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别的媒体相比,《苹果日报》有什么不一样?

《苹果日报》在香港有26年历史,它的出现大大改变了整个香港传媒市场和生态。外界对这份报纸的第一印象和认识,是其夸张的标题与图片,其市场主导经营手法,针对非精英的市场,吸引了大批读者。

壹传媒经常被人提告,有些涉及诽谤、有些涉及隐私问题,历来多宗案件有输有嬴,而近期,《壹周刊》公开艺人张柏芝儿子的出世纸被罚款。

另外,壹传媒一些报导手法,例如曾向受访者付费,或是花钱购买偷拍片段等等,都被外界批评有违新闻采访原则。其中最著名包括1998年报道一名香港男子的妻子自杀后不久,到中国大陆寻欢,最后被揭发《苹果日报》记者向对方提供报酬,换取拍摄男子寻欢的照片。

这些具争议的采访手法,成为亲北京阵营支持关闭壹传媒集团的理据。

但民主派阵营眼中,壹传媒成功的不是营商手法,而是“不畏强权”的立场。

《苹果日报》在1995年创刊,那时候正值香港即将经历主权移交之时,其创刊报头写上“每日一苹果,冇人呃到我(无人骗倒我)”,当天社论说:“我们要办的是一份香港人的报纸……不怕九七后情况有变吗?我们怕,但我们不愿意被恐惧所威吓。我们更不愿意被悲观所蒙蔽。我们要积极乐观地面对未来,因为我们是香港人!”

香港中大高级讲师陈惜姿对BBC中文表示,壹传媒是最早做调查报导的香港媒体,其出现前,其他主流媒体倾向“以客气方式”做新闻,向各界给足面子,但壹传媒“够胆、不畏强权、不怕得罪人,只要报导值得做也不怕打官司,调查报导很出色”。其他媒体也意识到壹传媒对调查报导的力度,而纷纷设立侦查组、调查报导组。

过去壹传媒凭其调查报导获奖无数,例如早年揭发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在宣布加大汽车首次登记税前偷步买车避税,梁锦松因而下台;《苹果日报》2018年曾报道香港一条新建铁路线的承办商建造车站时没有跟随标准建筑,影响车站结构和安全,香港政府要就事件作出调查。

陈惜姿曾在壹传媒工作超过十年,她说集团不惜成本投资调查报导令她印象深刻,例如《壹周刊》曾经调查一名地产界人士的资金来源,不惜花费十多万去查许多单位背后的业主,后来揭发银行和他私通,香港防贪部门廉政公署要作出行动。

“如果你不花钱做前期调查是做不成这些调查新闻的,你花十几万港元去找一个随时做不成功的故事,其他媒体怎会愿意,但壹传媒就是愿意给资源,让同事去追查值得做的故事。”

陈先生则对BBC中文表示,在《苹果》担任记者享有很大的自由度,其“不畏强权”的作风,吸引很多“吹哨人”愿意向《苹果》提供独家资料,因为相信《苹果》愿意侦查下去。如今壹传媒没有了,可以让读者信任会作跟进调查报导的媒体又少了一个。

陈先生则说:“在《苹果》的同事不会把新闻工作当作一份工作,而是要发挥第四权的作用,一旦没有了一份敢于批判的媒体,那些社会问题也会存在,如果官员、企业隐藏不当行为,媒体未能揭发,损失的会是香港市民。”

《苹果日报》在香港的公信力向来不算高,但近年来,不少香港传统传媒企业被有中国大陆背景的资金收购,开始自我审查,在“反送中”示威报导中也有所避免,《苹果日报》成为众多传统媒体中,唯一一家公信力程度提高的媒体。

陈惜姿说:“《苹果日报》的出现是体现香港的自由,现在《苹果日报》终于都没有了,这意味原来已经容不下反对声音,说好的‘一国两制’,必然令人大失信心。”

点击这里看原文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