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疫苗接种率全球之首,仍难挡疫情

以色列是地球上接种疫苗最多的国家之一,其COVID-19感染病例的大规模激增为美国提供了前车之鉴。

6月,以色列有几天的COVID新感染率为零。该国于去年12月启动了全国性的疫苗接种运动,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80%的12岁以上的公民都接种了疫苗。大多数以色列人认为,COVID已经被打败了。所有的限制都被取消了,以色列人又回到了拥挤的聚会中,不戴口罩进行祈祷。

两个月后,情况急转直下。以色列周二报告了9831个新的诊断病例,离该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每日数字——10,000,在第三波浪潮的高峰期,只有一线之隔。在8月的前三周,有超过350人死于这种疾病。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七家公立医院的院长宣布,他们不能再接收任何冠状病毒患者。由于有670名COVID-19患者需要重症监护,他们的病房已经人满为患,工作人员处于崩溃状态。

“我不想吓唬你们,”冠状病毒权威人物萨尔曼-扎卡(Salman Zarka)博士本周告诉以色列议会:“但这是数据。不幸的是,数字是不会说谎的。”

发生了什么?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流行病学教授哈盖-莱文(Hagai Levine)告诉《每日野兽》,复杂而清醒的事实是,引发这场危机的不是单一的政策或事件。一系列致命的情况汇集在一起,将以色列推到了悬崖边上,其中大部分情况可以总结为“我们仍然处于大疫之中,没有万灵药”。

他说:“所有的媒介都影响了发病率的上升。”

但是造成以色列目前困境的主要原因是传染性极强的Delta变体,这种变体是在以色列放弃所有限制性措施的几周内由从国外度假回来的以色列人带入该国的,同时在大约六个月后,疫苗效力令人担忧地下降了。

以色列几乎完全使用辉瑞公司/生物技术公司的疫苗,该疫苗于周一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全面批准,仍然是预防冠状病毒的黄金标准。

这不是以色列独有的问题,这是全世界的问题

但是在7月初,随着60岁以上的公民几乎完全接种了疫苗,以色列科学家开始观察到双重疫苗接种者的感染率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上升。

免疫系统较弱的完全接种者似乎特别容易受到攻击性Delta变体的影响。

到7月中旬,Sheba医院的Galia Rahav教授开始为肿瘤患者、移植患者和医院自己的员工进行强化注射的实验。一组70名接受肾脏移植的以色列老人率先接受了第三针疫苗。

拉哈夫的试验在大约第六个月的时候成功地提高了免疫力,这促进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上周宣布的决定,即从9月开始向美国人提供加强针(booster shots)。

为了减少严重疾病和COVID的死亡人数,并避免第四次全国封锁,以色列已经开始积极努力,在几周内为所有成年人提供加强针。

从本周起,所有30岁以上的以色列人将有资格接受强化注射。到本月底,预计所有12岁以上、在5个月或更早之前接受过第二次疫苗接种的人都将普遍获得这些疫苗。

然后,以色列将重新配置其绿色护照,只授予接受过三次疫苗接种的人,并将其有效期限制在六个月内。为了迎接这一变化,自8月初以来,未接种疫苗的以色列人首次接种的人数增加了两倍。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要求富裕国家在两个月内停止所有第三种疫苗的接种,希望暂停接种能让较贫穷的国家迎头赶上,因为这些国家很少有公民甚至接受过第一次接种。美国拒绝了这一呼吁,而以色列则对此置之不理。

当被问及是什么让以色列达到了传播高峰,即使该国已经向150万公民提供了第三剂量的疫苗时,已经成为以色列公共卫生信息传递中最知名面孔之一的拉哈夫叹了口气,说:”我认为我们正在处理一种非常讨厌的病毒。这就是主要问题——我们正在艰难地学习。”

拉哈夫说:“这是一种免疫力减弱的综合效应,因此接种的人被再次感染,同时又是非常具有传播性的Delta变体,”她补充说,随着人数开始增加,以色列人缺乏恢复使用口罩的自律,“但这不是以色列的问题不……它无处不在”。

拉哈夫的结论应该让美国当局警觉了,他们面临着学校重新开放的问题,而充其量只有50%的合格成年人接受了全面的疫苗接种。

点击这里看原文

热门 全球