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人士:中国在搞平衡,并不希望塔利班主导阿富汗

自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后,塔利班攻城掠地,节节胜利。塔利班视中国为“朋友”,而中国也隆重接待了塔利班代表团。然而,一些观察人士指出,其实,中国对美军撤离之后的阿富汗安全环境感到越来越焦虑。他们认为,中国与塔利班的“拥抱”与其说是中国在支持塔利班,不如说是中国在努力管控可能的威胁。

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 魏茨(Richard Weitz)告诉美国之音说,中国此前一直不希望塔利班在阿富汗获得重大影响力,但是,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力的扩大,除了与塔利班进行直接接触,中国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说:“和其他人一样,他们没有太多选择。塔利班看起来将成为该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力量。这意味着美国、俄罗斯、中国以及包括伊朗在内的其他国家必须面对的问题。你知道,他们(中国方面)更愿意有一个温和的政府,就像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政府那样。现在伊斯兰主义者看起来要赢了。他们试图与塔利班打交道,让自己远离更严重的威胁。”

直到几年前,中国对塔利班的看法还是负面的。1996年,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的国家权力后,中国并不承认塔利班政权。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中投了赞成票,使美国向阿富汗派遣军队获得合法性。中国公开表明对美国军事行动的支持,反对阿富汗的基地组织与塔利班政权,并且与国际社会进行合作。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说,塔利班原教旨主义,过去,甚至现在与基地组织以及维吾尔武装分子的可疑关系都让中国对塔利班重新执政感到担忧。

但是,随着塔利班势力的增长,中国的做法发生了改变。在与阿富汗政府保持官方联系的同时,中国也在秘密与阿富汗塔利班发展关系,以应对阿富汗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和当地力量对比的变化。不过,魏茨指出,中国目前对塔利班的影响力并不大。

2015年,中国在新疆乌鲁木齐主持了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代表的秘密会谈。 2016 年 7 月,塔利班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负责人阿巴斯·斯坦尼克扎伊(Sher Mohammad Abbas Stanekzai)率领塔利班代表团访问中国。当时,中国官方没有报道这个消息,中国外交部也没有正面回答是否接待了塔利班的这个代表团。

2019年,随着美国与塔利班之间的和谈加速,中国与塔利班的接触也在加强。当年6月,被中国官方视为温和派的塔利班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负责人巴拉达尔访华,就阿富汗和平进程和反恐问题举行正式会晤。后来,在塔利班与美国于 2019 年 9 月在多哈的谈判陷入僵局后,中国试图通过再次邀请巴拉达尔来北京,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会晤最终并没有举行。

中国与塔利班的最近一次会晤就是上个月中国外长王毅与塔利班代表巴拉达尔的再次会晤。与以往不同,这次会晤是公开的和高调的。华盛顿智库史汀生中心中国项目主任、东亚项目共同主任孙韵8月10日在“War on the Rocks”网站上发表文章说,中国官员首次公开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政治力量,这一重要姿态将提升塔利班在国内和国际地位。塔利班至今被加拿大、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指定为恐怖组织,孙韵认为,中国必须证明他们与这样一个声明狼藉的组织接触是正当的。

尽管如此,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马安洲都认为,中国依然对塔利班的意识形态依然感到不舒服。如果有可能,中国希望限制塔利班的力量,希望塔利班的力量在与阿富汗其他政党的力量妥协中得到限制。

在中国外长王毅会晤塔利班领导人之前的12天,7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阿富汗总统加尼通电话。习近平强调,“中方坚定支持阿富汗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这符合阿富汗人民和本地区国家的利益”,他还承诺中方愿继续为阿富汗抗击新冠疫情提供支持和帮助。 史汀生中心的孙韵说,这显示,中国依然认定加尼政府是阿富汗的合法政府。

尽管塔利班在阿富汗取得了进展,但美国政府对加尼政府的生存与和平解决冲突抱有希望。美国阿富汗和解特别代表扎尔迈·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8月3日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坚持认为“政治解决和协议”是可能的。

这个星期将有两场有关阿富汗和平的国际会议在卡塔尔举行。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以及巴基斯坦的代表都将出席这次会议。

点击这里看原文

热门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