我一直在拒绝面对。我在惊恐的状态。我受到了创伤,”斯皮尔斯在远程听证会上通过电话说,她坚持要这场听证会公开进行。“我只是想拿回我的人生。”
斯皮尔斯要求终止监护,且“不要进行评估”,她还说,“如果我能工作,就不应该接受监护。这项法律需要做出改变。”

“我深信这种监护是虐待性的,”这位歌手说道。“我感觉我无法过上一种完满的生活。”

经过一段短暂的休庭,被称为“杰米”(Jamie)的詹姆斯·P·斯皮尔斯(James P. Spears)的律师薇薇安·李·索里恩(Vivian Lee Thoreen)代表当事人读了一份简短声明:“看到女儿所受的折磨和诸多痛苦,他很难过,”她说。“斯皮尔斯先生爱他的女儿,并且非常想念她。”

《纽约时报》近日获得的保密法庭记录显示,现年39岁的斯皮尔斯早在2014年就曾就父亲的角色提出质疑,并反复要求完全终止监护关系,不过英格恩并未提交公开的申请。

斯皮尔斯从2008年起在加州的双线式监管制度下生活——涵盖了她的个人和财产,当时这位歌手的精神健康状况和潜在的药物滥用问题促使杰米·斯皮尔斯向法庭申请对女儿的监护权。

现年68岁的杰米·斯皮尔斯目前管理着女儿将近6000万美元的财富,同时负责的还有她指定的一家专业财富管理公司;2019年,一名有执照的专业护理人员临时接管了斯皮尔斯的个人护理工作。

杰米·斯皮尔斯和监护机构的代表都声称,保护斯皮尔斯是必要的,她也可以随时采取行动结束监护。

今年早些时候,索里恩表示,斯皮尔斯“作为布兰妮的监护人之一,努力且专业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在法庭看来,他对女儿的爱和想要保护她的努力是显而易见的”。

但粉丝和观察人士质疑斯皮尔斯为何一直都需要监护,这一制度有时被称为“守护”,通常是对那些不能照顾自己的人——比如严重残疾或失智症患者——使用的最后手段。直到最近,这位歌手还在继续演出,并获得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收入。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的法庭记录,布兰妮在2016年告诉负责她案件的法庭调查员,自己希望尽快结束监护。“她明确表示,觉得监护已经成为压迫她和控制她的工具,”这位调查员写道。“她‘受够了被人利用’,她说她才是那个工作赚钱的人,而周围的每个人都在拿她的工资。”

当时,这位负责向法官提供定期评估的调查员得出结论称,鉴于斯皮尔斯复杂的财务状况、易受不当影响和“间歇性”吸毒的问题,监护仍然符合她的最佳利益。但该报告也呼吁寻求“使其独立的办法,最终终止监护”。

点击这里看原文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