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照妖镜

【文:徐飞】同行因种种因素结束,《苹果日报》的终结令人伤心得难以纾怀。这几天看着面书的 #苹果照妖镜,相信大家都认同,不论大家同意《苹果日报》的立场与否,它对传媒界掀起的改革,才令香港媒体进步至今,又爱又恨,是多数人对《苹果》的感受。

没有《苹果》,香港的新闻又会怎样?入行以来,笔者十多年的习惯都是每早起床打开《苹果》app 观看新闻,收看其他媒体为后。主要因为当年在另一报章时的工作需要,每天追着《苹果》的新闻比较,那是当年的无聊工作之一。同行如敌国,初入行时的我,曾被灌着这种思想,上司要我们每天写更好的新闻打击对手,但慢慢下来,体育版却不尽如此。外出工作,《苹果》的前辈总会不嫌烦的指导我,遇着昔日没有 WhatsApp 的年代,一天致电几次查问,《苹果》的前辈也没有嫌弃。初入行时工作,围访听着行家访问,我总一直聆听她的问题技巧一直学习。没有《苹果》的革新、大胆,同行也一定不会如今天积极的去寻求突破。

以后,没有了《苹果》,少了一个竞争、学习的对象,留下的我们,必须要记着这种精神,把革新的思想一直延续下去,令《苹果》的种子在四周发芽。

《体路》2013 年成立时,第一个访问我们的媒体就是《苹果日报》的行家,看回报导,在那细小的办公室接受访问,什么也不懂,只有一头热血,《苹果》行家在没有人看到我们的时候,把我们写出来,慢慢地走下来,八年了,让我们获更多人认识。

同行或许是敌国,但懂得欣赏,知己知彼,才让这行业百花齐放。看见有人幸灾乐祸,借问没有《苹果日报》过去的 26 年,我们又可有今天的进步?
感谢《苹果日报》一众行家的付出,谢谢你们为香港、体育界带来的冲击。

作者简介:习惯失忆,才喜欢用文字记下琐事。太多废话,才想用文字写一篇篇故事。

原刊于《体路》

媒体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